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電動玩過頭所遭的墮落報應,當我發憤圖強、手感回歸,著手畫這張圖時...
我電腦的power竟然倏然掛掉了
而且還徹底履行了「黃泉路上不孤單」的偉大宗旨,連帶把我的主機板燒掉
又因為我的電腦已經高齡4歲多,結果CPU、記憶體也得一倂更換
總而言之2012年過了三分之二,我今年的衰小經歷也越加越豐富,看來年底不統整一下來發表實在可惜(悲劇)

反正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在下現在電腦的性能嚇嚇叫啦!!送!!!


距離上次WIND發文已經一個半月,我想大家應該都把劇情忘光光了吧?
所以貼心如我為大家三句做前情提要,別太感謝我(淦)

小卡特被老爹利用,穿著貼身背心到克斯朋的店裡出賣靈肉工作
孰料本來要去送貨的卡特卻當起偶像宅偷看翼姬寫真集,卻意外偷聽到老爹跟克斯朋的密談
老爹一氣之下離去,克斯朋則選擇說出自己的過去...

------------------------------------------

第七章    秘密 
 

    帶著煩悶的心情來到席姐家門口,我本來打算趕快把東西交給席姐後就回去工作,偏偏就要按下門鈴時,我聽見房裡有聲音(耳力太好也是很討厭的)。看來席姐正在「工作」
為了不打擾席姐,我抱著箱子走往走廊盡頭的逃生梯坐下休息,靜靜等待席姐忙完。雖然有點無奈,但這已變成一種我很習慣的固定模式了。我放空似的坐在樓梯口,不自覺開始回想方才在克斯朋店裡發生的事老爹的妹妹、克斯朋是SS級次人、肉豬與野豬
「讓開、讓開!」
忽然從背後傳來緊張的喊叫聲,隨之而來的是猛然的撞擊,我跟手上的紙箱一起從樓梯上摔了下去,紙箱內的東西通通灑了滿地。
「好痛阿〜」我跟撞我的人同時大喊。那人倒在走廊上打滾,不過我可是從樓梯上摔下來欸!要不是我的身體結構本身就比較耐撞,這種情形普通人不斷個一兩根骨頭才怪。
「幹麻坐在樓梯口擋路啦,很危險你知不知道!」對方緩緩爬起來,並無理的抗議著哼,是個臭小鬼。
被一個小鬼頭這樣罵實在很不是滋味,我憤怒的反駁:「你媽沒敎你不能在樓梯亂跑嗎?等你哪天摔下來就知道後悔了!」
「哼,我才不會像笨蛋一樣摔下去!」
臭小鬼向我比了個機車的鬼臉後便迅速往樓上跑回去,留下一臉錯愕的我。
天阿!我小時候有這麼欠揍嗎?現在小孩子真的是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我揉揉自己後肩,雖然沒有骨折,不過看來黑青是無法避免了我邊揉著瘀青的地方,邊檢查灑在地上、要給席姐的東西是否有損毀還好沒有摔壞,我可沒有多餘的錢再賠一套新的。
我把軟體依序收回箱子裡,嗯「關於新型癌症」、「新型癌症治療」、「PG總醫院之各型癌症治療計畫報告書」
……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席姐要買一堆關於新型癌症的書?該不會

不安的預感瞬間襲來,顧不了三七二十一,我立刻抱著紙箱、三步倂作兩步往樓梯上衝,就在要大力敲下席姐家的門時,大門忽然敞開。我和走出來的男對上眼,兩人愣了一下,隨即男子露出一副輕藐的表情,轉頭向送他到門口的席姐說道:「才接完一個馬上要做第二樁生意阿?職業的就是不一樣喔。」
我感覺體內有股怒火竄升,正打算跟他理論,卻被席姐擋了下來。
「缺錢只好多工作囉,你就別再挖苦我了,何況你再逗留小心被認識的人看到。」席姐露出妖豔的笑容對男子說道,不過我感覺得出被席姐抓住的手肘在隱隱作痛。
等那男子走了以後我跟席姐才進門,但我滿想趁他走到樓下時丟個電視之類的砸死他。
 
「什麼嘛!那種人我真想好好揍他一頓!不然讓我拿電視砸他也好。」我憤恨的說著,席姐被羞辱這種事我實在無法忍受!
「別鬧了,你打死我的客人我還怎麼作生意?」席姐笑著說,但仍緊緊的抓著我的手,抓得很緊、很緊

我心痛的看著席姐,但也無可奈何。世界上就是有這種人,明明愛嫖妓,做完還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對妓女說「好女孩不該出賣身體」、或是說些污辱人的話,彷彿自己沒有任何錯一般。再也沒有比這更不堪的污辱了,但事實上卻常常發生。
「不說這個了,你不是還在上班嗎,怎麼會過來這裡?」席姐鬆開我的手,走往冰箱拿出兩瓶啤酒。
「喔,對齁。我是在上班中阿,因為某些原因我幫克斯朋送貨來給妳。」被席姐這麼一問我才回想起剛才急著敲門的原因,但畢竟是個敏感的問題,所以我試探性的問。
「克斯朋!?」席姐原本微笑的臉忽然扭曲,緊張的問:「你該不會看到裡面的東西了?」
席姐的反應讓我很不安,我感到心臟開始發出沉重的搏動,腦袋昏沉沉的。
「嗯抱歉,我確實不小心看到了比起這個,我更在意妳為什麼要買這麼多關於新型癌症的書?難道說妳得了」我害怕的問著,感覺心跳聲比剛才還要明顯。
席姐愣了一下,似乎在思索什麼事,但接著又開始大笑,搞得我一頭霧水。
「有什麼好笑的阿」好意關心卻換來一頓笑,讓我有點不是滋味。
「抱歉、抱歉,只是你那種莫名奇妙的、推論是哪裡來的阿!你看我、哪裡像是得了新型癌症?」席姐因為笑過頭,所以說話都斷斷續續。
「整個紙箱裡都是關於新型癌症的書,我當然會懷疑阿!」知道自己誤會了,我現在巴不得有個地洞可以鑽下去。
「呵呵,還是謝謝你的關心。你也算猜對一半,我會買這些書的確是因為有人患了新型癌症,不過不是我,是一位你不認識的朋友。你不要隨隨便便咒我死阿。」席姐的情緒總算慢慢平復,不過還是不時的竊笑。
「並沒有這麼好笑好嗎?妳的反應有點不像妳耶。」我被笑到有點惱怒,不過說實話,席姐平時是不會這麼嘲笑我的,而且也不會有如此誇張的笑法。我猜…她是刻意想表現出不介意剛才的羞辱她知道我會擔心,所以選擇以笑容隱瞞老是都這個樣子。
「我剛才果然該抬冰箱砸那人渣的。」我悶悶的說。
「就說我不介意了。」席姐揮揮手笑道,並把箱子裡的書一本本拿出來。
我靜靜的看著席姐點閱那些有聲書,一邊不禁慶幸,還好席姐並沒有罹患新型癌症不然,我想我真的會崩潰。
「怎麼了?忽然這麼安靜?」席姐看我默不作聲,有點擔心的問。
「沒有啦對了,為什麼是妳幫妳朋友訂書阿?」要我老實說出那些內心話還滿丟臉的,所以我趕緊岔開話題。
「嗯因為他本人得知自己得病之後,整個人根本無法振作,所以我才想幫他一些忙」席姐淡淡的說著,不過表情很沉重我想,是個滿要好的朋友吧

「總覺得最近罹患新型癌症的人越來越多,好不容易可以治癒癌症了,現在卻又冒出一個新型癌症,簡直像要把人類趕盡殺絕似的
席姐聳聳肩沒表示意見,只是繼續靜靜的點閱那些有聲書。
「嗯我也該回去工作了,太晚回去那臭老頭又要開口罵人。」這也是事實,畢竟我剛剛偷聽他和克斯朋的談話,老爹現在心情應該非〜常的不好。而且一直待在這也會打擾到席姐,她那個「仲介商」媽媽桑跟我是嚴重的八字不合。
我把啤酒罐壓扁,順手丟入垃圾桶,提起地上的工作包,走到玄關穿鞋子。席姐陪我走到玄關,靠著牆壁默默抽著菸。
「我說卡特。」
「什麼事?」我背對著席姐,因為鞋帶有點打結,所以漫不禁心的回答。
「今晚留下來陪我吧。」



我嚇了一大跳, 立刻轉過頭去看席姐。
雖然說我們以前有時候在我失意或有「生理需求」時,席姐都一直無所求的安慰我、幫助我,不過在蘿綺來了之後,我就很少這麼做了。而且我也不想一直做這種過份的事,這對席姐很不公平,她其實沒必要免費這麼做。
不過今天卻是席姐主動提出。雖然不是沒有先例,但仍著實讓我吃驚。
「呃席姐,妳是認真的嗎?」我試探性的問,因為如果席姐會提出這種要求,那表示

「開玩笑的啦。只是自從你收留了蘿綺後,就很少來找我了喔,有年輕女孩就不想理我這種老太婆啦?偶爾也該來打聲招呼、喝酒聊天吧。」席姐開玩笑的說著,卻讓我感到相當慚愧。收留了蘿綺之後,我幾乎沒有空閒時間,所以變得很少來找席姐。
「抱歉以後只要是妳找我,我一定隨傳隨到。」我愧疚的搔搔頭,看著地面。
「這話可是你說的喔。好啦,你也快回去工作吧。我記得你的老闆是個相當凶悍的人吧?」席姐邊說邊把我推出門外,但有件事仍讓我很介意

「那個得了新型癌症的人對妳應該很重要吧。」
席姐愣了一下,不再繼續推著我。
「沒有啦我是想說妳會希望我留下來陪妳,大概就是發生了什麼讓妳很難過的事」我尷尬的解釋,覺得自己好像太多話了

「嗯,是很重要的人,就像自己一般的重要。」
席姐仍舊笑著,只是那笑容裡,有種深層的恐懼與悲傷

 
***************************************
 
    嘴巴上說要趕著回去,其實我一點都不想面對怒氣沖沖的老爹,所以我根本是一步一步緩緩走回垃圾場的。
不過今天是怎麼一回事?大家都有事瞞著我就是了?老爹有妹妹、克斯朋是SS級次人,連席姐都有個我不知道、對她非常重要的人該不會我等等一回家,蘿綺就要跟我說她其實已經結過婚生過小孩吧?越想越令人生氣,這種感覺就好像只有自己被屏除在外一樣,孤獨又悲傷。
本想憑藉著這股怒氣,一進門就毫不畏懼的跟老爹大吵一架,但等我一走進工作室,瞬間就洩了氣。
老爹背對著我不發一語,靜靜在使用他的電腦。他用單手拖拉螢幕跟打字,右手則不斷把玩著一支眼熟的老舊打火機。很好,完全是「心情奇差」模式。
老爹不抽菸,或者該說收養我之後就沒再抽菸,所以我從小就一直搞不懂他為何還要隨身攜帶打火機。只知道他心情非常不好時就會拿出它,不斷把蓋子打開、點火、關上,再打開、點火、關上,這時候我通常就死定了。
所以看到眼前這一幕後,我只有「噤若寒蟬」可以形容就算我現在跟老爹打起來不可能會輸,但小時候被狠狠揍得半死的回憶(好啦,這是誇飾,不過真的被打得很慘),讓我潛意識裡不敢違抗老爹。
我提心吊膽的走到自己的工作檯,隨便選了些機械維修,假意自己很認真。老爹仍然背對著我繼續使用他的電腦,一句話也沒有說。空氣異常的凝重,我現在反而希望他跑過來揍我了,悶不吭聲反而更讓人害怕。
好吧我豁出去了!畢竟是我不對在先。
「老爹那個我很
「我的確有個妹妹。」
「阿?」老爹忽然開口,害我心跳差點嚇停。
「我的確有個妹妹,小我三歲。就像電影演的那樣,父母早逝,兄妹倆相依為命,日子雖然困苦,但仍彼此扶持。」
「嗯
「說起來很八股,但她那時的確是我的心靈支柱。工作得再累,只要一回家有她的一句『你回來啦』,就能讓我疲勞全消。她的廚藝很好,吃過她料理的朋友,每個都讚不絕口,查爾斯就是其中一個。而且和我這張凶狠的臉不同,她可是個相當可愛的美女。」老爹仍然背對著我,但語氣中沒有憤怒,只有深深的落寞。
「是是嗎?既然是美女,怎麼不讓我看一下」話才一出我就後悔了,我是笨蛋嗎!?會沒看過不就只可能是兄妹鬩牆、要不然就是

「她已經
死了,很久以前就死了。」老爹把打火機擱到桌上:「這東西…是她送我的最後一個禮物。」

「呃抱歉」果然猜對了這種感覺很不舒服,有如把別人的瘡疤硬是扒開一樣。「算是被我害死的。」老爹的語氣平淡,游移在鍵盤上的手從未停過,但望著他的背影,我感到非常難過。「所以你才來到邊界帶的嗎?想離開傷心地之類的」我沒頭沒腦的問了這一句,只想趕快停止這個令人難受的話題。
「可以這麼說吧,查爾斯就是那時候陪我一起來的。」
「原來如此。」
「所以說我並不是故意要隱瞞你,畢竟這也不是多歡樂的過去,所以我一直不想再提起。」「沒有啦…你不想講也是情有可原,我才要跟你道歉,害你想起不好的過去。」
接著我們兩個又陷入一陣靜默,整個房間只有我修理機械的喀啦聲跟老爹使用電腦的嗡嗡聲(我們用的電腦比較舊,用手指拖拉視窗時常會發出聲音) 
「卡特,你今天早點回去吧。」 
這樣恐怖的安靜不知持續了多久,老爹忽然又開口說話了。 
「欸?為什麼?」 
「別以為我看不出來。我是不知道你和蘿綺之間發生什麼事,不過也不能就這樣刻意疏遠她。據我所知,她很難過喔。」 
「不是可是我覺得今天留下來比較好」我是真的這麼想,是我害老爹想起不堪的往事,總覺得該負點責。 
「你留下來幹什麼?我可沒有陪男人睡的癖好!」老爹轉過身丟給我一個嫌惡的表情。好阿這死老頭… 
「臭老頭!起碼到我十六歲前都還是跟你住在一起的欸!而且到我十歲時你都還拉著我陪你睡
「是你一個人睡就怕到尿床,不得已之下才讓你跟老子一起睡的吧!還有誰是臭老頭阿?!你是嫌太久沒被我揍了才這麼沒大沒小嗎?」老爹面露凶光、揮舞著拳頭,但反而讓我鬆了一口氣這才是平常的老爹阿。 
「真的不用我陪阿?其實我是不介意啦」我開玩笑的說著,感覺心中的大石落下。 
「少跟老子扯這些!現在也差不多五點多了,快給我滾回去吧,我可沒多餘的錢付你加班費!」老爹揮揮手示意要我快滾哼,你也從來沒給過我加班費阿! 
我把
東西收拾了一下,拿起背包正準備離開,老爹忽然又開口了。 
「多關心一下蘿綺吧,你對她而言是很重要的。而且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喔」這種話忽然由老爹口中說出,害我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接話。
在我關上門的瞬間,我似乎聽到老爹喃喃自語的說… 
「早知道就該多陪她一點 




************************************************ 
 

    雖然老爹那麼說但我還是不想增加太多和蘿綺相處的時間,潛意識裡有種我一直想躲開的感覺正在漸漸萌芽。灰暗的街上飄著細雨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下的。我緩步在雨中,回想起從小和老爹在一起的生長過程、和克斯朋相識的經過、和席姐一起喝啤酒閒聊的日子到最後撿到蘿綺的開始。
現在想想,其實每個人都會有一、兩個不想讓人知道的秘密不是嗎?無論知不知道那些過去,對彼此的友誼並不是絕對的影響不是嗎?我果然還是不夠成熟阿。 

『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老爹的話忽然從耳邊響起,我有某種東西接軌的感覺,雖然仍不是很清楚可是我似乎慢慢了解到冷落蘿綺的確是種逃避。 

『她很難過喔。』 

某種聲音催促著我加快腳步,想見她、忽然很想見她,然後好好跟她道個歉,跟她說「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甚至等不及電梯下來,我三步併作兩步衝上樓,期待給蘿綺一個驚喜。 
「我回來了!」興奮的打開門,我難掩臉上的笑容,想像著蘿綺欣喜的表情… 
推開門後,映入眼簾的只有死寂的房間,沒有歡迎的聲音、沒有乒乒乓乓跑過來的聲音、更沒有電視喧鬧的聲音。 
『怎麼了?是睡了嗎?』 
我悄悄的走進房裡,怕吵醒蘿綺。但一走到床邊,我手上的背包立刻從肩上滑落,裡面的金屬工具發出很大的撞擊聲。 
上並沒有人,應該說,整間房子都沒有人。 
蘿綺呢?為什麼不見了?! 
她是自己出門的嗎?可是她從沒獨自出門過,根本不認得附近的路而且我也禁止她自己離開這棟公寓,所以她不可能是出門了啊!還是她的同伴找到她了,所以直接把她帶走?亦或是蘿綺有翅膀的事被次人狩獵者發現,所以他們直接到我家抓人?
我腦袋非常混亂,早上聽到那些驚人的事情時都沒這麼混亂。我立刻奪門而出,決定進行地毯式的搜尋。
「可惡不管妳是被帶走、被抓走、甚至是自己離開,我都會把妳找出來!如果有哪個男人敢對落單的妳亂來,我絕對會把他打得半死!所以在那之前,拜託妳不要出事」我不自覺的喃喃說著,覺得鼻頭有一陣酸楚,但也只能一個個地方慢慢找。那個笨蛋她不知道忽然消失會讓人多擔心嗎?
偏偏今天黃昏又下雨,所以完全聞不到蘿綺的氣味。我絕望的不停跑著



不知已找過多少大街小巷、問過多少路人,但都毫無蘿綺的蹤跡。最後都超過席姐那一區了,我才因為體力不支停下來休息。
看了一下手錶快九點了。已經過了三個小時有好的運輸工具的話,要被帶離地球也不是不可能了

『早知道就該多陪她一點

老爹的話又在我耳邊響起。
「是阿早知道」我緩緩站起,轉身踉蹌的走回公寓。現在也只能祈禱一回到公寓,就會看到蘿綺好端端的站在門口迎接我回來。如果真的是這樣,我一定不會責罵她為什麼沒待在家裡,反而要帶她去吃些好料,好好向她道歉、並發誓以後再也不讓她一個人在裡枯等。
但我最後的一絲期望也落空了。已經過了九點半,家裡仍是空蕩蕩的。
我疲憊的走到沙發旁坐下來,身上的水滴一滴一滴的落下,整個家裡只有水滴滴落的聲音,好寂寞、好寂寞。
我想是因為習慣了一回來就有蘿綺開心的迎接聲吧。現在才發現,原來一個人在家裡,是多麼孤單的一件事。 
我有蘿綺的迎接,但蘿綺呢? 

『她很難過喔。』 

老爹的話不停在我腦中盤旋,逼得我懊悔到快落淚。我今天怎麼一直在傷害人呢? 
「喀啦!」 
大門忽然傳來電子鎖跳起的聲音,我猛然抬頭,立刻衝到門口。我心跳得非常快,甚至自己都感覺的到。 
拜託,是蘿綺一定要是蘿綺… 
門緩緩被推開,站在門外的是一個褐髮綠眼、皮膚白皙的少女,熟悉的臉孔、熟悉的T… 
「卡特?」 
少女嚇了一跳,我也嚇了一下。 
因為在我反應過來前,我已經將蘿綺緊緊擁入懷裡。
















                                  (待續)

--------------------------------------------------------



IB配樂
{###_remiashamill/24/1513933078.mp3_###}

rem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