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耶耶耶,在我跟想閱讀飢餓遊戲的慾望努力奮戰後,總算忍耐下來成功發文了!!
雖然作畫、上色品質明顯下降,但...
快稱讚我稱讚我稱讚我XDDDD(被打死)


是說連續三回的圖,要馬不是全裸少女、要馬就是穿少少的性感大姊姊
我不禁有點覺得...這部小說這樣下去可以嗎?
希望無名小編不會盯上我,這絕對不是什麼腥羶色的文章,雖然我知道乍看之下很像

那麼以下,故事開始~~

-----------------------------------------

第二章  鳥兒照顧計畫(下)

「卡特!那、那是什麼?在我要幫她刷背時,忽然有個東西狠狠把我撞開…」席姐驚恐的抓住過去扶她的我。

雖然老爹叫我隱瞞天使有翅膀的事,不過我看這個情況也瞞不住了,而且我信任席姐。

「席姐,別擔心啦…剛剛撞到妳的東西是翅膀,這女孩有一雙像天使一般的翅膀,而且還能在天空中飛翔。」

「翅膀?你別開玩笑了!沒有任何次人可以飛翔的,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阿!」

「是真的,我跟老爹一起在垃圾場撿到她的。她好像是飛累了,在天空暈過去然後墜落,為了接住她,我們一個星期辛苦收集的床墊堆就這麼報廢了呢!」

「不、不可能…我還是無法相信…次人有翅膀這種事…」

「不然妳可以摸摸看阿。」我牽著席姐的手,讓她碰觸天使的羽翼。雖然鳥類已經絕種,不過還是有偽˙標本,所以翅膀的形狀席姐還是知道的。

席姐從原本驚恐的表情,漸漸轉為讚嘆:「沒想到…真的有次人擁有翅膀…真的是…翅膀呢…」她一邊說著一邊緩緩撫摸著羽翼。

天使蹲在淋浴間裡,用愧疚的表情看著我說:「對不起,姊姊、洗乾淨,所以把翅膀伸出…結果…嚇到了。」

我笑著拍拍她的頭,示意這不是她的錯。

「不過…妳還是把翅膀收起來吧,不然席姐不方便替妳打理。」

「我想在那之前,你才要趕快出去吧?」席姐忽然開口說。

「你還想偷看少女身體偷看多久阿?」

我這時才意識到天使現在是一絲不掛的,連忙道歉便趕緊跑了出去。


 
 
女孩子的打扮還真是麻煩,我電視都不知道看多久了,她們才終於結束。 

「卡特,我可幫你將她打理好囉,你看一下。」席姐領著天使從房間裡走出來,等那麼久實在會讓人耐心盡失阿,我有點不耐煩的轉過頭去抱怨。

「妳實在有夠慢欸,不過是洗完澡剪個頭髮……」話才說到一半,我就傻住了。

之前天使的褐色長髮很凌亂,大概跟稻草差不多,而且整個人灰頭土臉的,說實話,跟路邊的遊民相差無幾。不過剛剛跟席姐走出來的女孩卻是如此的漂亮,一臉白皙、兩頰紅潤,褐色的長直髮略帶金色,在左邊綁了個髮髻。她走過我身邊便飄出一股淡淡的花香,現在的她,更像一個天使了。




「如何,這樣的打扮你還滿意嗎?」席姐戲謔的問著。  

「不愧是席姐…」我忍不住讚嘆席姐的巧手。不得不承認,女生啊…真的是種很神奇的生物。

「我也敎她怎麼洗澡、怎麼綁頭髮、怎麼打理自己了,她之後應該能自行處理。不過我還得跟你約個時間一起去買她的私人衣物,下星期一怎麼樣?」

「我哪有那種閒錢阿,穿我的舊衣服不行嗎?」我困惑地問著,實在不想再增加額外負擔…

「我指的是內衣褲。難道你要她穿你的內褲嗎?還是你家有胸罩可以給她?」席姐一字一句緩慢說著,臉上滿滿是『連這都不懂』的表情。

我當然不懂阿!我又不用穿胸罩!

雖然很想這樣回席姐,但我還是決定乖乖閉嘴應諾便是。

「不過,卡特…這女孩真的很奇怪。完全不知道該怎麼使用任何工具、該穿何種衣物,而且還不太會說話…簡直像是從沒接觸過人類社會一樣。她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席姐若有所思的說著。

「相信我,我比妳還想知道呢。」

「你什麼都不知道就把人家撿回來?你會不會天真過了頭,沒嘗試問過她嗎?」

「她昨天之前一句話都不會說欸!現在還能說上幾句話可要拜我之賜。」我有點惱怒的反駁。

「那名字呢?總不能『妳』、『妳』的叫她一輩子吧。」席姐再度擺出一副『連這個都沒想到』的表情。拜託,有這麼嚴重嗎?反正我們的名字也只是編號,根本不具意義,女生真的很奇怪。

「小女孩,妳叫什麼名字?」席姐似乎懶得跟我解釋名字的重要性,所以自己開口問。

「名字?」天使露出一副完全聽不懂的表情,哈,我心裡升起一絲絲的勝利感。
「就是名字阿,就是…我們該如何稱呼妳的方式。」

「稱呼?方式?」天使還是一副聽不懂的表情,我禁不住噗嗤笑了一聲。

「我來我來,妳那樣說她哪聽的懂阿。」我邊忍笑邊坐到天使面前。

「我是卡特,大姊姊是席菲亞,所以妳是?」我邊說邊配合上動作,這是我敎了她一個上午的語言所研究出最有效的溝通方式。

「喔喔〜這就是『名字』嗎?我沒有…不過…媽媽˙叫我們louchiu。」

lou…什麼?」那詭異的詞彙真的很難唸,這絕不是英文。不過更重要的,天使不但有「媽媽」,而且有屬於自己的「語言」?還有那個「我們」是什麼意思?顯然她可不是失憶這麼單純阿。

louchiu。」天使又唸了一遍。不過這詭異的發音我不管怎麼唸都唸不出來。

最後席姐似乎受不了了,不耐煩的指著天使說:「反正聽起來像『蘿綺』,妳就叫蘿綺吧。」

「蘿綺?這是我˙名字嗎?我自己˙名字嗎?」天使非常開心,一直反覆念著蘿綺這個名字。

看到蘿綺雀躍的樣子,我心中卻開始被一股不安壟罩。

*************************************************

      回去的路上,我並沒有牽起蘿綺的手,而是專注的想著她到底從何而來、為何而來。我的直覺告訴我,蘿綺的來歷絕對不單純,留她在身邊一定會帶來大麻煩,也許…趕緊脫手才是明智之舉。隨著這種想擺脫麻煩的想法,我的腳步不自覺加快,當我回過神來,天使已經隱沒在人群中了。

「算了,這樣也好……如果繼續帶著她,搞不好會引來大麻煩…」保命要緊,我決定利用這個機會就這麼拋下她,可別怪我狠心阿。

就當我轉身準備奔跑離去,我該死的超好聽力偏偏聽到她的哭聲。好吧,我也該負點責任,就躲起來觀察直到有倒楣人撿妳回去吧。

在人群中她顯得相當害怕,到處東張西望,邊哭邊喊著我的名字。

她用略帶哭腔的聲音喊著:「卡特〜卡特˙哪裡?恐怖…」

那一字一句狠狠刺進我的心扉,我低下頭,深深感到愧疚,可是……我真的擔心…

「小妞,在找人阿?」

我猛然抬起頭,糟糕,兩個感覺上就不是好東西的男人向蘿綺走了過去,他們身上有…強暴的味道(為什麼偏偏我連鼻子都這麼靈阿!)。有一股衝動想衝出去,可是我又怕就此會甩不掉她,該怎麼辦?!

「我在找卡特,你們可以幫我找卡特嗎?」那個白痴居然還對人家露出微笑,這不是表明自己是隻上等的肥羊嗎?!

「找人阿?好阿,我們可以幫妳找,不過先跟我們去一個地方吧。」那滿臉色樣的男人不懷好意的說。拜託妳可不要答應阿,在這個社會,就算當街被強暴也不會有人救妳的。

天使陷入沉思,我以為她會答應,結果她竟然回答……

「不行,我˙這裡等卡特,他會找不到蘿綺。」

我心頭一振,這句話一直迴盪在我腦海裡。在我意識過來時,雙腳已經向蘿綺走了過去。

「卡特!」看到我之後,蘿綺像是放下心中的大石般,開心的抓住我的手臂,而且抓得很實、很實。那兩個男人看到屬於她的男人出現,也只好摸摸鼻子走了。

「卡特˙生氣嗎?你˙不喜歡˙蘿綺黏著嗎?」蘿綺露出擔心的神情。

我拍拍她的頭,笑著否認。

是的,我決定接受這個危險,好好守護她,直到她的同伴來迎接她為止。

一這麼想,心裡顯得踏實多了。我無法拋下她,因為她是如此信任我。我再次牽起她的手,牢牢的牽著,兩個人就這麼一步一步散步回去我那破舊的小公寓。



                           (待續)

------------------------------------------

本篇開始,卡特總算下定決心收留蘿綺了 
都把人家看光光了,實在該負起責任(不)

然後自此之後,卡特的災難故事正式展開~XDD

----------------------------------------------

<諾亞小知識>

席姐的外接式義眼:


看起來是鏡片的地方,其實是感光電訊號片(大家可以想像視訊變成薄片狀)而兩側鏡框內其實埋有線路,左邊鏡片將訊號傳輸至左視神經,右邊則傳給右視神經
這樣才能正確呈現出雙眼立體視覺(不過當然還是跟真正的視覺效果有落差)
連接的方法則是在臉側邊、靠近視神經的地方直接鑿個孔洞,有點類似於人工造口
戴上眼鏡按下開關,兩側就會伸出連接器和視神經接觸(如上圖),直接將接受到的電訊號傳進去
但因為是直接和神經觸碰連接,所引發的疼痛感...
大概就像蛀牙到神經裸露後,醫生直接拿工具戳你神經的那種痛
雖然只有一瞬間,不過有體驗過的捧油我想一定懂那種感覺有多討人厭!!!

 
外接式義眼是故意設計成眼鏡的樣子,讓一般人不容易注意到異常之處,被人家指指點點不過這是舊式產品,現在大部分人都直接挖掉沒用的眼球,在眼窩安裝新義眼  
當然席姐沒辦法、也不想這麼做,只好繼續使用舊產品 


是說發這篇文,我稍微回顧了一下之前的回數,結果越看越覺得好像有哪裡怪怪的...
 

這種有如草莓100%還是什麼出包王女的畫面是怎麼回事?! 
說什麼E級次人地位低下沒女人愛,你是要宅男們去死你就直說嘛卡特君 
我好想畫男人!!我現在真的強烈需要畫WIND中的男人們!!!(痛哭)
 

rem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