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上一篇WIND的發文時間,我竟然超過兩個月沒進度了
天阿實在佩服我,不知道還能進化到什麼程度(反省啊!!)

哎呀因為上篇已經過了很久,我相信大家並不會想回頭複習一萬多字的鬼東西,這種精力留給期末考就夠了
貼心如Remia當然按照慣例,來這邊先為大家做點前情提要

小蘿綺身體不適在打工時昏倒,型男法堤立馬把可愛的小蘿綺送到人在垃圾場的卡特身邊
醒來的蘿綺表示垃圾場有她想吃的食物所以不想離開,等吃飽喝足後任性的展開翅膀飛來飛去
沒想到喜歡的人竟然是不可能存在的存在,法堤BOY心碎,帶著破碎的心失魂離開拉機場
至於老爹跟卡特則推測出蘿綺口中的食物──輻射線
結論:蘿綺是位會吃輻射又會飛的超怪異次人

那麼以下,故事開始~

-----------------------------------------------------

第十一章 A BAD DAY


 那之後過了幾天,法堤隻身來到垃圾場。

「我決定永遠保守蘿綺的秘密。」

他的語氣堅定,眼神裡沒有絲毫的猶豫。
「好小子,那今後你也是蘿綺和我們的家人了!」老爹開心的把手搭上法堤肩膀,他嚇了一跳,熱情過頭的反應似乎讓他感到不太自在。
「我並不想當蘿綺的家人」法堤臉頰略紅的看著地面,老爹則露出一種難以形容的複雜表情。而我,心底深處閃過了一絲不悅,勉強把它壓抑下來。
「還還有,你」法堤忽然轉向我,不過臉壓得很低。
「很抱歉每次跟你見面時態度都很差,希望你不要介意。」他的臉更加泛紅,而我瞪大了眼睛,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咳!總之我要說的大概就是這些。那我也該準備回去工作,打擾兩位了。」法堤匆匆向我們道別後,轉身離開垃圾場。看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我心裡五味雜陳。
「他是個好孩子嘛,坦率又善良。」老爹嘴角微微上揚,但他看著的不是法堤,而是我。
「嗯,是個好人。」
我並不是真的討厭他,如果我們的第一印象不是那麼糟、如果他或我沒有喜歡上蘿綺,我其實滿希望可以和他成為朋友的。
「你這小子」老爹忽然狠狠賞我背後一記重擊,痛得我差點叫出來!
「幹麻啦你!」我含淚揉著被打出手掌印的背,憤怒的抗議,這老頭真的很愛莫名奇妙亂打人!
「晚上跟我去喝一杯吧。算是給蘿綺探班,也讓你有和法堤建立友誼的機會。」
「誰想和那傢伙建立友誼
「真是,學學人家的坦率吧。我看你根本沒有年紀相近的朋友,才好心幫你一把的。」老爹咯咯的笑著,彷彿在他眼前正上映著一齣揮灑熱情、感人肺腑的青春熱血片。
「就跟你說我並不想和那傢伙建立友誼
「好好〜酒你總想喝吧,我請你。」

 

……算了,這聽起來還滿有吸引力的。
 

******************************************  


「嘿!難得是你們兩個一起來阿!」
一推開酒吧的門,查爾斯便開心的朝我們兩個打招呼,並俐落地調好一杯給客人的酒。
「卡卡卡卡卡特!」本來正在工作的蘿綺馬上丟掉手中的餐盤(很好,通通摔破了),飛也似的朝我撲過來應該說是撞過來。
「卡特你怎麼會來?怎麼會來?要吃飯嗎?吃啦、吃啦,蘿綺知道怎麼點菜喔!」這位小姐像隻小狗般不停繞著我打轉,一瞬間我甚至覺得似乎看到了狗尾巴。
「那個查爾斯抱歉。」不過我暫時開心不起來,畢竟查爾斯及點了那道料理的客人正哀怨的盯著我,還是法堤過去幫蘿綺收拾爛攤子。



「蘿綺,工作中不能私自聊天我知道卡特來了妳很開心,可是摔破的盤子賠償費用還是得由妳的薪水中扣除。」查爾斯頭痛的說著,我不禁懷疑蘿綺之前到底製造了多少麻煩
「對不起,查查」蘿綺愧疚的低下頭,乖乖回去她的工作崗位。
「蘿綺是不是給你添了很多麻煩阿僱用她會不會很勉強」我擔心的問著,畢竟蘿綺也算是我的「女兒」。
「人家比你有用多了啦,仔細看看店裡吧!」臭老頭大口喝著啤酒,指了指店裡的客人。
我環顧一下四周這才發現,客人比以往多了很多,不論男女。
「好多人,這家店之前生意有這麼好嗎?」我驚訝的問著,查爾斯瞪了我一眼。
「咳,算是托他們兩人的福吧。」
「嘎?」
「簡單說,法堤吸引了女客人,而蘿綺吸引了男客人。畢竟大家都喜歡欣賞長相漂亮的人吧,真是意外的收穫。」查爾斯挑了一下眉,繼續擦著酒杯,不過感覺的出他對這種原因不是很喜歡。
「所˙˙說,小蘿綺可比你這個長相平凡、空有蠻力的臭小子有用多了。阿阿〜為什麼不是小蘿綺來我這裡幫忙阿〜怎麼每次女人的事都是查爾斯你佔盡便宜!」
「真是夠了,年紀都一大把了還說這種話。」查爾斯不屑的朝老爹嗤了一聲。我看,也只有查爾斯有本事讓老爹吃閉門羹。
「卡特你別在意,蘿綺平時表現都很良好,絕對是個得力助手。怎麼一臉懷疑的表情?要相信自己女兒阿。」看到我露出極度質疑的表情,查爾斯無奈的笑笑。

老爹和查爾斯兩人聊得熱絡,我因為擔心蘿綺又會再度出槌,所以一直仔細觀察她工作的情況。
出乎我意料,她其實做得滿不錯的。點菜、端酒、收拾餐盤等等,雖然稱不上迅速,但也沒太大問題。最重要的是,她絕不吝惜露出她那甜死人不償命的笑容,所以客人都很喜歡她,雖然裡面有些男客人似乎不懷好意
不過我很快就後悔去觀察蘿綺了。該怎麼說,我發現她和法堤有著很好的默契,所以店裡的服務生雖然不多,卻不會有接待不暇的情形發生。而且法堤是個相當體貼的人,常常主動幫蘿綺端比較重的餐盤。我想,以外人來看他們兩個很登對吧
「阿阿我還是不喜歡那傢伙!」現在連檸檬伏特加都變得苦澀起來了。
「啥?喔〜他們兩個還真是合˙˙˙間不是嗎?」老爹順著我剛才的視線看過去後,不懷好意的刺激我。
「咦?卡特你是什麼時候承認自己心意的啊?」查爾斯露出驚訝的表情問著。
被兩個老頭質問這種事還真不是普通的尷尬,我趕緊把視線轉離他們兩個好逃避話題,剛好對到蘿綺正笑容滿面地幫一群笑得詭異的男客人點菜的光景
笑容滿面等等,總覺得有點奇怪那滿臉油光的肥豬把手放在蘿綺的臀部上啊!而且那不是放著、是『游移』了吧!
我腦內彷彿有顆原子彈轟然爆炸。就像本能一般,我憤怒的迅速站起,管不了被撞倒的椅子,一個箭步朝那隻豬走去,決定要把他揍個半死
「客人,你這樣我們會很困擾。」法堤先我一步到了蘿綺身旁,緊抓住那隻犯賤的鹹豬手並高舉起來。他的語氣雖然禮貌,但眼神之恐怖絕對不輸我。
而慢了一步的我只能定格在路中央,不知是否還應該過去



「什什麼,我不懂你在說啥!還有,你可以對客人這麼沒禮貌嗎?老闆!這服務生在搞什麼阿!」
查爾斯笑嘻嘻的走到那群客人面前,並低頭向那隻胖豬道歉。
「客人,真是抱歉,我們的服務生似乎太累所以眼花畢竟我們這裡也有些老主顧是警察,哪有人會笨到在警察面前性騷擾女性呢,您說是吧?」
語畢,有位熟面孔的老先生諷刺的對那隻胖豬秀了一下警徽,立刻引來其他顧客一陣訕笑,也平緩了原本一觸即發的火藥味。而胖豬的臉一陣脹紅,斗大的汗珠從他油膩膩的髮叢中流下。
「這家爛餐廳,我們走!」他的同伴們自覺理虧,一行人東西也沒吃就趕緊離開了。
沒好戲可看的觀眾漸漸回到自己的話題,酒吧內再度恢復平靜。
「好啦〜好啦〜你們兩個也快回去工作吧。對了,蘿綺,妳去廚房幫忙吧。」查爾斯拍拍法堤和蘿綺的肩膀,接著把僵住的我拉回吧檯邊。
「喝吧。」查爾斯遞來的是冰開水,還很大一杯。
「我才不要水我現在心情糟透了,給我酒。」自己喜歡的女孩子被騷擾已經夠讓人不悅了,英雄救美的情節還被情敵演去,我現在的心情除了海溝的溝底外,沒有更好的形容詞了。
「你剛剛的衝動行為我就解釋成是你醉了,所以,喝點水來醒醒酒吧。」查爾斯把我推開的冰水再推回來,我也只能乖乖的喝。
「凡庫德阿這孩子脾氣真的跟你一模一樣呢。」查爾斯托著腮幫子,皺了一下眉。
「哪裡像了?我可沒像這小子這麼不成熟!」老爹大口咬著他剛剛點的牛排套餐,不屑的用叉子指著我。
「哈哈,很像阿。一生氣就衝動行事、從不考慮後果。好像每次都是我在幫你收拾爛攤子的吧
「吵死啦!該還的人情我都有還阿!現在還舊事重提幹什麼?你是女人阿?」
老爹和查爾斯的話匣子再度打開,但我已經沒心情繼續待在這兒。
「查爾斯、臭老頭,我先回去了。」拿起外套,我轉身準備離開。
「怎麼,要走啦?你這膽小鬼。」
混帳,這老頭為啥每次都敏銳到讓人覺得噁心的地步阿!
「凡庫德你閉嘴。」查爾斯瞪了老爹一眼,接著轉頭說道:「卡特,以你這種步調是追不到蘿綺的喔,坦率點吧。」
「什我並沒有
「卡特!等等我啦」蘿綺忽然從廚房探出頭來,緊張的喊道:「我就快下班了,我們一起回家好不好?」
「喔」算了總要有個男丁護送美女回家的。
我重新坐回椅子上,無奈的喝著冰開水。接著,我向過來收餐盤的法堤做了件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
「謝謝你救了蘿綺。」我緩緩開口,並把頭壓得很低。他也如我所料的,瞪大了雙眼。
「嗯應該的。」他皺了一下眉,但表情上沒有不悅。

好吧,雖然我不喜歡他,但他的確沒這麼討人厭。

********************************************

「卡特你心情不好嗎?」走在我旁邊的蘿綺注意到我臉上的異樣,擔心的問著。
「沒有啦只是看到妳被性騷擾,我真的很生氣。」我選擇性說了部分事實。
「性騷擾?」蘿綺歪著頭表示不解,她對一些「不常用」的字彙還不是很熟悉。
「就是剛才那隻胖豬……算了,我想這個詞在妳身上也不成立,妳根本沒什麼保護自己身體的概念。」忽然覺得自己很好笑,替一個根本不覺得自己被性騷擾的人生氣根本沒意義吧
「如果卡特是說剛剛的事當那個人在摸我時,我覺得很討厭有種被攻擊的感覺。」蘿綺表情一沉,明顯看出她是真的不喜歡。
我對自己的失言感到些許慚愧,但也對蘿綺竟然會排斥被人隨意碰觸這點感到驚訝──她不是隨時隨地都可以毫不在意地亂脫衣服、亂摸別人身體嗎?
「基本上會討厭是很正常的,女孩子本來就該愛惜自己的身體。另外,這一類的攻擊就可稱作『性騷擾』,下次就直接對那種色狼大喊這個字,他們就不敢亂來了。」
「性騷擾性騷擾」蘿綺不停反覆咀嚼這個新學到的單字,並樂在其中。
「哎呀,那不重要。反正下次再遇到這種事要大膽的拒絕別人,懂嗎?」我把雙手搭在蘿綺肩上、嚴肅的說著。畢竟機會教育也是很重要的!
「嗯!蘿綺下次會狠狠揍他一拳的!」
「等其實妳不用做到這種地步還有!這麼粗魯的用語是誰敎妳的阿?女孩子不要說這種話啦!」剛剛一瞬間還以為我耳背了,這種話從蘿綺嘴裡說出來是一點都不適合阿!
「可是你跟老爹都在說阿」蘿綺抗議著,先一步走進公寓的電梯裡。

看來「不能在孩子面前亂說話」這句話的確沒騙人


在電梯內,我開始考慮是否要敎蘿綺一些防身術。雖然她沒什麼身材,不過論外表絕對是個美女,而且個性也很可愛(應該說根本是個小孩子)。不過她力氣很小,看起來也很纖弱,一個不好受了傷該怎麼辦
「叮──」
電梯門緩緩打開,我率先踏了出去,視線剛好對到蘿綺之前「相視而笑」的走廊盡頭
忽然,一陣強烈的寒意襲上心頭。我全身的毛孔瞬間緊縮,反射性的往後跳,撞倒了身後的蘿綺。
「好痛怎麼了阿?」蘿綺似乎跌得頗大力。她生氣的抗議著,可是我現在沒心思去攙扶她

是的,我想剛才有一瞬間,走廊盡頭確實...浮現了人影。



雖然只是一閃而逝,但我仍看得一清二楚。之前我一直告訴自己那只是蘿綺的幻想,但現在連我都看到了!


「妳一直在那裡有看到東西吧!那到底是什麼?鬼嗎?」我臉色蒼白的轉身質問蘿綺,她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
「東西?那裡沒有什麼東西阿
蘿綺神色慌張的否定,反而更讓我覺得可疑,「妳別想騙我,我知道妳老是盯著那裏看,甚至還跟那東西談過話!」
「我我沒有沒東西」蘿綺還是拼命否認,我忽然感到一陣惱怒

「不准說謊!!」
我大吼了,對著蘿綺咆哮。

我馬上感到後悔,也被自己的失態嚇到無論如何,都不該對女孩子大吼的!
「對對不起,我似乎太緊張了」我趕緊向蘿綺道歉,可是她的眼淚已經噗簌噗簌的落下。
我慌了,腦袋一片空白──
看著她顫抖的身體,我卻只能像根木頭般釘死在原地。

後來蘿綺自己先進去房間,而我們兩個也沒再說話,整間屋子壟罩著詭異的死寂,直到電話忽然響起,劃破了令人窒息的空氣。
「卡特阿?」電話那頭是老爹急促的聲音,似乎有什麼急事。
「東˙諾亞垃圾場那裡有幾台機器故障、有點人力不足,你明天開始去那裡幫忙個幾天,順便幫他們修理機器吧。」
「什麼?東˙諾亞垃圾場很遠欸!每天往返會要了我的命,你幹麻不自己去阿!」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且東垃圾場幹麻沒事要人要到我們這邊來阿!找附近的店家修一修不就好了?
「我可是西邊的負責人欸,怎麼可以隨隨便便離開工作崗位好幾天不回來!他們就是看中你好用、又是我的直傳弟子,才指名你去幫忙的,可別辜負別人好意!」
「但當天往返真的太
「誰說當天往返了!那幾天他們會供你吃住,你就暫時待在東邊吧!」
「住那邊?那蘿綺怎麼辦?我總不能帶她過去吧!」蘿綺聽到她的名字,轉過頭來看了一下,但又很快地轉回去。
「煩死了,小蘿綺又不是非跟著你不可!好啦,這幾天老子就勉強收留她
「不用了。」如果把蘿綺託付給那個色老頭,不被吃到只剩骨頭才怪!
「拒絕得那麼快是什麼意思!?算了、算了,那你託付給查爾斯,他你總安心了吧!」老爹的語氣顯得有點不耐,他是個懶得想辦法的人。
「我再自己想辦法,你先跟我交代細節吧。」看來這個工作我是無法推辭了,只好認命地先從該了解的事問起。
「是嗎?隨便你,肯做就好。」
後來我跟老爹談到很晚,所以蘿綺先行就寢,結果我們兩個仍無法在今天之內和好。

其實我知道查爾斯那裡滿適合的,但法堤也住在那裡,我可不想再增加他們獨處的機會所以,我決定還是另尋他人的幫助。

                                 (待續)

----------------------------------------------

嗯...這章變得好像有點像鬼故事

好不容易蘿綺恢復健康,很抱歉在這章最後兩人的關係卻急轉直下XD"
故事走到這邊總算完成了一個階段,接下來將進入新階段,我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呀!!
再兩章就可以追上之前的進度了,舊雨們抱歉再等我一下下!!!



FF13-2─Noel's Theme

{###_remiashamill/24/1513933080.mp3_###}

rem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