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被大棕熊燉來吃的小白兔之圖(錯)

畫完這張圖後意外發現老爹跟蘿綺站在一起也挺和諧的
老爹雖然是個脾氣暴躁又嘴巴不乾淨的糟老頭,不過經過花朵潤飾後果然也能變成好爸爸形象

WIND每次都拖好久才發文,不過最近可能還會越拖越嚴重,圖量也會減少
原因晚點再來解釋,請先欣賞本回故事~~XDD

----------------------------------------------

第九章    新型癌症

 

 

「嗶──39。」耳溫槍貼心的發出了告示。
「太好了,發燒了是吧」我無奈的將耳溫槍隨手丟在沙發上,敲擊沉重的腦袋。
「蘿綺順便幫我拿電話過來。」
雖然家裡不常開冷氣(一方面是為了省錢,而且蘿綺很怕冷),但昨晚在雨中連續跑了三個小時,又穿著溼透的衣服到處亂晃,結論就是再健壯的身體還是會被感冒打敗。
「卡特、卡特你沒事吧?」蘿綺端著溫開水、感冒藥跟電話走了過來,臉上滿是擔心的神情。
「我想只是感冒造成的發燒吧,休息一天就沒事了。」我從沙發床坐起,順手接過溫開水跟感冒藥。
「可是可是真的只是感冒嗎?」蘿綺還是一臉擔心。
「咳咳,正常人淋雨淋了3小時又遲遲未換衣服,基本上都會感冒外加發燒的。」我邊咳嗽邊拿起電話,準備打給老爹。

 

「嘟〜嘟〜喂,西˙諾亞垃圾回收場。」電話那頭傳來老爹粗獷的聲音。
「老爹阿,我今天得跟你請假了。」我有氣無力的說著,剛剛頭又一陣暈眩。
「幹啥?你發生啥事啦?」對話那頭的語氣平緩,沒有一絲慍意。
我嚇了一跳,老爹聽到我要請假竟然不是劈頭怒吼?
「沒有啦,咳。我發燒了,所以今天大概無法上工了。」
「喔,我就在想你這混小子怎麼還沒來那你好好休息,反正今天是星期五,也沒啥事可以給你做。」老爹說完便迅速掛掉電話,留下錯愕的我。
那老頭是怎麼了竟然這麼爽快的讓我請假?該不會頭殼被什麼給砸到了吧?
「咳咳咳!」喉嚨一陣乾癢,我用力摀住嘴,並揮手示意要蘿綺遠避,不過她似乎搞不懂
「卡特、卡特你不要死掉」我咳得亂七八糟,這位小小姐卻越靠越近,眼中還幾乎快泛出淚光。
「妳也太誇張了吧又不是在演連續劇。真的只是感冒、感冒啦!咳、咳。」真難受,我頭已經很痛了,還得邊咳嗽邊對蘿綺解釋:「感冒死不了人的啦,不過傳染性倒是很強,所以妳不要靠我太近,尤其是我咳嗽的時候。」
「喔」蘿綺狐疑的看著我,似乎還未完全相信「感冒死不了人」這句話。這點讓我感到困惑,蘿綺再怎麼缺乏常識,總不可能從沒生過病吧?但從她大驚小怪的反應看來,要不是不知生病為何物,就是生活在病死率高的地方?
不過我現在頭痛欲裂,實在無暇去管蘿綺的身世之謎。
「妳就先讓我好好睡一覺吧我頭真的好痛。我想休息一下就會退燒,下午我在陪妳去看洋裝。」我蓋好毯子,只想好好在柔軟的沙發上睡個好覺。
「你真的不會死掉嗎?你確定這不是新型癌症嗎?」
「砰!」
我整個人從沙發上摔下來,已經發高燒的頭經過這麼一撞,痛得更加劇烈。
「我哪一點看起來像是得了新型癌症阿?而且妳怎麼會知道這詞?咳、咳咳!」我現在有點了解為什麼當初席姐會笑得那麼誇張了,因為真的滿離譜的
「因為因為新型癌症的初步症狀就是發燒阿而且我當然有聽過它!」蘿綺不甘心的辯解。
「初步症狀是發燒?妳不要亂說話。」我重新爬回沙發上,把有如鉛球般重的身體埋回毯子裡。
「我哪有亂說

 

「叮咚──」

 

門鈴忽然響起,天阿,到底是誰這麼會挑時間我這個樣子可無法招待客人。
蘿綺跑去開門,而我則不情不願的再度坐起。今天到底是犯了什麼大沖,明明發高燒了還不能好好休息
「臭小子,沒想到你還真發燒啦?」
我猛然轉頭,是老爹!?可是他怎麼會
「咳咳!你不是在垃圾場嗎?我打給你的時候明明還是不久之前你怎麼可能咳!」太過激動害我咳得更厲害,但老爹的「瞬間移動」實在太讓我訝異了。畢竟從垃圾場來我這裡,開車少說也要二十分鐘以上。我平常只需花十幾分鐘是因為我擁有豹的腳力(豹最高時速最高可達110公里喔,雖然比起交通工具根本沒什麼),而且「行人」的特權就是可以亂鑽許多小路而不必遵守紅綠燈阿!
所以就算老爹要出現在我家,理論上也要二十分鐘。但距離我打給他根本十分鐘不到,他又怎麼來到我家?
「哈哈,其實你打給我的時候,我人就已經在來你家的途中啦。」老爹自動自發地從冰箱拿了牛奶(還整大罐全拿走!),走到我旁邊並坐下。
「來我家的途中?」
「反正星期五又沒啥事做,老子本來打算趁你正趕路去上班時偷跑來找小蘿綺玩的。我車開到一半,正想說你怎麼還沒打電話來問我去向,就接到你的電話啦。」老爹語畢便開始豪不客氣大口灌起牛奶。
「那你不會早點跟我說
「那還有什麼意思!蘿綺也過來坐阿!」老爹指了指他身旁的地方,示意要蘿綺坐下。
「可是我打的是垃圾場的電話吧,咳!」
「你沒聽過轉接手機這功能嗎?」
「反正你想整我就是了」我無力的躺回去,不想再搭理老爹這種無聊的整人遊戲。
「老爹、老爹,卡特真的不是得新型癌症嗎?」蘿綺還是不死心,現在連老爹都要問了。
「我不是跟妳說了發燒並不是新型癌症的症狀嗎?暫時停止個話題吧,蘿綺。咳咳!」我無奈的再次解釋,希望蘿綺這次真的能理解。
「不一定,其實發燒也是新型癌症剛發病時的症狀之一。蘿綺還比你清楚阿,卡特。」老爹皺眉看著我,並拍拍蘿綺的頭,「不過妳不用擔心,我想卡特只是感冒罷了,畢竟動物型次人幾乎不會得新型癌症的。如果妳還是不放心好吧。」老爹忽然把手伸過來放到我額頭上,我嚇了一跳,接著感到一陣彆扭因為他這個樣子,像極了一個父親。
「你是燒到幾度阿!還真燙欸。吃退燒藥了沒?」老爹生氣的吼著,但我卻莫名感到害臊。
「我吃了啦,所以拜託你們讓我好好睡個覺吧。」不想被老爹發現,所以我故意裝冷酷。
「老爹為什麼你要把手放在卡特的頭上?那有什麼特殊意義嗎?」蘿綺學老爹把手放到我額頭上,害我一瞬間心跳加速。
「那只是判斷發燒的簡易方法罷了。」老爹注意到我的反應,露出一抹奸笑。
「喔喔,真的熱熱的耶!」蘿綺一手繼續放在我頭上,一手則摸著自己的額頭。不過她再繼續這樣下去,我覺得我會昏倒。
「罹患新型癌症的人,發燒時額頭摸起來會有一種『流動』的感覺。這是以前某人敎我的,可信度頗高。我剛剛摸卡特時並沒那種感覺,所以妳大可放心。」老爹灌了一口牛奶,接著轉頭用一種不屑的表情看我「不過小蘿綺還比你更了解新型癌症的事,身為爸爸你丟不丟人啊!」
「誰、誰說我不懂了!新型癌症又稱變種衰老症,就是會讓人快速老化的病嘛!咳、咳。」被老爹這麼一嗆,我不甘示弱的回應。不過其實我對新型癌症懂得並不多,畢竟這是近二十年才竄出的新疾病阿!
「你要這麼說也沒錯啦
「蘿綺知道、蘿綺知道、蘿綺知道!」小小姐她興奮的高高舉起手,拼命重覆這句話。
「喔?妳說說看。」老爹露出看好戲的表情,而我只能祈禱蘿綺不要說出太誇張的答案
「要解釋新型癌症,就必須先從癌症說起。」
「嗯,切入點很正確喔。」老爹瞪大眼睛,而我則陷入一陣茫然。
「癌症主要是因為致癌基因被活化,或抑癌基因被破壞導致;而新型癌症病人被破壞的則是『時間基因』。時間基因是隱藏在許多基因裡的一個龐大基因,直到五十年前才被發現,它在抑制時間的流逝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而為了保護這個基因,身體提供了相當縝密的防護及完備的修復系統,所以幾乎不可能會出問題、科學家也完全無法改造。正因為不可能,二十年前新型癌症剛出現時,許多學者根本無法置信。」蘿綺雙手叉腰,表情滿是自信。
「換句話說,如果時間基因被破壞,我們的時間就會失控,導致得病的人會迅速老化。值得注意的是,在時間基因的調控下,大家時間的流逝速度都是相同的。而且這種病只會老化,並不會變年輕,似乎很多人都有這種誤解。這是因為,流逝的時間是不可能再回來的。」蘿綺語畢,開心的看著我跟老爹,期待著被稱讚。
但說實話我聽得頭痛死了!蘿綺怎麼會知道這麼深奧的東西,我根本聽不懂阿,她真的有說對嗎?或者說,她剛剛講的是英語嗎?
「我真的嚇了一跳,小蘿綺,妳說的完全正確欸。我看卡特這笨蛋根本聽到快昏倒了吧,哈哈。」老爹露出超欠揍的表情看著我,讓我很想起身跟他大打一架。
「看你可憐,老子就簡單解釋一次吧。」
「喔,那還真是感謝你阿。」我不甘心的嗆回去,但的確需要老爹的解釋

 

「把人的時間比喻成水龍頭的水,那時間基因就相當於水龍頭的轉柄。所有來源於同星球的生物轉柄幅度都是相同的,換句話說,大家的水流速、也就是時間的流逝速度,全部都一樣。時間基因被破壞的人呢,就猶如水龍頭轉柄壞掉,導致水大量傾洩而出。至於不可能變年輕流出去的水本來就無法再流回水龍頭裡了吧!」
老爹的解釋雖然比較好理解,但還是搞得我原本就很不舒服的頭更加疼痛。
「還是聽不懂?你這傢伙怎麼這麼笨阿!」老爹似乎也失去耐性,開始挖苦我。
「你是忘了我發燒嗎?會有人逼一個病人上課的嗎?咳咳!」發高燒還要進行思考根本就不可能,那可是種地獄般的折磨。
而且說實話剛剛被他們兩個這麼一鬧,我現在難過到幾乎可以隨時昏過去。不想他們擔心才一直硬撐,但似乎也快到極限了
「老爹卡特看起很不舒服」蘿綺忽然抓住老爹的衣袖,擔心的看著我。
我感到相當訝異蘿綺竟然看的出來?我以為我掩飾的滿好的阿。
老爹靜靜看了我幾秒,轉頭跟蘿綺說:「我買了一些米,咱們去廚房煮粥給這傢伙吃吧。據古東方的方法,生病就是要吃粥。」
「粥?」蘿綺好奇的眨眨眼,接過老爹從工作褲口袋中拿出的一小袋米並研究起來。
「蘿綺知道這個!是配咖哩要用的飯!飯還可以變『粥』嗎?好厲害喔!」蘿綺興奮的喊著。因為我很少吃東方的食物,所以蘿綺壓根兒沒看過『粥』這玩意兒。
但老爹其實也很少吃飯類食品所以說,那袋米是他特地去買的嗎?
老爹跟蘿綺站起身,小小姐她一下子就蹦蹦跳跳往廚房跑去,老爹卻忽然壓低身體靠近我。
「演技很好嘛再有下次老子就把你丟出窗外!要不是蘿綺說出來,我還沒發現。」老爹揮舞著拳頭,但我心裡只有滿滿的暖流。
「你去敎蘿綺煮粥啦,等等她燒了廚房!」我把毯子拉起至蓋住整張臉,老爹再不快走開的話,我真的會忍不住
「不舒服就不要硬撐,你怎麼從小到大都是這副死樣子。也多替擔心你的人想想吧!」說完老爹頭也不回的往廚房走去。
偷瞄著他的背影,我差點克制不住想哭的衝動。

 

該死生病似乎會讓人更起依賴之心。

 

廚房不時傳來老爹跟蘿綺的談話聲、鍋碗瓢盆的撞擊聲。
夢裡的我只有七歲,發高燒還硬要幫忙,結果昏倒在垃圾場。老爹厚實的手臂抱著我,然後是潔白柔軟的床、好入口的粥、照顧我的大手這是好久以前的回憶了,回想起來卻仍幸福。



 

*************************************************

 

    退燒後的晚上,我、蘿綺和老爹一起外出吃了頓好料(老爹請客),並順便去看了她鍾情的洋裝。那是一件露肩樣式的米白色迷你蓬蓬裙洋裝,洋裝上部、胸前的地方是以交叉式纏繞的粉紅色緞帶蝴蝶結,而手臂部分則是可愛的公主袖,最後再附上一條頸帶,
上面裝飾有一朵以白色及粉紅色緞帶編織而出的玫瑰。
雖然說男人對這種東西沒什麼興趣,但我跟老爹還是同時都看傻在櫥窗前。不是因為這件洋裝很漂亮,而是因為不自覺開始想像起蘿綺穿起這件衣服的樣子老實說,這件洋裝簡直像是為蘿綺而生的!如果她穿上這件衣服,再伸出她那副巨大潔白的翅膀,我想所有人都會以為是天使下凡。
不過這麼漂亮的洋裝,價錢自然不在話下,我是無餘力再去負擔。還好蘿綺已申明她要靠自己賺的錢來獲得,讓我鬆了一口氣。但說實話我有點悲喜交加,一方面高興蘿綺思想的成熟及體貼,一方面也難過蘿綺漸漸不再依賴我。
至於昨晚所意識到的喜歡蘿綺這件事,我想以她現在的心智還不適合知道這種事,就暫時埋藏在心底吧。

                                  (待續)

------------------------------------------------


新型癌症算是我利用癌症做的一些延伸想像,導致這次的內容變得好像有點學術化嚴肅化
解釋得不是很好,如果大家還是看不懂歡迎盡量問我
WIND裡面會有很多關於生物跟科技方面的著墨,雖然故事主軸看起來是環繞著小情小愛,不過嚴謹度我倒是可以掛保證
希望未來能讓大家漸漸清晰WIND有趣的世界觀~

是說小小卡特我畫得超~開心,真的好久沒畫小皮油了
在被老爹汙染之前,卡特小時候是個擁有圓滾滾大眼睛的可愛小朋友
所以老爹才願意收養他(不對)


上面說最近WIND會繼續拖稿、圖也會變少...
 其實是因為之後預計推出一個自虐的新企劃↓↓↓↓



如果是我家老主顧的捧油,想必已經從剪影猜出是誰了XDDD
總之在變態公會的變態副長不斷威脅利誘之下,我不小心又跳坑了

到底是怎樣的邪惡計畫就先保持神祕,總之大概又會是篇爆頁數的漫畫

不過爆頁數就=拖很大,雖然可能還要很久才能完稿,不過我不會讓它跳票的!!

還請大家靜待神退師與大家再相會囉~~

rem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