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回有提到WIND終於要進入新篇章了~
新篇章將有不少新人物出場,能有新血流入讓我非常躍躍欲試,好想趕快畫出他們壓~
抱持著興奮的心情,這次首圖嘗試用了平常沒在練的厚塗法XD"
不過這位人物...說什麼我都想用厚塗法畫她看看,
雖然技巧很不純熟,但起碼成品還算能見人
至於這位新人物糾~竟是誰呢?就請大家繼續看下去啦~~~~


因為很混所以前情提要一下:

法堤決定保守蘿綺有翅膀的秘密,也因此更加堅定自己喜歡蘿綺的心情。
卡特目睹蘿綺在酒吧被性騷擾,結果英雄救美的場景卻被情敵演去,心情盪到谷底。
回家路上給蘿綺進行身體自主權義務教育(?),出乎意料發現蘿綺原來也會不喜歡被人家亂摸(也太失禮)
沒想到一出電梯門口就撞見鬼,驚恐之餘卡特不自覺朝蘿綺大吼,兩人之間產生裂痕
晚上接到老爹一通電話急扣,要卡特去東˙諾亞垃圾回收場工作一個禮拜,結果兩人未能來得及和好...

--------------------------------------------

第十二章 賽姬

 
     在複合區喧鬧的一隅,一位穿著性感又略帶帥氣的紅髮美女,提著一手啤酒悠然往席菲亞的公寓走去。她的左臂上刺著一隻翩然舞蝶,魅惑的雙眼綴上撩人淚痣,朱唇和鮮紅的短髮互相呼應,形成相當亮眼的存在。這樣的美女,男人都不免要回頭多看幾眼,但她只是露出輕蔑的微笑,逕自走上樓。
咚、叮
咚」
紅髮美女倚著門,慵懶又高雅的按著門鈴。
門內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這倒讓她嚇了一跳,因為據她所知,這位屋主對每位「訪客」可都是意興闌跚,除非

「卡特你也太早來」席姐邊用生氣的口氣說著邊開門,但表情仍難掩喜悅。這樣的光景令她感到有點逗趣,又有點心疼。
「抱歉阿~讓妳失望了,是我啦。」紅髮美女手插著腰,笑著說道。  
「喔喔,賽姬是妳阿,怎麼會忽然過來?」席姐仍然掛著笑容,但她還是看的出背後的一絲落寞。  
「忽然要我暫時少排點工作給妳,當然要過來問一下原因。」賽姬脫下高跟馬靴,逕自走進公寓內:「我還帶了啤酒喔,一起喝吧。」  
「真是哪有人一大早就喝啤酒的。」席姐無奈的笑笑,帶上門後也坐下來陪賽姬喝起酒。  

「妳要不要考慮休息一陣子?」賽姬忽然開口,並偷偷觀察著席姐的表情。 
「嗯我想暫時還不用吧,而且我也需要錢。」席姐說話時並沒有太大的表情變化,但這反而才是令人擔心之處。以她對她的了解,這顯然是她在壓抑自己。 
「錢我可以借妳阿,我怕妳撐不住。」賽姬皺著眉埋怨,她知道勸告是徒勞無功,但還是忍不住要多說幾句。 
「不會啦,其實我現在狀況好的很呢,而且有好朋友替我擔心,就幸福得足以讓我什麼都忘記了。」席姐笑嘻嘻的說著,看起來心情不錯,而賽姬聳聳肩,不再多說什麼。 
「對了,妳剛剛很反常欸,竟然問都沒問就開開心心的跑來開門該不會 
「糟糕!!」席姐驚呼一聲,害賽姬手上的啤酒差點滑落。 
「卡特等一下要過來阿,你們兩個不是很合不來嗎?妳要不要先回去阿??」席姐整個臉色鐵青,逐客令很明顯就寫在臉上。 
「是怎樣?妳現在是有異性就沒人性了阿?我就偏不走阿,不嗆一下那傢伙我不甘心!」賽姬被這麼一趕,反而更不想走了,索性整個人躺倒在沙發上。 
「不是這樣啦唉阿,好姊姊妳就別為難我了」席姐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只能苦苦哀求。 
其實她不是有異性沒人性,更不是見色忘友,是因為…  

賽姬真的有可能會跟卡特打起來! 

   
雖然不是每次碰面都會上演全武行,但一場唇槍舌戰絕對免不了。如果不幸真的開打,每次損失最慘重的都還是席姐自己。被撞破的杯碗瓢盆就甭提了,上次還把她心愛的高級仿真羽絨被扯破,那可是最高等級比例98%的被子耶!(當時滿天飄落的仿真羽絨就像人造初雪一般懾人,不過席姐當下只聽的見心碎的聲音就是了) 

「算我求妳吧,起碼去躲起來」話才說到一半,門鈴便非常不捧場的響了。 
「我去開、我去開!」賽姬仗著席姐看不見所以行動較遲緩,整個人飛也似的跑去應門。 
果然,門才半開就傳來卡特的聲音… 
「席姐,抱歉又要麻煩為什麼妳這死皮條客會在這裡阿???」卡特一看到開門的賽姬,當下立刻變臉,手上的行李跟空滑板也應聲掉落。 
「我才要問你這個老是白嫖的混蛋來這裡幹麻!?又來占我家席菲亞的便宜?」賽姬也不甘示弱,毫不客氣的回話。 
「是妳占席姐便宜吧!!果然是皮條客,說話也很沒水準阿!」 
「好了、你們兩個,拜託都先冷靜一下吧!」席姐趕緊出來勸架,深怕他們真的動起手來。但現在雙方是劍拔弩張,背後彷彿有龍虎在低鳴,並隨時準備鬥個你死我活。 
「卡特什麼是皮條客?白嫖又是什麼意思?」蘿綺忽然從卡特背後探出頭來,困惑的問著。 
也許蘿綺是無意的,但再也沒有比這個更有效的勸架方式了。卡特和賽姬兩人瞬間語塞,肝火也降了一半,只留下尷尬的靜默。 
「嗯皮條客可以算是一種『仲介商』啦白嫖這種字妳長大後就會懂了所以現在先忘了吧。」卡特避重就輕的解說著,但仍不免後悔一時的口不擇言。 
沒辦法,他跟那女人就是天生犯沖。 
賽姬開始上下打量眼前這位少女這可以說是一種「職業病」,但此時的她並沒有那種居心,純粹只是好奇。 
「欸!把妳那噁心的視線收起來!我可不會把蘿綺賣掉的!」自己的女兒(兼喜歡的女性)被媽媽桑盯著瞧可不好笑。卡特立刻把蘿綺拉到背後,並露出「絕對不准妳打歪主意」的表情。 
「王八蛋!我現在真想立刻殺了你!!!」賽姬被卡特大大地激怒,現在已經完全不顧形象及內褲、伸腳就要踢,席姐花了好大的勁才壓制下來。 



「賽姬!妳也顧一下形象吧,妳是想讓那些愛慕妳的男人每個都哭死嗎?」席姐顯然已經耐性盡失,他們兩個也感覺的出來,再吵下去好脾氣的席姐也會翻臉。 
「算了、算了,懶得跟你計較。這小妮子是誰?你馬子阿?」賽姬仰著頭、以高傲的眼神看著蘿綺。 
其實賽姬很喜歡美女,尤其是可愛型的美女,都會讓她情不自禁想親近。但此時的她心中暗暗決定,如果眼前這位小美女真是那王八蛋的女朋友,她就要討厭她! 
「才不是!蘿綺算是我的女兒吧,我只是暫時收養她而已。」卡特很快的反駁,這點讓她鬆了一口氣。畢竟帶女朋友來見席菲亞這種事也未免太沒神經了吧! 
「呿,真無聊。」賽姬口是心非的說著,並轉身走回房裡。 
眼見賽姬簡直把席姐的套房當自家一般,卡特忍不住抱怨:「那傢伙到底是來幹麻的阿?該不會是要提高佣金?還是要增加妳工作量?」 
「不是你想的那樣啦。」席姐不自覺笑了出來,這兩個人在這點上其實是一模一樣。 
她真的沒有威脅妳嗎?有的話妳儘管跟我說 
「沒有〜你們兩個真的都對我很好〜不說這個了,你還要趕去工作吧,把蘿綺交給我吧。」席姐把手伸出來,示意要卡特把行李交給她。 
「嗯好吧,那這幾天蘿綺就要麻煩妳了。」卡特把地上的行李撿起來交給席姐,並和席姐輕輕擁抱道別後轉身打算離去。 
「等一下你不跟蘿綺說些什麼嗎?」對卡特這樣乾脆的離開,席姐感到有點訝異。她發覺,今天卡特和蘿綺之間的對話出奇的少。 
「喔蘿綺,妳在這裡就乖一點,不要給席姐添麻煩,知道嗎?」卡特的聲音有點僵硬,而蘿綺也只是淡淡的應諾。 
「還有,如果裡面那個兇婆娘拿了什麼文件要妳簽,絕對不要理她!」 
「王八蛋!我聽到了!!你欠揍是不是?!」從房裡傳來賽姬怒吼及衝出來的腳步聲,卡特邊笑著趕緊把空滑板拿起,匆匆道別後便離開了。
 
    等卡特一走下樓梯至不見人影,原本一直站著不動的蘿綺忽然迅速衝到欄杆邊往下俯視,從四樓偷偷目送卡特離去。 
「蘿綺,怎麼了?快進來阿。」席姐因為看不見所以不知道蘿綺在做什麼,只能出聲催促她。 
「她趴在欄杆上目送那個王八蛋啦。不是只寄住個幾天嗎?怎麼活像是一副生離死別的樣子。」走到門口的賽姬接了話。 
她發覺蘿綺的背影看起來活像是被主人拋棄的落寞小狗,不禁有點可憐起她。 
「蘿綺,妳跟卡特吵架了嗎?總感覺你們之間的氣氛有點尷尬喔。」席姐倚在門邊問著。她其實不太喜歡管別人的閒事,但既然事情和卡特有關,就沒有不過問的道理。 
「沒」直到卡特已經遠到看不見,蘿綺才緩緩從欄杆移開,轉過身來小聲回答著。 
「是嗎?那就不要杵在那裡,趕快進來吧。」既然蘿綺不想說,她也沒太大興趣多問。而且,對付這種小朋友,這招特別有效… 
「席姐卡特卡特是不是不要蘿綺了」蘿綺果然迅速中計,馬上抽噎起來。不過這種反應有點出乎席姐和賽姬的預料,兩個人趕緊跑去安慰蘿綺。 
「怎麼會不要呢,卡特只是臨時有工作,不是要把妳丟棄啦!」 
「就是說阿,像小妮子妳這種乖孩子,那個王八蛋怎麼可能 
沒想到賽姬話一說出,蘿綺反而像被說中什麼似的開始嚎啕大哭,嚇得兩個人更加手足無措。



「賽姬妳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阿?」席姐邊向賽姬抱怨,邊把哭得淅哩嘩啦的蘿綺拉進屋子裡避免吵到鄰居。 
「我什麼都沒說阿,誰知道她就忽然 
「算了、算了,蘿綺妳自己說,妳到底在哭什麼?」席姐把蘿綺壓坐到沙發上,並遞衛生紙給她擦眼淚。 
蘿綺、是壞孩子所以卡特不要我了」蘿綺抽抽噎噎地說著,但她的回答只讓席姐覺得莫名奇妙:「不會啦,卡特說妳一直都很乖,怎麼會是壞孩子。」 
「可是蘿綺說謊了卡特說不可以說謊但蘿綺還是說謊了所以所以卡特一定已經討厭蘿綺了」說到這裡,蘿綺已經泣不成聲。 
「唉阿,女人本來就是靠說謊維生的嘛!跟妳說,男人最愛的反而是用謊言包裝出來的女人我剛剛都是亂講的,妳不要相信。」發現席姐投來「妳不要在那邊教些有的沒的!」的強烈暗示,賽姬趕緊改口。 
「蘿綺,妳聽好。」席姐坐到蘿綺對側的沙發和她面對面,嚴肅的說著:「謊言可以分成三種。一種無傷大雅,妳要不要澄清都可以;一種是惡意的謊言,這種謊話到最後一定會深深傷害自己和對方,所以絕對說不得、說了也要盡快澄清;最後一種是善意的謊,是為了不要傷害對方、不想讓對方擔心難過而說的,這種謊言可以說,但絕對不能澄清,一旦澄清了對方只會更加的痛苦 
席姐的論點無疑對蘿綺造成很大的衝擊,這種複雜的論調,跟卡特教她的──「不可以說謊」這種絕對的道理形成強烈對比。 
「我不會問妳撒了什麼謊,因為要不要跟卡特說清楚必須由妳自己來決定,知道嗎?」 
可是卡特說
妳也不是小孩子了,要自己做決定。」席姐又重複說了一次,並站起身來:「而且妳再繼續哭下去,就是給我添麻煩。」
蘿綺震了一下,趕緊用手抹去眼淚並乖乖正襟危坐。畢竟卡特交代過不准給席姐添麻煩,她怕再惹席姐不悅只會增加卡特對她的厭惡感。
席姐笑了笑,拍拍蘿綺的頭並遞給她遙控器:「要不要看電視?我這裡沒什麼好玩的,只能請妳將就一下囉。」
發現席姐沒有生氣,蘿綺接下遙控器,逕自跑去看電視了。
看著剛剛一連串的馴服術,賽姬不得不驚嘆席菲亞威脅利誘的能力,不過也深深覺得席菲亞對女孩子還真是絲毫不留情!
不過撇開這個不說,賽姬現在腦海裡是一堆疑問。
「席菲亞這小妮子是怎麼回事?我總覺得比起同年齡的人,她幼稚得有點誇張欸。但感覺也不是白痴,反而像是還沒長大的小孩子。」
「嗯詳細情形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卡特剛在垃圾場撿到她時比現在還誇張,不但一點基本知識也沒有,甚至連話都不會講。」席姐沒有透露翅膀的事,畢竟會飛的次人可是非同小可,別節外生枝才是上策。
「等等等等」賽姬一手按住頭一手做出停止的手勢,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
席姐抽了一口涼氣──難道賽姬發覺到什麼詭異的地方?她應該已經盡量把事情闡述得很平凡了阿。
「妳說那王八蛋是在垃圾場撿到她的?」賽姬露出相當凝重的表情,席姐雖然看不見,但她也感覺的出來。
「是是阿,怎麼了嗎?」
「也就是說他們兩個根本不是親戚之類的?」
「這是當然的吧,怎麼了嗎?」席姐越來越緊張,畢竟賽姬在這方面很精明,想騙過她絕非易事。
「這樣妳怎麼能放心阿?!」賽姬表情仍然凝重。席姐倒是愣了一下,一時間無法會意過來。
「我一開始還以為那王八蛋會說『收養』、『女兒』之類的,是因為親戚朋友的託付。但事情根本不是這樣嘛!兩個沒有血緣、道義關係的男女住在一起會單純只當女兒?那我交際花是白當了阿!」賽姬生氣的說著,並轉頭看了一下蘿綺。
「喔喔,我想他們不是那種關係。如果真的是,卡特也沒有瞞著我的必要,不是嗎?」席姐苦笑了一下。一方面是因為鬆了一口氣,一方面也是出於無奈。
畢竟她和卡特不是那種關係,所以也無權過問。不過從卡特和蘿綺的互動看來,很顯然他們也不是。
「我才不相信勒!妳要天真隨便妳,不要男人跑了才在那邊後悔!」賽姬一口灌掉手中的啤酒,並迅速打開第二罐。她只要一生氣就會不停灌東西,尤其是啤酒。

   
其實賽姬不只是單純的「仲介商」,她還是聞名於紙醉金迷世界的高級妓女。因為她的能力正是勾起男人無限的虛榮心及嫉妒心,所以男人們是擠破頭也要取得晚宴有她陪伴的權利。說白一點,就是所謂的超高等級交際花。但正因為這樣的身分,賽姬早就把男人看透到甚至絕望的地步。她不是不愛男人,只是男人總是讓她失望。

要總是在這種環境打滾的賽姬相信卡特跟蘿綺之間「沒什麼」,那不如告訴她蘿綺其實是男人還比較容易。深知賽姬個性的席姐,這回也只能選擇沉默不語,只希望她不要鬧出什麼事就好。

                                      (待續)

------------------------------------------------

這次的故事我寫得很歡樂,畢竟很難得可以看到卡特跟人家吵架阿(對老爹充其量只能算頂嘴,吵架會被打死)
賽姬算是我滿喜歡的角色,肉食系潑辣美女是我筆下比較少見的類型
而且我個人真的很喜歡短髮美女,帥氣又可愛阿~~以後有機會一定要來留留這種髮型
是說我滿想問問男性同胞,最後一張圖中的三位女性,身為男人會比較想買哪一位呢?(喂)


最後附上卡特的幕後訪問


感情不好到已經無法客觀看待對方的內褲了(淦)
 




 

     

rem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