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起床時林之之不在....惡夢的陰影壓得我縮在床上不敢動

硍!!林背已經很久沒作這種電影式惡夢了說!!

不知道是因為太久沒作夢還是真的有比較恐怖,醒來時深怕邪惡版不思議少年跑來找我T___T(抖)

就容小妹我闡述一下這個惡夢....放心,文字版我想是不會太恐怖的

------------------------------------------

這個夢...就真的很像不思議少年那樣,故事是一個一個的,還有漂亮的書扉頁跟標題

前面還有幾個故事,但可惜(?)我不記得了,只對最後2個有印象

故事中的少年其實不是「那個」不思議少年,只是性質很像。不過為了方便,我以下就這麼稱呼他...


CHAPER 1. 貪婪&友誼

不思義少年遊歷於各處,他不停問著人們:「我可以幫你實現兩個心願」

很多人因為貪婪,急著就許願了,還抱怨願望太少了

孰不知條件卻是....「但最後我要殺死你」


少年來到一戶人家,裡面住著一位個性內向、綁著兩尾長辫的女孩

她的表情陰鬱,沒有任何快樂的感覺

不思議少年決定找她下手--他想看看這樣的女孩,會有什麼貪婪的願望

而且殺死她鐵定很有趣!

不思議少年倏然地在女孩面前現身,並開口說:「我可以幫妳實現兩個願望」

少女嚇了一跳,但只是默默的說:「喔?那你要怎麼實現我的心願?」

少年把少女拉出門外,開心的說著:「妳家的院子有塊立石,把手伸進裡面的凹洞,就能拿到妳想要的東西。」

少女被帶到石頭前,少年要她趕快把手伸進石頭縫裡:「快阿,快許願吧」

「可是我想不到要許什麼願望」少女說著。她沒有說謊,她真的想不到要許什麼願望

「是嗎..」不思議少年感到有點吃驚,竟然有人....沒有慾望?

少女想了一下,開口問少年:「如果我許了願望會怎樣?」

少年對女孩越來越有興趣,因為這一路過來,大家都只是被貪婪蒙蔽了雙眼,沒有人會想這麼多

「許完兩個願望,我就要殺死妳」少年誠實的回答

「那我可不可以只許第一個願望,第二個就許願你不要殺死我」

「不可以」少年笑笑,少女也不再說什麼,反正她本來就不打算許願


之後少年就常常來找女孩玩,他們兩個什麼都聊,興趣、人生、一些莫名奇妙的大道理...

他們很談的來,兩人常常聊天聊到笑不攏嘴

少女比起以前,她開心了許多

而對不思議少年來說,他也很喜歡和少女往來



少女注意到,院子裡有一對公鳥和母鳥,牠們感情很好,就像他們兩個一樣

那兩隻小鳥常常玩在一起,還在她家的鞋櫃上端築了鳥巢,每天都開心得玩在一起

少女很喜歡看著牠們..「這就是友誼吧?」

一想到這裡,她的心就暖暖的



但後來母鳥死掉了,不知道什麼原因,牠就這麼死在鳥巢裡了

公鳥蜷在鳥巢裡,啾啾的悲鳴,並不時用臉頰去頂母鳥

牠沒有離去,只是一直陪伴在母鳥身邊

少女其實沒有很難過,他知道母鳥會一直活在公鳥心中

公鳥默默陪在死去的母鳥身邊這點,讓她感受到真正的友誼、那種....純而善良的友誼

少女背對著鳥巢坐著,不思議少年則從後面環抱著她,並把頭頂在少女的頭頂上

少年應該是想安慰她吧.....

忽然,背後傳來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喀吱、喀吱、喀吱」

少女背脊發涼的往後一看,印入眼簾的是....

公鳥正在啄食母鳥的屍體

「喀吱、喀吱、喀吱」

從巢的一小角,母鳥的屍體抖動著,慢慢被拖到巢的深處....

「喀吱、喀吱、喀吱」

那一瞬間...少女感覺自己將會被不思議少年所殺

她感到害怕,但也自知難逃死劫....

「為什麼他要吃掉她...他們...不是好朋友嗎?」

「我想是因為...把她吃下去,就可以永遠留在自己體內了吧」少年微微的笑著

下一秒,從不思議少年的下巴忽然伸出錐形的長刺

長刺從少女的頭頂直直的貫穿下去,穿過腦門,直到內臟

那種痛感覺很扎實、也很噁心

腦裡面是一種異物入侵、而且相當尖銳的刺痛

到底是外傷的痛還是心靈的痛,少女也不知道了

不思議少年把刺縮回,少女立刻倒下

從頭頂的洞流出潺潺的鮮血,她就這麼死在血泊中



接著書又像書翻動一樣,進入另一篇故事....



CHAPER 2. 無臉的少年

不思議少年從少女的世界跳離,下一瞬間來到一個少年的房間

少年大約15、16歲,是個棕髮的外國青少年

他穿著大概是孤雛淚那個年代的衣服...所以應該是第一次世界大戰那個年代吧?

少年對不思議少年的突然出現感到相當驚訝

但不思議少年沒有多理他,逕自環顧著少年的房間

少年的房間有許多雜物,書、玩具、望遠鏡等等堆滿著

「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玩,我好無聊」

不思議少年開口問著,少年想了一下,從一大疊書中摸索,拿出一個被壓在重重書海下的馬車造型模型玩具

「我等一下要出門了,這個馬車就給你玩吧」少年披上外套,交代了一下便離開了

不思議少年把玩著馬車,冷笑著....

「隱瞞真相是要受到懲罰的....」


少年和朋友們會合,一個是胖胖的男孩,另一個則是高瘦、滿臉雀斑的男孩

他們笑鬧著要出哪裡冒險,卻在不知不覺中走到一片森林裡

森林被鐵網隔開而一分為二,一邊有小路,可以給馬車通行;另一邊則是讓人散步的,他們便是在此處嬉戲

少年赫然發現,他整個變小了。變成一個只有7、8歲的小孩,臉上帶著半截的威尼斯面具

而不思議少年卻變身成他自己,彷若是他的兄長般牽著他的手

他感到吃驚,但高瘦的男孩卻開口說:「你弟很煩欸...他在我們什麼都不能玩..」

「弟弟....對了,我曾經有個弟弟」少年回想了起來,但立刻就像催眠般失去了意識--他變成他弟弟了

他們沿著鐵網走著,並遊戲般的只走在那被當作平衡木的枯樹上

「我覺得...這件事好像已經發生過了,」胖子環顧著四周森林,感到害怕的說著:「我們可能被邪術困住了!」

不思議少年微微對胖子笑著,雀斑男孩和「弟弟」則疑惑的看著他

「嗯,我想是我想太多了...」胖子不再多說什麼,專心走著他的平衡木


他們越走越深,天氣越來越糟,並開始颳起陣陣強風

「弟弟」感到害怕,但其他人仍想繼續進行他們所謂的冒險

風越颳越強,樹林搖曳的相當猛烈,並不時有閃電霹下

忽然從鐵網的另一側傳來馬的嘶咈聲,一個蓄著鬍子的胖大叔坐在馬車上,驚恐完全寫在臉上

他拼命想止住因為雷聲而受到驚嚇的失控的馬,而兩旁的女僕也拼命追著馬車,出聲勒令馬匹們停下來,但完全沒用

小孩們也嚇到了,從對側看著這台失控的馬車....

忽然,馬匹們一個急轉,直直朝他們衝了過來

理論上是應該要趕快跳開,但事實上,過度驚嚇的他們根本無法做出任何反應,只能眼睜睜看著馬車漸漸逼近

「死定了...」當下所有人都那麼想,睜大著眼看著馬車衝破鐵網並往他們撞過來

然後,馬匹忽然一個跳躍

不可思議的,馬匹竟然跳過了他們,而飛起來的馬車就這麼橫越過他們的頭頂

車輪還以咫尺之距,差點貼上少年的臉

沒想到...竟然可以安然無事...

少年鬆了一口氣,但弟弟因為驚嚇過度,有點恍神,差點從平衡木跌下去

少年趕緊拉住弟弟,但從馬車上脫落的韁繩...剛好不偏不倚套住了弟弟的脖子

隨著馬車往前,韁繩越勒越緊,並往頭部滑去

那一瞬間的本人我...默默心想...「阿阿,頭會整的斷掉吧」

但事實上不是如此

勒緊的韁繩順著弟弟細細的脖子往前滑動,在下顎處卡了一下後,卻順利通過了下顎

然後

唰的一聲

弟弟的面具被刮掉了,連同他的臉

那一瞬間我才懂,「無臉的少年」是什麼意思...

我想像著弟弟的臉就像鬼故事中的無臉人一樣變成雞蛋,也或許,這就是無臉人的由來

哥哥發抖著把弟弟扶起

印入眼簾的是....









弟弟的臉彷彿是下過雨後崩塌的鮮紅色爛泥

不是雞蛋,而是爛泥

唯一共通點就是.........

都沒有臉了


----------------------------------

接著謝天謝地我的手機響了...然後我起床了...T_______T

然後弟弟的臉一直在我腦中揮之不去....(抖)
創作者介紹

remiashamill的拉哩拉雜

rem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charming1128
  • 哈哈哈哈!!
    老實說 我不敢看耶~~:$
    不如明天你敘述給我聽吧:$
    ㄎㄎㄎㄎ
  • remiashamill
  • 哈哈
    其實是用說的比較恐怖吧...
  • juvenile
  • 用說的比較恐怖
    可是我覺得用看的也很有fu耶
    像在看小說之類的
    不同的感覺
  • lotecocat
  • 這個夢怎麼做的那麼電影= ="" 不過的確還蠻令人毛骨悚然的ˊˋ
  • remiashamill
  • 我個人引以為傲(?)的優點就是這種電視式惡夢阿 哈哈哈
    本來想畫出來,不過畫技不好ˊ_ˋ
    好煩 不喜歡鬼故事還要夢鬼故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