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是新人物所以別問我她是誰,看就對了~

不過說實話,畫完這張圖後我覺得天使她輸慘了阿

故事性質明明偏少年,女主角卻輸給其他女人這實在是...
而且才在第二章就慘敗(搖頭)

另外大家標題沒有看錯,因為原文的第二章實在有點夭壽長
所以我決定分成上下兩篇,避免荼毒大家眼睛

那麼以下,故事開始~~

---------------------------------------------

第二章    鳥兒照顧計畫(上)
 

    太好了,今天是星期六,清道夫回來倒垃圾的日子。一般來說這天我跟老爹會累到連根手指都不想動,然後一口氣賺足一個星期的生活費,所以星期五我都會固定早早休息,畢竟有充足的體力才有辦法工作。不過我想,今天我是無法上工了。
我整夜都未闔眼,應該說,想睡也睡不著……昨天我跟老爹遇到了這輩子所能遇到最神奇的事──我們撿到一隻天使。受到這麼大的驚嚇,我想沒幾個人不會失眠吧?況且我很擔心如果她忽然醒來怎麼辦,就在一堆混亂思緒拼命敲擊我腦袋的同時,日光便悄悄灑進了我的房裡。
「看來今天要翹班了……死老頭鐵定會殺了我」我無奈的說著,順手撥去擋在天使額前的髮絲。忽然,天使發出一陣呻吟,接著緩緩張開雙眼……我整個人跳起來,想大叫又不敢大叫,不斷往後退。
「我、我那個,抱歉小姐妳不要誤會,因為妳昏倒在我工作的地方,所以我只好先暫時帶妳回來。我絕對、絕對沒有對妳亂來雖然有幫妳穿衣服不是總之妳先冷靜」該死!要冷靜的是我吧!我一整個語無倫次。
    天使坐了起來,緩緩揉著雙眼,還悠閒的伸了個懶腰,然後她似乎發現我了(為什麼過這麼久才發現阿?!)。
本以為她會大聲尖叫,畢竟早上醒來發現自己穿著陌生男人的衣服躺在陌生男人的床上,不管現在社會多開放,還是會嚇到吧。
她的確是驚嚇,可是不是驚恐,而是驚喜,很奇怪吧?她激動的跑到我身邊,很仔細的盯著我瞧,接著伸出顫抖的雙手撫摸我的臉,再摸她自己的臉。然後,她哭了,帶著欣喜的笑容。
真是越來越莫名奇妙,這到底是什麼反應阿?簡直像是很久沒看過自己的同類一樣。
「那個,小姐…可不可以麻煩妳說明一下」我話才說到一半,天使忽然伸出手開始摸我胸部,接著又摸自己胸部,露出疑惑的表情,一瞬間我的思考立刻停止,但她似乎還沒摸夠,又把手伸過來開始往下探索……我嚇得立刻把她推開,無法置信她剛剛的所作所為
 


 

「妳別鬧了!我根本不認識妳阿!」我的臉脹紅,有點生氣的吼著。
她露出悲傷的表情看著我,安靜的坐著不再有任何動作。第一次責備女生還動手推她,讓我感到有點愧疚,其實從她的動作看來,並不是想求愛。
我坐到她旁邊,想表示我並不生氣:「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吼妳的,實在是因為妳的行為嚇到我了。妳可以告訴我妳從哪裡來的嗎?」我用我認為最燦爛的笑容對著她問,但她只是看了看我,回給我一個笑容,卻什麼話都不說。
好吧,也許她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抱歉,我還沒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E311820,大家都叫我卡特,請問小姐芳名?」我竭盡所能表現和善,她卻依然只給我一個微笑。
試了幾遍後都還是一樣結果,我的耐性終被磨盡,忍不住質問她:「妳為什麼都不……
「卡特特特特!」對講式鬧鐘再度傳來老爹的怒吼,我跟天使同時嚇了一大跳。糟糕,我忘記跟老爹請假了(雖然他一定不讓我請)。
我趕緊衝過去接起通話:「幹麻啦?我今天不去了,還要處理這女孩的事!」
「今天是星期六欸!你說什麼都要過來,聽到沒有!」
「我真的沒辦法去啦!」語畢我立刻切斷通話,並把鬧鐘關上。
「天阿…我不敢想像明天我會被老爹怎麼殺」這女孩絕對是魔女!我真的會被她害死!
正當我陷入愁雲慘霧之際,天使向我走了過來,拉一拉我的衣角,指著我緩緩說道:「ㄍㄚˇ……
那一瞬間我終於了解她為什麼都不回答我的問題。並不是她不想回答,而是她根本就聽不懂英語。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好甜、好甜,很適合她。
「是卡特,不是ㄍㄚˇ特。」我笑著說。
「次卡特,不、不是ㄍㄚˇ」他又跟著我說了一次,並露出為難的表情。看來一次不能跟她說太長的句子。
「卡特,卡˙特。」我指著我自己,每個音節緩緩的說。
「卡特。」她也跟著我唸了一次,這次發音就很標準了。我興奮的大叫,她也跟著我起來高興得轉圈圈。
就這樣,我整個早上都在敎她說話。她學習能力很強,一下子就會說一些簡單的用語了。

 

**********************************************

 

「妳很厲害,會說這麼多話了。」敎別人說話,我自己的用語也不自覺幼兒化起來。
「謝謝,卡特厲害˙更多。」她羞紅了臉,很開心的樣子。
我稍微打量她一下,頭髮又長又亂,像是從來沒有剪過一樣;全身髒兮兮的,不知道多久沒洗過澡;指甲截面很難看,應該都是自己斷掉的。
「看來有必要帶妳去好好清潔一番。」我翻出一件因為太小而不再穿的褲子給她,不過她穿起來還是垮垮的。
「我們要去一個地方。」看到她疑問的表情,我立刻回答。
「出去?卡特˙外面嗎?」她有點雀躍的問。
「嗯阿,要走路去,抱歉我沒有車子。」
「車子?」
「等等出去妳就知道是什麼了。」我感到莫名的興奮。她就像是新生兒一樣,對什麼東西都不懂,這讓我覺得很有趣。

   
席姐那裡比較繁榮,從我家大概十分鐘……抱歉,那是我的腳程,今天帶著她,我們走了一個多小時才到。
一路上她不停問東問西,這裡的一切,對她而言似乎十分新鮮。我一邊仔細介紹「都市」裡的東西,一邊心想,她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地球上的人類都只能在諾亞或其他小城市生存,那她為什麼都從沒看過這些景象呢?
越接近席姐住的區人潮就越多,天使開始感到有點惶恐,而且我也很怕跟她走散,在人群中要找人可不容易。逼不得已下(真的是不得已!),我轉過身牽起她的手,而她露出安心的笑容,就這樣,我們手牽著手慢慢往席姐家前進。


*********************************************

    席姐跟我是在一個灰濛的雨天認識,她救了在路邊被人打傷的我。E級的次人,不僅受人類歧視,連次人本身都會看不起低等級的次人。席姐是C級的能力者,好像是眼睛可以發射雷射吧,她說看到母親最後一眼的樣子,就是被雷射射穿的模樣。所以她從很小的時候就把眼睛永遠的閉起來了。
席姐是高級妓女,我很想多賺點錢幫助席姐脫離這種特種行業,可是反而是我常常受到席姐各種方面的援助,我關於性方面的第一次障礙也是席姐幫我跨越的,她對我來說,是媽媽、是姊姊、是恩人,更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實在不好意思再麻煩席姐,不過我想女孩子的打扮還是交給女孩子比較好,我總不能自己幫天使洗澡吧。
走到席姐的公寓門口,我習慣性的先貼近大門仔細聆聽裡面有沒有男人的聲音,確保不會打擾到席姐的工作。
「嗯,沒有人。」我鬆了一口氣,按下門鈴。
「哪位阿?預定的時間還沒到吧。」對講機那端傳來席姐意興闌珊的聲音。
「席姐,是我,卡特,有事要麻煩妳。」
「喔喔!卡特阿!」門內傳來乒乒乓乓的跑步聲,隨即席姐便出來開了門。
「怎麼忽然會來阿?又有需求了嗎?」席姐手裡挾著煙,露出惡作劇的微笑,邪邪的問我。 
「哪是阿!我才沒那麼惡劣!」我整個臉脹紅,有點怕身後的天使聽到,不過我想她也聽不懂吧
席姐注意到我的異常,也注意到不小心發出聲響的天使,緩緩吸了一口菸,以沒有夾帶任何感情的音調問道:「你後面帶的是個女孩吧?有甜甜的味道。怎麼?來跟我介紹女友嗎?」
我討厭這種說法,莫名的不喜歡,所以立刻予以反駁。
席姐又邪笑著說:「那是要帶來我這邊工作的囉?是個美女嗎?是的話相信會受客人寵愛的。」
「席姐妳別鬧了啦!我跟她根本認識不到兩天……只是有些事要麻煩妳啦!」
「哈哈〜才逗一下你就生氣阿?開玩笑的,進來吧。」席姐笑著揮手示意要我們進去。
「不過等等可要給我解釋清楚阿。」
席姐真的是大好人,現在治安那麼差,她眼睛又看不見,卻肯讓我帶著一個陌生人進去她房裡我由衷的感激她。


我們走進客廳,天使又開始好奇的東張西望,並不時對我問東問西。席姐拿了兩罐咖啡給我們後,也坐下來喝她的啤酒。
「說吧,有什麼事要拜託我?…還有,你帶來的這女孩怎麼一直問怪問題阿?」席姐顯然對天使一直問問題感到厭煩。
「其實我想麻煩妳幫我整理一下這女孩。她現在髒得要命,而且頭髮也亂七八糟,我懷疑她根本從出生到現在都沒剪過。可以麻煩妳幫她洗個澡,順便修剪一下頭髮嗎?妳也知道我一個男生實在不會這些……」我做出一個拜託的姿勢。
席姐皺了一下眉:「還要剪頭髮,那我就得戴上義眼了阿…」
「真、真的很抱歉…」席姐的話讓我感到更加愧疚。她因為眼睛無法動手術(而且也不想切除),所以只能使用傳統的外接式義眼,但外接式義眼每次聯接跟脫離神經時都會伴隨劇痛,所以席姐並不愛使用。
「開玩笑的啦,我晚點也有工作,還是得戴上,現在也不過是提前而已。」席姐笑了笑要我釋懷,接著站起身道:「我先帶她去洗澡好了,你在這邊看電視邊等吧。」
「席姐,謝了…」我感激的笑笑,接著跟天使解釋要她跟席姐一起走。
她有點害怕,不過還是跟了過去。聽到浴室傳來水聲,我才安心的打開電視,整個人軟癱在沙發上。現在想想其實從撿到她開始,我的神經就一直處於緊繃狀態到現在,也快到極限了。偏偏在我快要進入夢鄉時,浴室傳來席姐的尖叫聲。
我趕緊跑往浴室,開始擔心該不會天使其實是什麼突變的怪物,碰到水會開始吃人之類的畢竟她根本來路不明阿!我這個白痴!竟然就這們讓她和席姐獨處!
「席姐妳沒事吧? 」我用力踹開浴室的門,希望我的幻想不要成真。
而門開那一瞬間映入我眼簾的,除了一大片浴室的霧氣、全身溼答答的席姐、赤裸的天使外,還有一雙巨大潔白的翅膀……

太好了,我˙˙˙˙˙˙˙˙膀。


                                   (待續)

--------------------------------------------

<諾亞小知識>

未來的名字:
其實就像我們現在的身分證字號,但未來在身分證及資料上,都只會標明「編號」,而不會有「王XX」、「陳OO」這種「名字」
換句話說,編號就是國家給你的「名字」
所以卡特他們在跟陌生人自我介紹、或是去任何機構要做登記時,一般先報出來的都是「國家編號名」
 


不過編號畢竟落落長的不好稱呼,因此大家還是會為另取名字(但證件上不會登記,大家可以把這當作「綽號」)
一般來說會從數字去取名,像卡特的「Cart」,就是標準得從數字取名
但也有不少人就隨性取個喜歡的名字而已

小孩子一出生就會接受DNA檢驗確定是不是次人,是的話就會給予次人等級編號
如果未來等級有所異動,英文部分是可以更改的,不過數字部分絕對不會變動

如果是人類就不會有英文字部分,而且能夠有「名字」
證件上除了編號外,也會標明像「Tom Cruise」、「Charles Lee」這種有名有姓的名字

換句話說,只有人類才能擁有真正的名字
連這點上都對次人不公平阿XDDD"

rem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