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還發下豪願這次不拖超過十天,歡迎大家拿石頭砸我好了
如果覺得上面這張圖有任何即視感或孰悉感絕對是正常的,聰明的各位想必都發現這完全是上一章的圖的重製版
哎呀這絕對不是我打混,一來不希望雷到內容,二來想了很多還是覺得這張圖最符合本章開頭情境
我是如此體貼有心想必大家一定都會原諒我

那麼話不多說,就請大家繼續看下去啦>///<

-----------------------------------

第八章    開始換羽的雛鳥 
 

    蘿綺的髮絲不時飄出淡淡的洗髮精香味,她的身體既瘦小又柔軟,彷彿用力一抱就會碎裂。女人的話,我以前也只有抱過席姐因為席姐很高,比較沒有這種感覺,所以我真的嚇了一跳。不知為什麼,我覺得蘿綺的身體好溫暖、好溫暖,讓人不想放開。
也許我已經無法、也不能再逃避了。
「卡特,你怎麼了?身體好冰喔。」蘿綺沒有掙扎,但滿臉疑惑的又問了一次。
「嗯抱歉
蘿綺身後忽然傳來男人的聲音,我嚇了一跳,原本緊抱蘿綺的手臂立刻鬆開。
男人身上背著吉他,左手拿著不停滴水的雨傘。他蓄著一頭很短的深褐髮,左耳戴著碧綠色的耳環我認得他,是在查爾斯那裡工作的服務生──法提。



「你今天比較早回來我之前送蘿綺回來時你都不在。」法提向我微微點頭示意,不過我覺得他的表情有點不太高興。
但我現在倒是一頭霧水──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蘿綺會和這傢伙在一起?而且從他的說法看來他們已經不只出去過一次了!
我感覺有一股無名火冒上了來,讓人難以壓制。
「為什麼你會送蘿綺回來?還有蘿綺,我記得我警告過妳不准獨自出門。」我故意不看蘿綺,語氣之冰冷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咦?蘿綺沒跟你說嗎?她現在在我們店裡打工。」法提的表情有些驚訝,這讓我更加火大。打工?拜託,我連聽都沒聽過!
「蘿綺,妳明天開始不准再去打工。查爾斯那裡我會去幫妳說。」我的語氣還是很冰冷,連自己都無法控制。
「可是卡特」「你這太無理了吧!蘿綺又不是你的私有物,她有權決定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蘿綺跟法提兩人連成一氣的出聲抗議,像在炫耀他們倆多有默契似的。

「不了解蘿綺狀況的人請不要插話!」

話一出時我們都嚇了一跳,包括我在內。畢竟我從沒說過這麼傷人的話,真的。現在的我可說是奇怪到了極點!
正當我決定要道歉時,法提再度開口。
「我不覺得你就多了解蘿綺了,你知道她最近身體狀況不是很好嗎?如果知道還故意天天晚歸?」
「我
「算了,蘿綺,既然妳『爸爸』都不准妳打工了,妳還是聽他的話吧。妳想要的那個東西,我會存錢買來送妳的。」法提顯然也生氣了,故意不讓我有反駁的空間。
「那就這樣,晚安,蘿綺。還有『爸爸』,再見。」
「嗯,法提拜拜。」蘿綺有點害怕的看了看我,接著向法提揮手道別。
我對自己的失態、對法提跟蘿綺的遷怒感到後悔,可是又對連蘿綺都有事隱瞞我這點感到相當憤怒
我在搞什麼,不是才決定要成熟一點的嗎?
一時間不知該用什麼表情面對蘿綺,我逕自轉身走回房裡,軟倒在沙發床上。雖然情緒上很混亂,但還是很高興見到蘿綺平安歸來。繃緊的神經一瞬間放鬆的結果,就是連續在雨中跑三個鐘頭的疲憊感傾巢而來。難怪我剛剛覺得抱著蘿綺很溫暖,我全身根本溼透了嘛!
抱著蘿綺一想到這個,我臉瞬間發燙,更加不敢看蘿綺,索性把頭埋到枕頭堆裡。
「卡特你在生氣嗎?」蘿綺害怕的看著臉埋在枕頭裡的我,並在沙發旁的地上坐下。
「沒有對不起,我太失態了。」我繼續把臉埋在枕頭裡,怕被她發現我臉紅。
「如果卡特不希望蘿綺去打工,蘿綺明天開始就不去了所以卡特你不要生氣好嗎?」蘿綺試探性的問著,但我感覺的出其實她還想繼續去查爾斯那裡工作。
    法提說的沒錯,我無權限制蘿綺的自由。而且她一天到晚被我獨自留在家裡,會想找點事做也無可厚非。我比較擔心的是蘿綺有翅膀的祕密會被發現,所以才盡量避免讓她外出。但說實話,她現在已經控制得很好了,只是有點缺乏危機意識
「我那時候有點嗯,失控。妳繼續去打工沒關係啦,多體驗一些事情也是好的。」我盡量讓語氣表現平緩,欲證明我並沒有生氣。對於蘿綺用那種害怕的語氣跟我說話,我感到有點難過。
「真的嗎?卡特謝謝你〜」蘿綺稍微轉回開心,讓我鬆了一口氣。
覺得自己的情緒也整理的差不多,我把臉從枕頭移開並坐起來。畢竟還是有些事,得先跟蘿綺說清楚。
「咳,不過妳得先答應我幾件事。」我清了清喉嚨,定睛看著蘿綺。
「好〜」蘿綺開心的舉起手,模樣像極了小孩子。
「我想妳對自己擁有翅膀這件事沒什麼危機感,所以我也懶得多做解釋。總之在外面絕〜對不准把翅膀顯露出來,知道嗎?」
「我知道!蘿綺一直都有做到這個!」這小妮子現在倒是自傲起來了
「不只是不把翅膀伸出來,也不可以告訴別人妳有翅膀。如果有人問起,妳也得裝作不知道!」
「咦?那樣就是說謊了耶?」蘿綺有點疑惑唉,只能怪我平時把她的道德感教育得太好
「說謊也沒關係,總之如果不小心被其他人知道妳有翅膀的事,可是會被抓去賣的!」我決定拿出騙小孩的把戲,不過從蘿綺臉上的震驚看來,我的確是得逞了。
「蘿綺知道了,我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她臉色蒼白的回答,並死命的點頭。
「還有,妳一個女生自己去查爾斯那裡太危險了,必須有人
「喔喔,卡特不用擔心,從我去打工開始,法提都會來接我上班、再送我回來。他也跟卡特說一樣的話耶,嘿嘿。」蘿綺挺起腰桿神氣的說,彷彿自己拿了滿分考卷似的。
原來那個男的一直負責接送蘿綺上下班阿
胸口有種悶悶的感覺,但有人接送蘿綺總是好的,我更不放心讓她一個人自己到處亂跑。
「妳是什麼時候開始打工的?我怎麼完全不知道?」我扯開話題,想讓那種悶悶的感覺散去。
「嗯上次卡特帶我去那裡吃飯時我有跟法提要電話,後來就拜託他讓我也去那裡工作。」
好死不死又問到我不想聽的事。
蘿綺竟然主動跟男生要電話。我的心臟忽然又抽痛了一下。可惡,是怎樣。
「妳去工作是因為待在家裡很無聊嗎?」我忽略那種刺痛感,繼續閒聊。
「才不是~是我有想買的東西〜」
我這才想起剛剛法提的確說過『我會存錢買來送妳的』這句話,這代表法提也知道這件事啊難怪老爹會那麼說,這表示他也知道蘿綺在查爾斯那裡工作(還跟一個男生很要好)?這個臭老頭
「喔,是什麼?」我還是順口問了蘿綺。
「我才不要告訴你,反正你都故意冷落我。」蘿綺撇過頭,似乎在生氣。而我卻被蘿綺的反應嚇到。
她在生氣?因為我冷落她?所以才故意什麼都不跟我講?她以前會這樣嗎?
「妳是故意不跟我說的嗎?要報復我?」我驚訝的問著,沒想到蘿綺也會有這種想法。
「哼。」蘿綺又把頭撇到另一邊,看來我是說中了。
她這種反應很新鮮,該怎麼說,簡直像是她的心智漸漸從嬰幼兒轉變成孩童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長大的我也摸不著頭緒,但她的確正慢慢成長中(搞不好是電視看太多,被那些白爛連續劇影響了)。
「好吧,不說我也不勉強妳嚕。」我站起身,走到衣櫃旁拿出新衣物。再不趕快換件乾的衣服,我會活活冷死。
「不要啦,你怎麼這樣!」蘿綺緊張的轉過頭抗議,又來了
「頭給我轉過去!我正在換衣服欸!我說過很多次了吧!」還好我褲子還沒脫,不然我身為男人的尊嚴真的會被這小鬼破壞殆盡!
「誰叫你都不問我」蘿綺不甘不願的把頭轉回去,整個人縮成一顆球。
我換好衣服後,邊忍笑邊走到蘿綺旁邊。
「阿阿〜沙發都溼掉了」我故意忽略蘿綺「殷切盼望」的眼神,扯些無關緊要的事。
「哼、哼、哼。」再次被忽略的蘿綺已經整個人背對我了,我強忍笑意,玩笑還是不要開得太過火的好。
「我好想知道妳想要的那個東西是什麼喔,跟我說啦。」我戳戳蘿綺的背笑道。
「哼。」
「跟我說啦,拜託。」我又戳了她一下,蘿綺這才緩緩轉過頭,接著正坐回來。
「既然你這麼想知道,我就告訴你吧。」她露出一種得意的表情,反而讓我覺得有趣極了。
「其實我之前阿,在法提帶我回家的途中,看到一件好漂亮、好漂亮的洋裝喔!可是它好貴,所以查查建議我在他那邊工作賺錢,我就可以自己買了!」蘿綺整個臉上散發出燦爛的笑容,看來她真的非常喜歡那件洋裝。雖然我還是不喜歡從蘿綺口中聽到法提這個名字,但看她那麼開心,我想也無所謂了
等等!查查是指查爾斯嗎?竟然亂叫一個大男人這麼可笑的綽號,這女孩真的是而且,好像還有哪裡怪怪的
「等一下,照妳這麼說,妳會想打工是在找過法提之後吧。所以說妳一開始找法提根本不是為了要打工?」我開始怨恨自己幹麻要去推論,一想到蘿綺很有可能不是為了打工,而是為了想見法提才去查爾斯酒吧,我的心臟就刺痛得受不了。

 

如果是這樣我寧願她不要再長大!

 

蘿綺嚇了一跳,一陣語塞才緩緩開口。
「嗚我本來想把這個先當作秘密的」她把臉低下,臉頰旁微微紅暈,這模樣其實非常可愛,但我卻看得很難過。

 

是嗎,我猜對了嗎。妳是為了他而臉紅嗎?

 

「既然被發現也沒辦法了。」蘿綺站起身往床鋪走去,並伸手在床鋪底下摸索。
我被搞得一頭霧水,她要拿什麼?該不會要掏出一疊寫給法提的情書,叫我幫她過濾哪封寫得比較好吧?那我恐怕做不下去。
蘿綺果然從床下拖出東西,不過不是情書,是一把吉他。
「吉他?妳哪來的吉他?我不記得我有這種東西。」我當然沒有,我壓根兒不會彈阿!
「是法提借我的。他有好多吉他,所以借我一把回家練習。」蘿綺開心的笑著。她小小的身體抱著吉他,看起來很可愛(可能是跟法提對比起來吧,那傢伙少說有180,吉他在他背上感覺一點負荷都沒有)。
「原來妳想學吉他阿,沒想到妳對樂器有興趣。」我開心的笑著,畢竟這比情書要來得好多了
蘿綺走到我旁邊,在地板上坐下。接著把吉他從袋子裡拿出來,並掏出幾張手寫的譜擺在地上,不過我看不懂上面符號代表的意思。
「雖然我現在彈得還不是很好,不過大致上都可以了。」蘿綺深深吸了一口氣,手指開始在琴弦上游走。



奇怪怎麼感覺旋律很熟悉

 

『如果我能化作一隻鳥,我是否就可以、就可以離開這裡?到我跟你的夢想之地。』

 

這不是「翼」嗎?蘿綺彈的,正是我最喜歡的歌曲──「翼」。
我忽然感到胸口一陣狂躁,只能趕緊用手把臉遮起,假裝是在仔細聆聽。我現在的臉一定紅到不行吧而且還笑得很誇張。

 

這傢伙是為了想學「翼」的彈法,所以才跟法提要電話的嗎?
就因為想彈「翼」給我聽,結果不惜練吉他練到手指長繭嗎?

 

「不行了」我再度把臉埋到枕頭裡,不自覺出聲。
「咦?不行嗎?蘿綺彈得不好嗎?」蘿綺緊張的問。
「不不不、妳彈得非常好,真的。謝謝妳為我彈這首歌,我很高興。」我趕緊解釋,不過臉還是埋在枕頭裡,因為我現在的表情一定怪到不行!
「蘿綺還特別選卡特最愛的歌喔!在吃飯時我發現法提都會彈電視撥的歌,所以想說也許他也會這首卡特很開心嗎?」蘿綺的聲音轉為興奮。
「嗯,非常開心。」
「太好了,卡特很開心耶。嚇死我了因為安德魯都說我彈得很好、不用擔心的」蘿綺忽然用手把嘴巴摀住,像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是「安德魯」吧又一個我沒聽過的人名
但我現在心情好到不行,所以也不急著追究「安德魯」到底是誰了。有什麼問題,都留到明天再說吧
我從枕頭邊露出半截臉看著蘿綺,牽起她的手。
「繼續彈吧,很好聽。」我笑著說,蘿綺則興奮的重新開始她的小小演奏會。
我閉上雙眼,沉浸在「翼」優美的旋律中。現在我知道老爹當時要說什麼了之前的我的確是在逃避,害怕那樣的感情在我心中漸漸萌芽,所以選擇躲避蘿綺。但現在我無法再欺騙自己了

 

我喜歡蘿綺,很喜歡。

 

從什麼時候開始呢我也想不起來,但搞不好其實從初次見到她的那一天、看見她從天而降的那一天我對她就一直有著一份名為喜歡的感情在了吧
「卡特。」蘿綺忽然開口,但手指並未停下。
「什麼?」我仍把臉埋起來。承認自己的心情後,我感到非常害臊。
「我好喜歡卡特喔,可以跟卡特在一起真是太好了。」蘿綺咯咯的笑著。
「嗯,我也好喜歡蘿綺。」懷抱著跟蘿綺不同的「喜歡」,我回應道。
「明天帶我去看看妳說的那件洋裝吧。」
「好阿〜卡特你一定也會喜歡那件洋裝的。」蘿綺開心的回答。
「男生怎麼喜歡的起來
我感到意識漸漸模糊。今天實在發生太多事了,終於得到放鬆的我,在「翼」的旋律中,安穩睡去… 



                                (待續)

----------------------------------------------------

在前面沉悶這麼久後,總算能寫些令人開心的劇情了!!
當初寫這篇時真的很害羞又很快樂阿~
蘿綺小小姐終於有表現的機會,平常戲分根本悲劇XD

卡特總算承認了自己的心意,不過我覺得一旦承認後會很辛苦
畢竟跟喜歡的女孩住在一起卻不能出手,還被當成爸爸般信賴
除了悲劇還是悲劇阿!!

是說我每次畫蘿綺都不禁想吐槽...
卡特拜託你也買件女生的衣服給人家穿嘛!!
老是只能穿著你的舊衣服,真是糟蹋人家可愛的臉蛋!



最後,還請大家繼續默默守護卡特艱辛的戀愛路喔

全站熱搜

rem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