看到這張圖時,男朋友第一句心得就是:「妳果然有在跑工地。」(什麼怪心得)
就姑且當作有成功呈現工地的感覺好了XDD

不過除了在下換了工作所以常跑建築工地之外,最近也開始過著下班後去慢跑的健康生活
剛好慢跑的路線上有許多廢鐵回收廠,對我來說還真是大飽眼福←廢墟、工廠與廢鐵控
除了滿足私慾外(喂),對我來說也為創作WIND帶來不少幫助,感覺卡特工作的場所更加具現化了

是說畫完成品後,深深覺得工作服還真是超適合老爹,我已經無法想像他穿上其他衣服了
倒是法提果然就是一身都市人(?)的氣味,出現在這種地方有夠違和

那麼繼上回的伏筆,蘿綺揪~竟是為什麼昏倒?又糾~竟是為何會肚子餓,這一切一切的答案,就請繼續收看下去~

--------------------------------------------------

第十章    食物(下)  


不是那種的餓

依照蘿綺這種詭異的說法難道我們最不希望的臆測成真了
「不管怎樣,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垃圾場輻射太強,對妳不太好。」我邊說邊準備關起後座車門,蘿綺卻忽然緊抓住我的手臂。
「可以不要離開這裡嗎?這裡才有『那個食物』可以吃,我感覺的到。」蘿綺哀求著,而我跟老爹則是一臉茫然,我想法提也是一樣。
「好吧,那妳說的食物在哪?我們帶妳過去。」老爹把臉湊過來,嚴肅的問著。
「我想那邊有很多。」蘿綺手指往垃圾場某個空蕩蕩的方向,臉上的表情相當堅定。
「那裡有什麼阿看起來除了垃圾跟沙土,什麼都沒有吧。」法提率先開口,不過我的想法也跟他一樣。
在這裡工作這麼久,我從沒看過垃圾場有什麼能吃的食物,更何況是蘿綺指的那個地方──因為那一區輻射污染較嚴重,就連我們也不常靠近,所以垃圾庫存根本沒多少。
「既然小蘿綺都這麼說了,也只有照著做。」老爹把蘿綺從車裡抱出來,接著又「轉交」給我揹。
「這裡就屬你力氣最大了吧。在小蘿綺有體力自己走之前,就拜託你了,動˙˙˙˙人。」
雖然我是不介意揹著蘿綺走(這對我而言真的沒什麼),不過看到老爹那副理所當然的欠揍表情,就讓我一股無名火竄升。 
「你如果不想揹或是累了,我隨時可以接替。」法提禮貌性的說著,不過我感覺的出,他倒是希望我現在就把蘿綺交給他。

開什麼玩笑!我就算累死也不會交給你!

「小工讀生阿,你就不用擔心了,這傢伙力氣比熊還大,什麼苦差事交給他都沒問題。」老爹對法提露出(非常不適合他的)燦爛笑容並搭上肩,卻偷偷轉頭對我挑了一下眉這臭老頭!
「不過我是建議你不要跟來啦,那附近輻射較強,我和卡特在這裡工作久了所以沒差,但你可能會身體不適。」
「沒關係。」法提簡短的回答,老爹朝他笑一笑,率先往前走。

************************************************

   
西˙垃圾場規模雖然不是最大,但仍不容小覷,我們大概走了半小時都還未到盡頭(垃圾場最外層是厚實的水泥圍牆),四周除了荒蕪的土地、雜亂未處理的垃圾(甚至還有一些動物或人的屍骨),我們實在看不出有什麼可以稱為「食物」的東西。
「妳確定這裡真的有食物嗎?再往前就要到盡頭了。」
斗大的汗珠從我額頭上滴落,不只是因為一直揹著蘿綺而消耗不少體力,荒蕪大地反射出的輻射熱也是主因。我轉頭看看老爹跟法提,他們兩個也和我一樣是滿頭大汗。
「我想這裡就差不多了,雖然那邊好像有更多『食物』,可是這裡也可以。」蘿綺指著前方豎立的鐵門,開心的說著。
我把蘿綺放下,發現她的臉色比在門口時紅潤許多。
「那妳說的食物在哪?我叫這兩個小夥子去拿來。」老爹環顧著四周睜眼說瞎話。這附近哪有什麼能當作食物的物體,難不成蘿綺其實吃廢鐵?
「食物已經來了阿。」蘿綺喜孜孜的坐在地上,享受著陽光。
我們三個嚇了一跳,趕緊撿起地上的鐵條當武器,深怕有什麼怪東西會忽然跳出來但卻什麼都沒出現。

「好吧、好吧,妳說的食物到底是什麼,我們根本什麼都沒看到。」我把手中的鐵條丟掉,有點不耐煩的問。這種莫名奇妙的猜謎我可沒耐性去推敲!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可是我感覺的到。這種食物會自己進入我的身體,然後我就飽了。在媽媽身邊時,大家都有很多這個可以吃,可是卡特家好像就沒有。」蘿綺似乎也不清楚該怎麼形容她的「食物」,顯得很苦惱。

老爹把我拉到一邊悄聲附耳,我知道他要說什麼,看來「食物不同」的推測是成真了。
「不只這個,還有小蘿綺說的『媽媽』和『大家』是怎麼一回事?難不成她還有同伴
「喔,媽媽跟同伴的事我之前就知道了。」我這才想到我還沒跟老爹提過這件事,我是真的忘了
「知道為啥沒跟老子講?你這兔崽子!這麼重要的事情」老爹狠狠往我頭上打下去,害我差點重心不穩倒地。當我正要還手時,法提走了過來。
「我覺得蘿綺很奇怪,你們沒感覺嗎?」他的臉色凝重而且蒼白。我想一方面是因為輻射造成的不適,不過蘿綺的異常行徑絕對是嚇到他了。
蘿綺有翅膀這件事是個秘密,所以法提應該以為蘿綺只是個普通的次人,甚至是人類。我跟老爹有點太大意了

「嗯那個,你知道的,小蘿綺向來有點奇怪」老爹把手搭在法提的肩膀上,打算以「神經病」的說法掩飾過去這有誰會相信阿!
就在老爹口沫橫飛的幫法提洗腦時,蘿綺冷不防的走到我們身邊,並忽然開口:「卡特,對不起,我忍不住了!」
反應不及的我們眼睜睜看著她迅速脫掉了上衣
還好她有穿胸罩這不是重點!
褪去上衣後,她的背後開始竄出兩片扇狀的東西,並迅速的展開、撐大,最後形成一副巨大的白翼翅膀的形狀已經恢復正常,沒有之前變形的現象。接著一陣振翅的強風掃過我們兩側,轉眼間蘿綺已經飛在空中。
「好舒服喔〜好久沒有飛了〜」蘿綺在離我們不遠的高度開心的繞圈圈,但我可開心不起來!
我趕緊轉頭看向法提,他果然不出所料地瞠目結舌。
「阿~~我真的會被妳氣死」我猛搔著頭,不知該如何解決這種情況。



   
這個世界上有各種奇奇怪怪能力的次人存在,但不知為何,惟獨「飛行」的能力卻是絕對沒有的。所以如果真的出現可以「飛行」的人,那不只是「價值連城」四個字可以形容。無論是變態蒐藏家、科學家、政治家還是財團老闆想必是不擇手段也想弄到手,哪怕只是提供情報,也會有為數可觀的報酬。

我無法要求、也不敢保證法提不會出賣蘿綺,更何況他才剛得知自己喜歡的人是「非常奇怪的次人」,打擊之餘搞不好會做出失去良知的行為。雖然知道有點困難,不過還是得說服他看看
「嗯我知道你現在很震驚
「你在開玩笑嗎?這豈止是震驚了!」法提激動的揮開我的手,他的思緒似乎相當混亂:「翅膀欸!那應該是不可能的不是嗎?她到底是什麼東西阿?」
「不准說她是『什麼東西』!」我憤怒的罵著,無法置信他會用這種形容詞說蘿綺!
「小工讀生,你先聽我說。」老爹把法提拉到他面前,兩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表情相當嚴肅。
「我們剛撿到小蘿綺時的混亂不亞於你,也一度想棄她於不顧。但對現在的我們而言,她卻是重要的家人。如果你想對我的家人不利,我也不會輕饒你。」
法提瑟縮了一下,我也被老爹散發出的壓迫感嚇到。
「不過如果你選擇要當家人,我是絕對歡迎。你現在抬頭看看,這樣的蘿綺看起像什麼?」
法提朝老爹的視線看去,蘿綺正在陽光中忽上忽下的開心翱翔。透過燦爛的陽光,那副潔白的翅膀閃閃發亮,看起來不只像隻美麗的鳥,更像是
從法提仰望的神情,我看的出他和我聯想到相同的東西。
我們三個人陷入一陣靜默,只是靜靜的看著蘿綺。
「我要走了。」法提率先劃破沉默,轉身往大門方向走去。
「那個
「抱歉,我需要一些時間。」不等我話說完,他頭也沒回的離開。
蘿綺發現法提要離去,迅速飛回我們這裡,對著法提的背影笑著喊道:「法提〜對不起〜卡特說有翅膀很奇怪,會被壞人抓走,所以要我不可以讓別人知道。可是我知道法提不是壞人,所以我不擔心〜明天見嚕〜」
蘿綺對著法提的背影不停揮手道別,他沒有停下來,也沒有回頭看,但我跟老爹莫名就覺得他是個可信賴的人。

 
***************************************************

   
夕陽很快就沉入地平線,蘿綺收回她的翅膀,乖乖和我們用走的回垃圾場入口。我跟老爹一路上試圖要問清楚蘿綺說的「食物」到底是什麼,以防她下次再度餓昏。但我們和她很明顯在雞同鴨講,問了半天仍無太大斬獲。
「也就是說,妳只要待在這裡就會飽了?所以根本不需要吃其他像麵包之類的食物?」一想到我這七個月來可能花了不少冤枉錢,就感到一陣胃痛。
「不行啦,那樣蘿綺也會餓的。」蘿綺搖搖頭否定,讓我和老爹更加煩悶。
「妳不是說待在這裡就會飽?」我全身像虛脫一樣,幾乎打算放棄繼續探究。
「我也不太會形容兩種是不一樣的餓,這裡的食物不一定要常常吃,可是麵包就要天天吃了。」蘿綺困惑的看著我們,像是在說「大家不是都這樣嗎,為什麼要問我」。
我求助的轉頭看向走在後頭的老爹,他一手托著下巴,正陷入沉思。
「那這裡的食物需要天天吃嗎?」既然知道這裡有她所說的「食物」,我得開始考慮是否每天都要帶她來工作。
「不用吧,這個好像只需要久久吃一次我不清楚,可是肚子餓了就是會餓。」
「是陽光嗎?」老爹忽然開口,我跟蘿綺轉頭回去看他。
「對不起,我不知道。」蘿綺難過的搖搖頭,似乎為了自己幫不上忙而感到低落。

   
陽光阿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滿有可能的。植物也是把陽光當作其中一種「食物」不是嗎?而且植物一陣子沒照到陽光也不會立刻死掉這麼說來,蘿綺是植物型的次人囉?跟我還真是完全相反

不對,我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但如果是陽光的話在我家也照的到吧?」我困惑的問著,越想越覺得陽光不太可能。
「說的也是」老爹失望的低下頭,再度陷入沉思。
「法提不知道要不要緊」蘿綺忽然冒出和主題毫無關係的話,自顧自的講:「他離開的時候身體好像不是很舒服,難道是感冒了嗎?」
「我想他不是感冒,只是單純因為一直照到輻射才身體不適。」我興趣缺缺的回答,實在不太想聽到蘿綺關心

等等!這麼說來,為什麼蘿綺不會感到不舒服?

「輻射嗎!?」我跟老爹同時大喊。
「這樣就說的通了因為內區比較沒什麼輻射污染,所以才會吸收不到。而且剛才她還自然而然的往輻射強的地方去。」老爹點點頭,似乎對這個推論很滿意。
「而且這也能解釋為什麼蘿綺不會感到不舒服,甚至還能在外面存活。因為輻射本身就是她的食物嘛!」我也開心的說著,茅塞頓開的感覺真的很不錯。
「不過也不能太肯定,畢竟沒有經過確切的實驗,一切還很難說。」老爹又潑了我一桶冷水,真不知他怎麼能想這麼多阿

「不管怎麼想還是輻射最有可能阿。撇開這個不說,既然吃輻射就會飽,我不懂為什麼還需要吃其他東西另外所謂的『不同的餓』到底是什麼意思還有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癥結阿。」這也是我最無法理解的地方,說實話,如果蘿綺只吃輻射的話我倒是可以省掉不少伙食費
「所謂的『飢餓』,也不過是人類自己定出來的形容詞罷了。反過來想,植物缺乏光照時也是一種飢餓吧,只是因為人類沒有這種感覺,所以沒有另外定義出這種饑餓感,難怪蘿綺不知該如何形容了。」老爹看著天空,自言自語的說著。不過我倒是感到挺驚訝的這老頭竟然說的出這麼哲學的話。
「雖然不敢相信這是你說出來的話,不過這樣解釋我就能理解了總之蘿綺,以後妳如果覺得是這種餓,記得跟我說一聲,我再帶妳過來垃圾場。」
蘿綺笑著回應,而老爹則惡狠狠的瞪我。

   
走回正門口後,我跟老爹進去工作室收拾東西準備下班,而蘿綺在外面邊等著我們邊曬輻射線。當我東西收拾好,正準備要離開工作室時,老爹忽然攔下我。
「你給我說明一下,蘿綺的『媽媽』和『同伴』是怎麼回事。」
我愣了一下,老爹這種嚴肅的表情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這個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啦。是因為之前蘿綺自己有提到,但我沒深究,那陣子有太多事情要煩了。」我眼睛看著地板,感到莫名緊張。
…」
「幹麻阿?」老爹的沉默更加重我的壓力,雖然我也不清楚我是在緊張什麼
「算了,沒什麼。」臭老頭露出不屑的表情,還外加「去、去、去」的手勢,讓我緊張的情緒立刻全部轉換成憤怒。
「你到底要說什麼啦,人老了之後個性都這麼討人厭嗎?」
「我懶得理你。」老爹機車的表情仍持續掛在臉上,但在我正打算反駁時,又一瞬間轉變回嚴肅:「回到正題,我對蘿綺所謂的『媽媽』和『同伴』有一些想法,雖然我希望不要被我猜中
「咦?」
「我想,蘿綺搞不好是從一些特殊機構逃出來、或不小心離開的。」
「特殊機構?」老爹的話我聽得一頭霧水,實在不懂他要說什麼。
「有某些機構,可能在研發或改造一些次人。我是說也許,蘿綺就是從那種地方出來的。媽媽可能是指照顧她的研究人員,而同伴就是指其他實驗品吧。她可能從小就在研究機構長大,所以對外面的社會常識才會一無所知拜託你表情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恐怖,這也只是我個人的揣測阿。」老爹看到我沉重的表情,停止繼續述說那可怕的推論。
「真的有人把次人拿來做這麼殘忍的事嗎?」我不禁打起寒顫,一想到被狩獵者帶走的次人們可能正被迫進行著許多人體實驗,就讓我反胃。人類歧視我們還不夠,甚至把我們當成實驗動物?而蘿綺之前很有可能就是過著這種生活?
「當然有可能,電影不都這樣演嗎?哈哈。」老爹聳聳肩,不以為意的說著。
「電影」我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生氣的罵著:「電影是有幾分真實性阿?拜託你不要嚇人好不好,說的像是親眼見過一樣!」
「我只有說並非不可能阿。總之你還是得多注意點,盡量不要讓蘿綺太過顯眼。」
「我知道啦,我一直都有在注意!不跟你囉唆了啦,我要先走了。」我轉身準備推開工作室的鐵門,老爹卻又突然開口。
「我覺得很奇怪
「什麼?」我停了下來,感到相當不耐煩。這老頭不會一次把話說完嗎?
「你明明很早就知道蘿綺有同伴的事,為什麼卻沒有去深入調查呢?」
老爹一雙眼睛像是要看穿我一樣的直直盯著,我忽然感到喉嚨一陣乾澀。
「你問我為什麼剛剛不就說了嗎,剛好那陣子我很忙」有種莫名的罪惡感和恐懼感竄升,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怎麼一回事

我沒說謊阿,那時真的好多事要忙

「該不會你其實根本就不想幫她找到同伴吧?」
老爹的一字一句都像利箭刺進我的心底深處,那些深到連我都沒發覺的部份
我身體不自覺顫抖,就像是全身被人扒光,而那些最醜陋的地方,都被看得一清二楚找不到話反駁、更無法否認。對自己竟然抱持有這麼卑鄙的想法,我感到非常厭惡卻無法抑止。

後來是怎麼離開工作室、回程中蘿綺說了些什麼,我全都不記得了,只知道,她銀鈴般的笑聲不停刺痛我的愧疚感。

********************************************

「會這樣想並不可恥阿,真是個笨蛋。你只是不希望她離你而去吧。」站在窗邊目送卡特和蘿綺離去的老爹,不自覺的喃喃自語。
等到兩人消失在大門口,老爹才拿起自己的工作包準備離開。臨走前,他看著卡特空蕩蕩的工作檯,心理不禁想著當初也許不該把蘿綺交給他照顧的。本來是想藉由蘿綺治好卡特對女性、甚至對性的強烈排拒感、自卑感,但感覺這樣下去,那傢伙將會不可自拔的愛上這位棘手的少女不,應該說是已經愛上了。
「該說是好事還是壞事呢唉,你這傢伙真的很愛給我惹麻煩。」老爹的嘴角微微上揚。鎖上了鐵門,一邊哼著歌,一邊往他心愛的RX-450走去。

                                            (待續)

------------------------------------------------------

久石讓--summer
{###_remiashamill/24/1513933079.mp3_###}

rem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