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喂)

先提醒各位,WIND幾乎每章都比神退師還要長很多,但為了求文章的完整性(我想這樣看下來也比較連貫),所以我大部分都不截斷
除非長到像落屎大家眼睛會瞎掉才會分成上下回
因為所以,為了避免積稿太快用完,我可能1~2個禮拜↑才會發一次小說

那麼,以下文章開始!!XDDD

---------------------------------------------------

第一章    鳥兒降落的日子  
 

    距離我「出生」是第十八個年頭了吧十八歲的生日。 
 

    不以為意地在床上翻滾,我回想著夢裡翱翔的鳥兒拍動巨大翅膀,自在地於藍天中穿梭──在最終大戰之後,「鳥類」就滅絕了,我也僅從網路上看過牠們的圖片而已。這麼美麗的生物就毀在那些人類手中了。有時候我還真希望我也這麼隨著鳥兒的夢消失算了… 

「卡特!你是睡死啦!現在幾點了你知不知道,到底還想不想幹阿!」  

嚇死人!老爹的怒吼聲透過對講式鬧鐘還是那麼有威力!我嚇到整個人從床上跌落。  

「我起來了啦…反正今天是星期五,沒有什麼值錢垃圾可翻啦!」  

「你再頂嘴小心我宰了你!也不想想是誰養大你的半小時內給我趕過來!」說完老爹便狠狠切掉通話。  

呿,今天是我生日欸,好歹也對我好一些吧!反正明天才是清道夫倒垃圾的日子阿。  

(清道夫是一種負責撿拾各種垃圾的機器人,它會送來廢棄的機器、家用品等等,偶爾還會有屍體或棄嬰。順便一提,我就是被清道夫收集去垃圾場的棄嬰,還好被垃圾場回收負責人老爹撿去養,不然我早就死了吧。)  

不過老爹的話還是不要違抗的好,隨便吸了瓶藻膠凍飲,換好衣服,便全力跑去我的工作場地──西˙諾亞垃圾回收場。  

不要懷疑,我真的是「跑去」。不是我自滿,身為動物型的次人,我有鷹一般的視力(我的眼睛也跟老鷹很像)、熊一般的力氣、豹一般的迅速這是老爹形容的啦,畢竟這些生物都滅絕了,誰知道牠們是怎樣。不過有這種能力也沒多值得驕傲,畢竟機械可以輕而易舉超越我的能力,所以我不過是E級次人。(次人的最低等級,也只有老爹肯勉強僱用我)  

所幸我家距離垃圾場不到十公里,只需花十分鐘就可以趕到,不然一直跑也是很累人的。  

就在我自得意滿於自己的腳程跟效率,沒注意到老爹就站在垃圾場門口,給了迎面而來的我狠狠一拳。 

「很痛欸,死老頭!你是想殺了我阿!」我抱著肚子惡狠狠的抱怨,要不是我身體組織很健壯,大概早就死了。  

「這種程度你才死不了,下次再遲到我就開推土機撞你…你那是什麼眼神?臭小子,還不快上工!」又是一拳這老頭真的很沒天良,哪有人生日當天打壽星的算了,棄嬰也沒資格過生日… 

「這就去工作了啦,把我打死了看還有誰幫你在這鳥地方做回收」雖然老爹常常對我拳打腳踢、惡言相向,不過其實我還滿喜歡他,心裡也把他當成自己的家人了。不過這種話我死都不會說給他聽!  

走向我工作用的卡車,正打算坐上駕駛座時,赫然發覺旁邊放了一個包裝詭異的垃圾喔不,似乎是一個…空滑板!?雖然有點破爛。  

「老爹!這、這個給我的嗎?」我跑向老爹,抓著空滑板的雙手不停顫抖,興奮的無法把話說好。  

「十八歲了吧,也成年了,想說送你個東西作紀念。別用那種噁心的眼神看我,那只不過是我剛好在垃圾堆裡翻到,順手修一修的。」老爹邊說邊把頭撇過去,耳根子都紅了。  

「那我今天可以不工作嗎?我想在垃圾場試飛!」我想要空滑板好久好久了,沒想到有一天真的能擁有它,按捺不住興奮也是正常的。  

「臭小子,你是想得寸進尺不成  

「謝啦〜老爹〜我愛你〜」  

「誰想被一個男人愛阿,要也來個美人吧。」老爹嘴角微微上揚的說著。  

「那我走啦!」我邊說邊啟動空滑板,一下就滑走了。  

 

空滑板是浮地滑行所以速度相當快,時速甚至可達180公里以上,不論在次人或人類之間都很風行,甚至還有屬於空滑板的特技競賽,可以說是時下年輕人最愛的運動。 

垃圾場並不會有什麼車子,所以我一下子就飆到時速破百,迎著風盡情滑著,一邊幻想我是隻鳥,翱翔著,翱翔著…  

等等,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老爹那混帳!」一股感動與虧欠的感覺油然而生,我不禁皺緊眉頭。  

說什麼剛好在垃圾場翻到順手修一修…騙人的臭老頭!  

空滑板的動力來源──「飛行石」可是相當值錢的東西,只要有點腦子的人都會在報廢空滑板前把飛行石拿走。換句話說,這個生日禮物裡頭的飛行石鐵定花了他不少錢啊!  

我停下空滑板,抹了抹流過眼角的「汗」,仰頭想平復自己激動的心情。發呆似的望著藍天…卻赫然發覺天空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飛…  

我把空滑板放下,瞇起眼睛想看清楚那個小點點是什麼,畢竟這裡是諾亞的邊界了,一般不會有飛行船路過。而且以我的視力範圍估計,那個小點的位置甚至是在α防護罩之外,所以更不可能是生物唯一有可能的,大概是偷渡的飛行船正當我在推論那個謎一般的小點是什麼時,發覺它開始降低高度,而且離地面越來越近,樣子也漸漸有個輪廓,透過陽光的疊影,我看到一雙拍打的巨大翅膀…  

「鳥…是、是一隻鳥」我整個人呆住,目不轉睛的看著那個小點緩緩飛過我的頭頂。  

正如我所說,鳥類在最終之戰後已經絕跡了,是不可能再出現的。但我可以發誓,那東西的確擁有一雙翅膀。  

次人並沒有這種類型,應該說,無論是哪種超能力,都沒辦法飛翔,當然更不可能有人會無聊到在飛行船上裝對翅膀,所以我也只能說它是鳥。  

我看著那隻「鳥」漸漸的飛遠,它似乎很虛弱,高度忽上忽下的,真擔心它等等會掉下來……才剛這麼想,「鳥」就像昏過去一樣,直直往地上墜落!  

「糟糕!它這樣會摔死的!」看到它墜落,我心裡就只有一個念頭──說什麼都要接住它!  

跳上空滑板,我全速飛往它即將掉落的正下方,可是我徒手還是承受不住一個從高空落下的物體阿…  

「卡特!那邊有成捆的廢棄床墊,以你的力氣應該拿的起來吧!」老爹大喊,我想他也看到那隻「鳥」了。  

雖然平時我討厭這個雜亂的垃圾場,不過現在可要感謝這裡是個垃圾場,什麼東西都有。我趕緊把那整大綑床墊抬過來。天阿,這裡少說也有二、三十張床墊吧,不是普通的重欸!不過那隻鳥兒應該就有機會活下來了…  

我跟老爹屏氣凝神的盯著它,深怕床墊的位置沒有放好,而鳥兒的身影漸漸清楚,它有一雙巨大的潔白翅膀,以比例來看,是隻非常大的鳥,可能跟人差不多大。而鳥的身體隨著高度的降低越來越清晰,似乎是肉色的與其說是肉色的鳥,更不如說它是一個……人!  

「碰!!!」那東西摔落在床墊堆的正中央,旁邊的床墊被整個炸飛四散。其實從那麼高的地方墜下,就算有床墊還是很難存活,我跟老爹急忙爬上床墊堆,希望那隻鳥兒還活著。  

越接近它,我的心跳就越快。不知道是緊張它是否存活,還是興奮那個像鳥又像人的生物。不過當我跟老爹看到它時,兩個人反而傻住了,盯著那個東西久久無法說話。  




巨大的翅膀緩緩的拍動,包在那潔白羽翼下的,是個褐色長髮、白皙皮膚、擁有碧綠瞳孔的女孩。她身上一絲不掛,僅有凌亂的長髮跟翅膀蔽體,不過她似乎不在意沒穿衣服,反而對朝她奔來的兩個大男人露出微笑……然後就昏了過去。  

我跟老爹兩個人像石頭一樣站在旁邊沉默良久。她是一個女孩,一個從天而降卻沒受半點傷的詭異女孩。  

「天使」我緩緩說出這個名詞,打破了沉默。  

「別鬧了,我想大概是動物型的次人,而且是鳥類的。」老爹似乎也陷入混亂,歸納出這個不可能的可能。  

「拜託,你明明比我還清楚,次人根本不可能出現可以飛翔的。」  

「可能是最新的突變種吧,不過說起來真的很像天使」看到老爹一副不懷好意的側臉,我趕緊把衣服脫下給那女孩蓋著。不要說我好色不幫她穿起來,她背後長了一對這麼大的翅膀,衣服哪穿的下阿!  

「咳,那女孩沒事吧?看她摔得那麼大力。」老爹一副很可惜的表情,對我問道。我大致檢查了一下,只有一些擦傷,而且她似乎只是睡著,並不是腦震盪。  

「我想她沒事吧,似乎只是累得睡著了。」我鬆了一口氣,開始仔細端詳天使。她的皮膚真的很白,睫毛很長,長得相當可愛,矮矮的,大概只有一百五十幾公分吧……  

「臭小子,看得入迷啦!又不是沒看過女人裸體!」老爹這一說又把我的魂拉回來了。  

「才不是!我只是覺得很可愛……」我的臉整個莫名脹紅,急著轉移話題。  

「對了,老爹!這女孩是從α防護罩的外面飛進來的。」我一說完,老爹的臉忽然整個縮在一起。  

「死小鬼,你以為老子我是白痴嗎?怎麼可能有人能在防護罩外生存!」  

「可是我確定她真的是從外面飛進來的阿,你知道我視力很好的!」被老爹這麼一說,我倒更想證明我沒有看錯了。  

「不然你去調α防護罩的資料嘛!有東西通過它都會顯示數據」「碰!」老爹又忽然給了我肚子一拳,怒瞪著我。  

「給我聽清楚,『沒有』任何人可以在α防護罩外生存,『不需要』去調資料也知道!這女孩『絕對』不是從外面飛進來的,懂了嗎?」老爹一字一句緩緩說道,我懂他的意思,只是不懂為何他要那麼警戒…  

「我知道了啦!但現在該怎麼辦?總不能把她丟在這吧?」  

「算了,老子就大發慈悲收留她吧。」死老頭又露出詭異的笑容。  

「不了,你老人家照顧不來,還是我帶去席姐那吧。」交給這老頭的話,真不知天使還能不能完好無缺。  

「臭小子,你是沒搞懂狀況阿,這女孩有翅膀欸!如果就這麼給你帶去大街上,那群次人狩獵者一下就會看上她的。她可跟你這種E級的不一樣,會飛、又能又能在外面存活,已經不是頂級可以形容了!」老爹的警告像當頭棒喝。  

他說的沒錯,像天使這樣的類型是史無前例,那些惡鬼般的狩獵者如果發現她,絕對不會放過如果被帶到人類那裡去,我想那可是次人最悲慘的命運。但我還是很不放心把她交給老爹…  

「如果她的翅膀可以不見就好了實在太顯眼了。」正當我煩惱的咕噥著,接下來卻發生更讓我跟老爹看得目瞪口呆的事。  

天使的翅膀開始密合成一片狀,並緩慢的擠成一團、甚至縮小。而同時,這團「翅膀」(已經變得不像翅膀了)像是被吸進去一般,慢慢的縮進她的背部,最後,整雙翅膀都不見了,像是從來沒有存在過,只在她背部留下兩條長長的疤。天使依然昏睡,好像完全不知道翅膀有詭異的變化一樣,不過一天之內強迫看到那麼多令人難以接受的事,還真是吃不消。  

「既然她翅膀如你所願不見了你就帶他回去吧反正你也缺女人。」看來老爹跟我一樣,都開始覺得這女孩絕對不尋常(所以推給我)  

其實我也不太想跟這女孩在有太多的接觸,可是看她瘦弱的身軀在發抖,我的胸口就略微刺痛,很想幫助她… 

「老爹,天色也晚了,我就先帶她回去我的公寓吧。你的RX-476借我啦。」這理由真不錯,其實我早就想開看看老爹的RX-476,她雖然是舊型的,可是馬力絕對不比新款的車子差,畢竟那老頭之前也是飆車族……嗯,抱歉,這不是重點。 

「臭小子!休想動我的RX-476!我不是才剛送你空滑板嗎?你自己滑空滑板把她揹回去!」  

「揹回去?」我整個人大叫,這死老頭也太沒天良了吧?!就算我家十分鐘就到,揹個人也不輕鬆欸!而且…  

「而、而且…剛剛空滑板好像被四散的床墊砸到有點壞了」我越說越小聲,愧疚感竄升。  

「你說壞了?!臭小子,你很想死是不是?老子難得送你個禮物,沒幾分鐘你就用壞它?」老爹用猙獰的表情吼著我,這回我只敢乖乖閉嘴讓他罵了。 
 

******************************************************* 
 

    夕陽把整個街道渲染成美麗的橘紅色,我揹著睡夢中的天使一步一步緩緩走回我那破爛的小公寓。原本十分鐘的路程,因為不能快速奔跑,我整整走了一個小時才到。回到公寓時,我已經累得不成人形,卻還得替睡死的她打理一切。今天是我的生日,難得收到生日禮物卻被壓壞、收集了一星期的床墊全數毀壞、衣服被穿走而開始有點小感冒…越想越覺得鼻酸,真是個糟糕的生日。我坐在床邊看著熟睡中的天使,明明一切麻煩都是她帶來的,可是我卻有點覺得……她是我十八歲生日裡,所遇到最美好的禮物…我想,她一定是我夢中所見的那隻鳥兒。

                                           (待續)

-----------------------------------------------------

<諾亞小知識>


五百年後的未來,陸地受到各種汙染及沙漠化威脅,所以陸生植物變得很少。
不過海裡就不是這麼一回事,相對簡單的藻類成功適應新環境,數量不減反增。
不但為地球提供尚且足夠的氧氣,更成為諾亞居民主要的便宜食物來源之一。

順帶一提,漢力克(Henrik)是地球最大的食品公司,就像台灣的統一。


------------------

賴阿佩,念在我們這麼多年交情,別說我對妳不好
在此補上卡特在垃圾場滑空滑板的圖(草到不行的草稿)

 


rem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