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圖跟內容絕對一點關係也沒有,單純只是忽然想畫一下有點性感的蘿綺

WIND連載至今,沒有一次封面讓我苦惱過,每次都能輕鬆想出要畫哪個故事橋段...
沒想到竟然在第十章破功了
總之這次就是腦袋空空,所以就順應欲望畫看看病懨懨、散發出若有似無魅力的蘿綺
剛好也趁機畫一下蘿綺的翅膀型態~
總之蘿綺的翅膀要收起來時,會變成像左邊那樣半透明液態狀,再漸漸縮進背部裡

第十章非~常的長,所以我決定忍痛分成上下兩回免得大家眼睛瞎掉
其實就連拆成兩回了字還是爆炸多,大家還是把眼藥水準備一下,那麼以下,故事開始~

-----------------------------------------

第十章    食物

     後來的日子又恢復平靜,我每天按時下班回家,而蘿綺則繼續在查爾斯那裡打工。她彈吉他的技術越來越好,現在已經會很多首曲子了,所以我常常能大飽耳福(她說技術是在和弦、速彈什麼的,不過我實在聽不懂)。  


  
不過隨著陪伴蘿綺的時間增長,我才發覺蘿綺的情況其實很糟。因為之前她的鬧脾氣事件,所以我推測她只是心情不好才造成身體異常。但事情解決後卻完全不見她好轉,甚至可說是每況愈下。她每天看起來還是很有活力,但臉色卻越來越蒼白,更詭異的是,我發覺她的翅膀似乎沒有以前巨大,甚至還有點變形。今天早上她一度差點暈倒,我本來想阻止她去打工,但最後還是被她的堅持說服。我會答應也是因為我有一種預感似乎再這樣下去,蘿綺將會消失,可是我卻完全求助無門。 

 
  
這種無力感無形的壓迫著我,雖然蘿綺目前仍算健康,但天曉得她會不會哪天就突然驟逝而去?就像她降臨時一樣的突然。
一想到這點,我就害怕得不得了,一想到可能會失去她

「臭小子!我要你把這堆廢鐵搬到14˙19區,你是要拿到哪去!分什麼心,想老子揍死你嗎?」老爹的咆哮聲貫穿整座垃圾場,嚇得我瞬間回神,這才發現我正把手中的大量廢鐵倒到門口去。
抱歉。」我再度拾起地上的廢鐵,往14˙19區走去。
「等一下。」老爹從背後一把抓住我肩膀,害我差點重心不穩而跌倒。
「看你這種死樣子幹嘛?家裡的小公主又發生什麼事了?」
老爹真的很神奇,一句話就能讓我瞬間產生想依賴的感覺。
「臭老頭」我感到有點腳軟,所以乾脆席地而坐。
「蘿綺的狀況很不好。」
「狀況不好?什麼意思?」老爹挑了挑眉,斜眼看著坐在地上的我。
「她該怎麼說,明明有照常吃東西,可是人卻越來越虛弱,這幾天早上還差點昏倒!最詭異的是,她的翅膀那副巨大、潔白的翅膀,我感覺它越變越小,形狀也越來越奇怪」我摀著臉,早上蘿綺那虛弱的身影再度出現在我眼前。
「這是什麼鬼情況阿?聽都沒聽說過!會不會是生病了?你怎麼不帶她去看醫對了,她根本不能看醫生。」老爹抱著頭也蹲了下來,並不時發出怪聲。
害怕失去的那種恐懼感,就像投了小石於靜謐池中的漣漪,靜靜的、迅速的蔓延到我心底深處,並爆發出來
「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老爹!其實我們對蘿綺的來歷根本不了解阿!你還記得嗎,我跟你說過蘿綺是從『外面』飛進來的,像她這麼獨特的次人,會不會連生的病也跟我們不一樣我還自以為可以把她照顧得很好、我還自以為!」講到這裡我已幾近崩潰,整個是用吼的。
「冷靜一點!」老爹忽然朝我頭上狠狠打下去,我瞬間感到頭皮發麻。
「你會不會太誇張啊,有必要這麼激動嗎!」
我生氣的看著他,但還是稍微恢復了冷靜。
「她既然還能去打工,那應該暫時還沒問題吧!與其蹲在這邊給我鬧崩潰,不如把握時間去找出病因!那邊鬼吼鬼叫問題就能解決了嗎?」老爹大吼的聲音充斥整座垃圾場,也衝入我的心中。的確,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
「還有還有,這麼重大的事為啥現在才跟老子說?你是嫌老子不夠可靠就是了?」老爹抓住我的領口,把我整個拉起來。
「我之前認為她應該會自己恢復的阿,沒想到卻是每況愈下直到她今天早上差點昏倒,我才真正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又不能帶她去看醫生、吃藥也好不了,腦子一片亂糟糟的。」我憤怒的抗議,不過會沒跟老爹說的原因之一的確是不太相信他能解決,畢竟他也不是學醫的阿!
「所以就自己一個人在那邊絕望?你是覺得自己很厲害嗎?」老爹還是揪著我的衣領,整個臉都快貼上來了。
「放開我啦!」我生氣的推開老爹,畢竟揪衣領可是挑釁味十足,我才不會乖乖的一直居於劣勢。
被推開的老爹跟我兩個人惡狠狠的互瞪,陷入一陣沉默。
「看來你總算回魂了。」老爹哼了一聲,嘴上掛著一抹微笑。
我不禁也笑了出來,但老爹隨即又轉身往工作室走去。
「你幹麻
「不是要找救治小蘿綺的方法嗎?還不快來幫忙!」老爹沒有轉過來,只是背對著對我揮揮手,而我也跟著他往工作室走去。

   
老爹脾氣雖然火爆,但無論何時都能保持必要的冷靜,這點讓我很欽佩。從小我每次闖了禍,他總能一邊對我破口大罵,一邊順利幫我收拾爛攤子,那時看著他的背影,我都覺得好巨大、好巨大。直到現在,我依舊覺得那個背影巨大的令我安心、卻也對那種無論如何都追不上的落差感到心有不甘。
 

***********************************************

 「是這個嗎?你看一下。」我指了指我電腦螢幕上的網頁,那是一個我連名字都唸不出來的詭異疾病。
BLASÉ…這是什麼鬼東西阿,整整有二十個字母長欸,鬼才會唸!」老爹生氣的對螢幕啐了一口痰,只見痰穿過投射螢幕,掉落在我桌上。(臭老頭還不自己擦,要我自己收拾)
「上面說這是約兩百年前發現的疾病,病原體是細菌。案例似乎很少不過得病的人無論怎麼吃東西都得不到養份,所以會越來越虛弱,最後因營養缺乏而死。跟蘿綺的情況滿像的,不是嗎?」
「馬的,哪裡像了!上面說得這種病的人會掉髮,你什麼時候看到小蘿綺變禿頭了!美女禿頭能看嗎?」老爹語畢生氣的打了我頭一下,走回他的工作檯前,甚至遷怒到他的電腦語音系統去。
我生氣的關掉網頁,繼續查看其他資料,為什麼我就得當出氣筒啊!
不過老爹脾氣變這麼暴躁也難怪,就連我也快暴走了。
畢竟我們從早上找到現在,大概也經過五個小時有了,可是卻一無所獲。雖然也有類似的疾病或個案,但仔細比對後卻都發現相差甚遠。就這樣,兩個人查了上萬筆的網頁跟資料庫,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還是毫無進展。
「老爹,我想我們搞不好弄錯方向了。」我伸了個懶腰,關掉其中一個剛查完的資料庫。
「弄錯方向?你想說什麼?」老爹轉過來看我,臉上盡是不悅。
「你想想嘛…第一次飼養稀有動物時,不是常會發生動物餓死的狀況嗎?像蘿綺這麼特別的次人,也許是一般的食物她根本無法吸收
「你是笨蛋嗎?你自己說說看,你收留蘿綺多久了?」
「七個月有了吧」我稍微算了一下,不禁有點驚訝,原來我和蘿綺成為一家人已經這麼久了。
「如果她真的無法吸收我們食物的營養,你覺得她活的到現在嗎?七個月欸!可不是七天欸!的確聽說過以前有些生物可以不吃不喝活很久,但可不是人類!」
「但這也是有可能的阿」我不甘心的辯解,畢竟「疾病」這方面我們已經搜尋已久卻一無所獲。
「我也知道有那個可能,不過我不認為生物會去攝取一些對自己毫無養分可言的食物。蘿綺吃東西不是吃得很開心嗎?所以我不覺得她會無法吸收。而且如果問題出在食物,那就更麻煩了」老爹一手揪住眉頭,相當煩惱的樣子。
「是因為比起找藥方,尋找對蘿綺有用的食物還來的更加困難嗎?」我驚覺這個道理。
疾病可以藉由電腦模擬出與病原體上的抗原相對之藥物,但要從幾近無限的食物種類中試出真正「有用」的食物,幾乎不可能。
「你那蠢腦袋也知道阿?所以我寧願相信是生病,不然就頭大了。」老爹把腿盤到椅子上,喝了一口已經退冰很久的茶,接著繼續說:「不過你說的那個翅膀變小、變畸形這點我也很在意,這可能代表小蘿綺的病也會影響到翅膀。畢竟以往根本沒有次人有羽翼,所以我想…其實任何資料都不適用於蘿綺。」
「那該怎麼辦阿,難道真的只能眼睜睜看著她死去?為什麼蘿綺的家人或同伴不趕快來迎接她如果她死掉了都是我害的!」老爹的話有如一股巨大黑色迷霧籠罩而來,我獨自處在其中,難以呼吸、感到惶恐。
這傢伙到底想怎樣阿,一下給了我希望,卻又一下把我踢入絕望。
「如果情況再繼續惡劣下去我們找醫生吧,老爹。」我雙手摀住臉,感覺在黑晤中越陷越深,所以不得不抓住惡魔尾巴。
「我想醫生也幫不上什麼忙,小蘿綺太過獨特,那些醫生能幹什麼?頂多把她送給次人狩獵者罷了!」
「那到底要怎麼做?我只想的到這個辦法了阿!」我雙手移開,憤怒的對老爹大吼。
「難道我就不擔心嗎!?我正在想了,你能不能安靜一點阿!」老爹以更大的音貝吼回來,一下子就把我的怒火都吹熄了。
「也許是我們這些外行人搜尋的方式錯誤。很難說搞不好在某些機構真的有蘿綺的同伴,雖然我實在不願做如此推想。」老爹若所有思的的喃喃自語,而我則是一頭霧水。
「我想還是得交給專業人士來做,我明天去拜託克斯朋幫忙找吧。」
「克斯朋?為什麼找他對齁,他其實是情報販子。」我這才想起上次的確有(偷)聽到這件事。
「不過你要情報販子調查什麼事?為什麼『某些機構』會和蘿綺有關係阿?」
老爹用一種無法形容的古怪表情看著我,接著緩緩的說:「小孩子不要問太多,這是大人的事。」
「你什麼都保持神秘,這樣我根本無法放心!」我生氣的抗議,越來越懷疑老爹根本不把我當一回事。
…」
「你幹麻不反駁」老爹的靜默反而讓我害怕,讓我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先相信我就是了,我知道該怎麼做。」
「喔」我鬆了一口氣,從他的語調可以知道他並沒有生氣。而我也感到相當懊悔,之前明明決定不再探究他人過往,現在卻又翻舊帳
「而且到時候如果連克斯朋都找不到資料,我還有最後手段。」老爹喝了一口茶,再度平靜的開口,但我總覺得剛才在他臉上似乎閃過厭惡的表情。
「最後手段?」我好奇的反問,老爹則忽然把頭轉往他的螢幕。
「我知道有個人他應該有辦法,如果真的不得已,我會去拜託他。」老爹試圖表現平常,但我可以感受到一股不協調的黑暗,所以也不敢多說話。
「不過你要做好可能必須永遠和蘿綺分開的心理準備。」
老爹最後這句話深具威脅感,我不理解的反問為什麼會「永遠分開」,這樣不是跟現在情況差不多嗎?
「不一樣,起碼蘿綺不會死,不過她也不能繼續和我們一起生活了。」
「還有,」
正當我又打算開口,老爹卻迅速接話。
「嗯我老是什麼都不跟你說清楚,我知道你心裡很不是滋味,不過我還需要一些時間面對過去,畢竟那實在很不堪回首。等我整理好了一定會跟你說,在這之前就先忍忍吧。」老爹背對著我搔了搔頭。
這些話就一般人來說,要講出口並沒有多大不了,但對老爹而言卻比什麼都還困難,我除了感動,更覺得愧疚。
「臭老頭!」我也豁出去了
「什麼臭老頭
「不論你過去有多亂七八糟,對我而言,你永遠、永遠是巨人反正你不告訴我也沒關係就是了啦!」我一說完感覺整張臉熱到不行,那種彆扭感真的很難形容。也許對三歲小孩而言,表達愛意是輕而易舉,但對一個十八歲少年來說那可真是困難到不行欸!
老爹臉上也是充滿彆扭,尷尬的兩個人急著岔開話題。
「就先這樣吧,剩下的等明天再處理。垃圾場的工作還沒做完欸,快給我滾出去!」
我跟老爹走出工作室,準備上工。

   
一走出門外,就看到一台眼熟的復古老爺車往垃圾場大門口疾駛而來,並在撞上卡車前緊急停下。
「那不是查爾斯的車嗎那傢伙來這裡幹麻?」老爹疑惑的說著,和我一起往車子走去。
駕駛座的門被用力推開,從裡面走出來的不是查爾斯、而是法提。
「小工讀生、你來這兒幹麻?」老爹朝尚離我們還有一段距離的法提大聲問著,但他完全沒有答腔,只是打開副駕駛座抱出一個人
一陣寒顫直竄我腦門,老爹和我立刻狂奔過去。



法提手中抱著的人,果然是蘿綺。她的臉色很蒼白、雙眼緊閉,一動也不動的就像是睡著了一般。
「她
老爹的聲音在顫抖,而我,只覺得頭腦一片混亂,完全無法思考
「她在酒吧裡昏倒了。」
法提的聲音明顯有股怒意,但我管不了那麼多,立刻從他手中接過蘿綺,確認她的呼吸。
雖然微弱,但她的的確確還活著。
我雙腳軟癱跪倒在地,但仍緊緊抱住蘿綺,把頭埋到她的髮中。
「太好了妳幹麻昏得像個死人一樣」我聽見自己的聲音不自覺地顫抖
「什麼太好了!你監護人是怎麼當的?我不是跟你說過她身體狀況很不好嗎,為什麼還讓她工作?」法提憤怒的抓住我衣領,我可以明顯看到他額頭上的青筋。不過現在我狂喜的心情大過一切,所以也沒有多做回應。
「夠了你們兩個!現在不能再繼續耗時間了!」老爹忽然從我懷裡抱起蘿綺,往老爺車走去。
「什麼」我跟法提兩個人錯愕的看著老爹,不懂他的用意何在。
「這裡可是垃圾場,也就是諾亞的邊境不是嗎?輻射量可是一般地區的好幾倍!對健康的人而言也許還好,但蘿綺現在體力相當虛弱,再待在這裡可是會害死她的!」
老爹不耐煩的解釋讓我們兩個像是受了當頭棒喝,趕緊也跟上去。
「法提,你怎麼會先帶她來這裡?我不是責怪你,只是以你的個性應該會帶她去醫院。」看到法提露出歉疚的表情,老爹趕緊解釋。
「我本來是要帶她去醫院的,但蘿綺在昏過去前一直拜託我直接帶她來見卡特」法提沒有看我,但他的側臉散發出一種不甘心的感覺,讓我尷尬的無法言語。
「先帶蘿綺遠離這裡吧。」老爹看了看法提,示意要他開車。不過我相信這精明的老頭絕對已經看出一些端倪。
就在老爹要把蘿綺放進副駕駛座時,蘿綺卻緩緩張開雙眼。
「卡特呢?」蘿綺氣若游絲的說著,而老爹趕緊讓開他壯碩的身體讓我過去。
「妳醒過來啦。」我握著蘿綺的手,高興得差點掉淚,她則露出甜甜的微笑。
「卡特我跟你說真的好恐怖喔,我剛才明明聽的到你們的聲音,卻完全不能動」蘿綺邊說眼眶邊泛著淚,我想那種感覺一定很恐怖。
「妳現在醒過來啦,別擔心了,先好好休息吧。」我心疼的摸摸她的頭,不過一方面也為她清醒過來而感到開心。
「可是我好餓
蘿綺話一出,我們三個大男人立刻傻了眼。好餓?這是在一片緊張的氣氛中該說的話嗎?
「等一下就帶妳去吃點東西,先忍一忍
「不要我又不是那種的餓」蘿綺虛弱的搖著頭,而我跟老爹互相使了個眼色。

不是那種的餓

依照蘿綺這種詭異的說法難道我們最不希望的臆測成真了

                                  (待續)

-----------------------------------------

小蘿綺揪~竟怎麼了?
是生病、是受傷、還是餓昏頭~
這一切的一切,將在又會拖很久的下回揭曉喔揪咪

最後,
那個某咪女子不准跟我抗議法堤為啥沒露臉、法堤為啥沒特寫!!


River flows in you


{###_remiashamill/24/1513875041.mp3_###}

全站熱搜

rem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