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消失超久的Remia!!!
實不相瞞,在下最近在忙搬家,大概從5月中開始就一路忙到現在,過著假日比平日還忙的生活
直到最近才終於漸漸有閒暇可以使用電腦了

留言也積了一堆還沒回,我會盡快回完,大家請見諒(跪)

說是這樣說,不過最近真的滿悲慘
太忙太累而感冒、洗大量的鍋碗瓢盆洗到手指裂傷、昨天還自作孽差點被小貨車夾死,搞到現在我覺得自己很像破病狼
小貨車故事還滿酷的,過幾天再來向大家報告

那麼話不多說,破紀錄延宕了一個月的WIND,以下故事開始!!

---------------------------------------------

第五章    查爾斯酒吧 
 

    我雖然盡全力趕路,不過到家時也已經過了八點。在開門的瞬間我有點害怕,不知道蘿绮是會對著我大哭抱怨還是索性不跟我說話。戰戰兢兢的打開門,坐在玄關的蘿綺睡眼惺忪的抬起頭,一看到我,她立刻露出比平時還要三倍閃耀的笑容不過我還比較希望她鬧個脾氣,這樣我心裡會好過些… 
 

「卡特你回來啦?今天好久喔。」蘿綺像小狗一樣繞著我打轉,有點讓我寸步難行。
對不起今天有點事所以拖得很晚,等我一下。」我愧疚的說著,暗自打算等等一定無上限的讓她點菜。
「蘿綺有換上好的衣服喔!」她轉到背後證明這是件沒有破洞的衣服。
「嗯,蘿綺做得很好。妳去穿上外套跟鞋子,我換一下衣服就出發吧。」我拍拍蘿绮的頭,走到衣櫃旁換掉髒兮兮的工作服。
等我準備好後,蘿綺興奮的跑去按電梯,我則微笑著緩緩走過去。
就在等電梯緩緩升上來時(我們是老舊大樓,電梯真的是既破爛又速度慢阿),蘿綺忽然安靜下來,並專注地凝視著走廊底的小角落。我順著蘿綺的視線看過去,在昏暗閃爍的燈光照射下,走廊盡頭除了骯髒的牆壁外,實在看不出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吸引我的注意力。不過蘿綺卻動也不動的直視走廊盡頭,彷彿有個人在那裡跟她打招呼這種詭異氣氛實在令我受不了,只能祈禱電梯可以升得快一點。
「叮!」
終於到了我這輩子還沒覺得這聲音有如此悅耳過。
「蘿綺,快進來吧,電梯來了。」我快速的閃進電梯,但卻不見仍死盯著角落的蘿綺回神。
就在我打算走出電梯拉她一把,蘿綺忽然對那空蕩蕩的走廊盡頭露出微笑,並緩緩的點頭。我必須老實承認,現在我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等蘿綺一進電梯便趕緊按下關門鈕,但心裡卻無法克制的猜想──蘿綺該不會擁有看的見那些東西的能力吧?  
出了電梯,我鼓起勇氣開口問:「妳剛剛看到什麼了嗎?」  
蘿綺愣了一下,接著笑著說:「沒有阿,我沒有看到什麼。」  
「喔」我娓娓應諾,但心裡很清楚蘿綺分明是在睜眼說瞎話不過我倒寧願相信什麼都沒有,那座電梯可是天天都要使用的。  
一路上我也不想再多問,決定當作是蘿綺一時眼花反正愛到處傻笑就是她的特性。 

 
    我居住的地方屬於邊界帶,夜晚會有許多牛鬼蛇神出沒,所以大部分的人,尤其是女孩子,皆會盡量避免夜晚出門次人的械鬥可不是開玩笑,每天都有被牽扯進來而枉死的人。  
「卡特,我們要去哪裡吃阿?」蘿綺邊問邊好奇地觀望四周的五光十色。為了避免危險,我選擇繞遠路去搭鬧區的地鐵線。(畢竟今天還帶著蘿綺,要更加注意)  
「去一個朋友那裡,他是開酒吧的,不過也有賣一些料理。」 
「酒吧蘿綺知道!是喝酒的地方卡特是壞孩子,不可以喝酒。」蘿綺投以責備的眼神,儼然當自己是小老師一般。  
「我已經十˙八歲了欸,當然可以喝酒!」我有點心虛的反駁,不過現在哪有人還乖乖遵守「未成年不得飲酒」阿?  
喔。」  
「妳那是什麼表情?」總覺得蘿綺最近變得越來越叛逆,開始會反抗我,都是那臭老頭每次都敎她一些亂七八糟的用語。 

 
    出了地鐵站後約走十分鐘的路,我們漸漸離開鬧區。我領著蘿綺轉入一條巷子裡,印入眼簾的是一家品味怪異的酒吧,上面寫著「查爾斯酒吧」的立體影像看板接觸不良般的閃爍著。推開刻著墮天使浮雕的木門,裡面傳來一陣陣料理的香味、酒的濃郁及木吉他的聲音。在吧檯的酒保是個留著落腮鬍、長相斯文、身材精瘦的中年男子。  
「嘿,卡特,好久不見了!來喝酒嗎?」中年男子親切的打招呼。  
「好久不見,查爾斯,我今天是來吃晚飯。」我跟蘿綺走到吧檯旁坐下,準備開始跟查爾斯敘敘舊,而蘿綺則不停環顧四周,觀察這個她從未接觸過的商店。  
「真難得是要吃飯而不是喝酒阿旁邊這位美女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蘿綺吧?」查爾斯一手托著下巴,細細打量著蘿綺,蘿綺則微微往後縮了一下。  
「你知道蘿绮?」我嚇了一跳,回想是否曾對查爾斯提過不過我想答案是否定的。應該說,自從撿到蘿綺後,我連一次都還沒來過這裡。  
「是凡庫德跟我說的啦就是老爹。」看到蘿綺露出疑惑的表情,查爾斯補充道。「我跟他是老朋友了,他還滿常來的。之前跟我說什麼『卡特那臭小子在垃圾場撿到一個女孩,就邊流著口水邊在心裡做些邪惡盤算,硬是把她帶回家去,也不想想老子一個孤獨老人多需要一個貼心女孩來照顧。』,所以我想她應該就是那個女孩吧我知道做邪惡盤算的是凡庫德,你不要生氣嘛。」發現我欲張口反駁,查爾斯趕緊說明。  
「那老頭我總有一天要宰了他。」我憤恨難消的接過查爾斯遞過來的菜單,並開始向蘿綺解釋各種食物。  
「連咖哩飯都不知道?那我推薦妳吃這個,這可是本店自豪的料理呢。」查爾斯指著菜單上的「印度咖哩飯」,並露出白齒對蘿绮微笑。  
「那蘿綺就吃這個吧,一定很好吃。」看查爾斯露出微笑,蘿綺也回以一個甜死人不償命的笑容。  
「哎呀,卡特你真的走運了,我要去哪座垃圾場才撿的到這麼可愛的女兒回家養阿?」查爾斯接過菜單,露出滿意的微笑。「那你呢?老樣子──特製潛艇堡外加檸檬伏特加?」  
「今天喝可樂好了」看到蘿绮飄過來的責怪眼神,我決定今天還是打消喝酒的念頭。  
「哈哈哈!小小姐我很中意妳!我看只有妳管的動他吧。」查爾斯開心的大笑,倒了兩大杯可樂給我們。  
「今天店裡怎麼這麼冷清阿?客人只有小貓兩三隻。」我環顧一下四周,除了幾個行為詭異的客人,不見店裡有以往的熱鬧。  
「次人狩獵者又來了。最近不知怎麼搞的,那些傢伙連我們這些邊遠地帶都來造訪就不能給我們一點安寧嗎?」查爾斯的眼神黯淡下來,有種說不出的深邃。  
不過如果次人狩獵者最近在搜尋獵物,那就暫時不能再讓蘿绮出門了,甚至連在家裡展開翅膀也不能…  
「不說這個了,酒吧是讓人歡樂的地方阿!法提,來幾首音樂招待客人吧!」查爾斯對坐在迷你舞台上、正在調弦的少年喊道。 


 
少年揮揮手,試了一下音,即開始彈奏一首首輕快動人的音樂,而蘿綺對眼前這神秘的「現象」感到無限好奇,專注的觀察少年如何演奏。  
「他是誰啊?之前沒見過。而且聞起來是個  
「是個人類。你別那種表情嘛,他是個好孩子,和他聊過後你也會喜歡他的。」查爾斯皺了皺眉示意我不要有偏見,可是我實在不喜歡那些人類
「你們的飯來啦〜邊聽音樂邊享受料理吧!」查爾斯接過廚師遞過來的食物,端到我們桌前。  
「這就是咖哩飯嗎?哇哇。」蘿綺興奮的拿起湯匙,開始大口大口的舀起來吃。  
「等等,妳要把咖哩醬和飯混著吃啊!」看到蘿綺不是只有舀起白飯、不然就只盛起醬汁喝下去,我跟查爾斯急忙糾正她。  
「哇!這樣更好吃了,卡特我好喜歡這個喔。」蘿綺開心的微笑,毫不在乎咖哩沾得滿嘴都是。  
「妳喜歡就好,我有空買些咖哩塊回來煮給妳吃吧。」我笑著拿起紙巾幫蘿綺把嘴邊擦乾淨,心裡不禁想著只要能讓蘿綺露出這樣的笑容,要我花再多錢、再忙碌都無所謂了。 



 
「嘖嘖,你們小倆口真是的要甜蜜也要找個隱密一點的場所阿。」  
聽到查爾斯的吐槽,我耳朵微微發熱,趕緊把紙巾放下。  
「我跟蘿綺不是那種關係,我就當他是女兒一般,不要連你也被老爹洗腦了。」我趕緊解釋,但不知為何心底卻出現一絲說謊般的罪惡感。  
「十八歲的爸爸跟十六七歲的女兒阿」查爾斯用一種相當詭異的音調說,害我耳朵是越來越燙。  
「卡特、卡特,那個人好厲害,他在做電視裡做的事耶!而且他真的用樂器弄出音樂了!」蘿綺興奮的指著剛才那位少年,他正自彈自唱之前電視拼命撥的主打歌。而我則暗自慶幸蘿綺這神來一筆的轉移話題,雖然她是無意的。  
「看來妳對吉他很有興趣呢何不直接問問他呢?法提,過來一下!」查爾斯朝著少年喊道,少年轉頭看了看,拿著木吉他走了過來。  
「老闆,有什麼事?」迎面走來的少年身高約180公分,留著一頭很短的深褐髮、左耳戴著貓眼石耳環,長長的睫毛隱約蓋住淡灰色的眼睛。該怎麼說是個相當好看的男性。  
「我先介紹一下,這位是我之前新聘請的員工兼表演者──法提˙達克特。這一位是我的老朋友凡庫德你知道他是誰吧,卡特就是他常常提的那個兔崽子、而這位小美女呢,算是凡庫德和卡特的共同女兒──蘿綺。」  
「幸會。」法提很有禮貌的和我們握手致意,不過臉上卻沒有一絲笑容。  
「法提阿,這位小小姐對吉他很感興趣呢,跟她聊聊吧。」  
「你叫我聊我也不知道要介紹啥啊」法提面露難色,一副不想和蘿綺深談的樣子。  
「別這樣嘛  
「那就聊聊你們人類在中心區待得好好的,為什麼忽然跑來我們這種低級次人居住的邊界帶呢?」看到他對蘿綺無禮讓我有點惱怒,所以我略帶諷刺的挑釁。  
「中心區可不像你所想的那麼美好,我看你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法提也不甘示弱的回嘴。很好,看來我們兩個都是火爆脾氣,外加一張不懂潤飾的嘴,那就沒什麼好講的了。  
任憑火藥味迸發出來,我們兩個越靠越近,隨時打算打起來。  
「欸欸,你們兩個別鬧了」查爾斯見狀趕快勸架不過完全壓不下我們之間的怒火。  
「不可以吵架!」忽然一道人影介入我跟法提之間,隨著她跑來時,風吹起的秀髮飄出一股淡淡花香,而她則用那小雞般的力氣試圖想將我們兩人分開。 


 
我們兩個大男人愣了一下,看著她小小的手掌使勁推著我們胸口、自己一個人用力到滿臉通紅,雖然我們完全沒被推動我倒回椅子上,無法克制的大笑──蘿綺真的是太可愛、太惹人憐惜了。我轉頭看向法提,發現他仍僵直在原地,但整張臉莫名脹紅,左手摸著剛剛被蘿绮觸碰的胸口。
「哎呀看來蘿綺妳很不簡單喔」查爾斯意味深長的說著,而蘿綺則露出一副「你在說什麼?」的表情。  
看來我跟查爾斯的想法相同不過不知為何,我心底閃過一絲憤怒簡直就像是我… 


不!那是不可能的!我對蘿綺不是那種感覺!我只是照顧她而已! 
 
「抱歉,剛剛對你態度不好。」我決定用行動證明剛剛的憤怒是錯覺,所以主動向眼前這位仍在恍神的少年表示友好。  
「喔我也要向你道歉」法提緩緩說著,不過感覺的出是誠心誠意。  
「那法提肯敎蘿绮彈吉他了嗎?」看到我們言歸於好,蘿綺似乎十分開心,拉了張椅子坐到法提旁邊,繼續展開她的魅惑之術(雖然本人並不曉得)。  
「我從沒說過不行」法提似乎更緊張了,甚至差點一屁股坐下蘿綺剛拉走椅子的地方。不過兩個人不久便開始熱絡的聊起音樂跟樂器,並不時的竊竊私語。  
「就讓他們兩個年輕人去培養感情吧,爸爸大人。」查爾斯發現我臉上閃過的一絲怒意,話中有話的說著。
「不說這個了啦,倒是狩獵者這次怎麼會來這裡?邊界帶應該沒什麼他們會感興趣的次人吧。」我決定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所以挑個嚴肅一點的話題聊。  
「聽說有些SS級的次人隱匿在這裡,所以狩獵者自然不肯放棄這種好機會真搞不懂那些SS級的,好好的複合區不待,跑來沒什麼保障的邊界帶,等於是在宣示自己是待宰的肥羊嘛。」查爾斯攤開手表示無奈。
「他們在想什麼如果待在複合區,即使被網羅也可以受法律保護、有較好的勞工條件,邊界帶可是三不管地帶,連維生都相當困難阿。」我喝了一口可樂,思索著這詭異的現象。
「那法提呢?給地球上的人類居住的中心區,不是僅次於PG的天堂嗎?」(Pseudo-Gaiapseudo拉丁文意Gaia為希臘地球之神。PG為移往外星球的人類所居住之國度 )
「我只能說今非昔比了吧,詳細情形我也不清楚,不過法提他告訴我,他是為了活得像人一點,才來到這裡的。」查爾斯靠著酒櫃,抽起雪茄來。
「活得像人一點我還是不喜歡那傢伙。」我一口喝光可樂,趁蘿綺不注意時偷點了檸檬伏特加。

 

    諾亞為環形的大都會區,最外圍是坐落在八個方位的八座圓形城鎮,通稱邊界帶,再往內依序是複合區跟中心區。八座邊界帶城皆由高聳的水泥牆圍住,通往複合區的巨大閘門永遠敞開可以讓人自由往來。最外側則是我工作的垃圾場,裡面設有防護照的發射台,和其他垃圾場的發射台互相連接形成巨大的圓頂防護罩,把整個諾亞罩起來(防護罩也是由垃圾場負責人管理)。因為這裡離中心區最遠,所以交通不便利、物資也較為匱乏,加上離外界很近,或多或少會受到輻射能影響,生活品質很差,是被放逐的地帶。這裡主要居住D級以下的次人,另外也有許多通緝犯、危險份子躲藏,許多人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
    複合區範圍最大,由鐵軌串起整個地區所以交通便利許多(鐵軌盡頭僅到複合區邊界,所以邊界帶的人想搭火車都得出城)。複合區本身另有等級之分,越靠近中心區等級就越高,能力不錯的次人大部分皆居住於此。
    中心區是我們這些低級次人夢想中的香朵拉,其由高聳的水泥牆圍成圓形都市,我們僅能從牆外窺見那些高聳入雲的豪華摩天大樓跟美麗的天空公園。中心區內部擁有一片仍可耕作的土地,所以能吃到真正由大地孕育而出的食物(因為地球上大部分的土地皆已無法耕作,所以農作物幾乎是在巨型太空站或地底下種植,品質跟口感自然和大地上的蔬果無法比)。而且飛行船的港口也在中心區,所以中心區可以最先接收PG送來的補給品,故物資相當充足。複合區跟邊界帶可以互相往來(不過基本上複合區的人並不會想來邊界帶),而中心區擔心我們這些像怪物般的次人會威脅到人類生活,所以除非有人類引薦,否則是絕對禁止次人進入,至於人類是更不可能會想和邊界帶的次人打交道。 

 

「對了說到人類來邊界帶居住你跟老爹不都是這種怪人嗎?跟你們相處太久,反倒忘記了。」我忽然想起小時候存在已久的疑惑。
「因為我跟凡庫德愛飆車,所以被驅逐出境。」查爾斯深深吸了一口菸,結果因為吸得太深而嗆到。
我很清楚查爾斯在騙我,就跟以前一樣。他跟老爹似乎很久以前就認識,而且有很深的淵源,不過我知道的也僅止於此。
「哎呀,快十點半了,你們趕快回去吧,再晚就危險了。」查爾斯看看店裡的鐘,驚呼一聲,而我也嚇了一跳,沒想到時間過得那麼快。
「蘿綺,我們該回去了。」我從錢包中拿出一個一個銅板,差點以為錢不夠。
「卡特、卡特!蘿綺會彈五音了耶!」蘿綺興奮的拿著吉他跑過來,並示範她剛剛學會的絕活。
「哈哈,妳學得很快嘛。」我拍拍蘿綺的頭,蘿綺則露出自豪的笑臉。
「那個,謝謝光臨,歡迎再來光顧本店。」法提有點僵硬的說著,不過現在不覺得他有那麼討厭了。活得像人一點感覺淒涼,但卻相當帥氣。

 

查爾斯和法提目送我們離開。回去的途中蘿綺不停哼著一首首剛才法提演奏的曲子,我則警戒著四周是否有狩獵者出沒。
大約走了一半路,蘿綺忽然停止哼歌。
「卡特
「怎麼了?」我心不在焉的回答,繼續小心的觀察四周。
「卡特謝謝你,今天好開心喔!」蘿綺忽然轉過身面對我,大步的倒著走在我前面,笑得很燦爛。
「我讓妳等那麼久,補償一下是應該的。」眼前的少女格外耀眼,讓我無法移開目光。
「就跟喜歡在天空飛一樣,我也好喜歡好喜歡卡特。」蘿綺忽然冒出這句話,並持續笑著、笑著,似乎在期待我說些什麼。
我覺得兩頰發燙,腦子跟心臟一堆噪音在鼓動,想不出該怎麼回答。
不要在外面提到飛翔的事!」過了良久,這是我唯一擠出的字句。
「喔」蘿綺再度安靜下來,不過也許是在生我的氣(為什麼阿!),故意跟我保持一段距離。
發現她在鬧脾氣,我很快就屈服了。
「我也很喜歡蘿綺。」我把頭撇過去,怕被蘿綺看到我的表情,不過她卻迅速跑到我旁邊牽起我的手,像小學生那樣晃著,然後繼續哼著歌。


 

雖然是像之前一樣牽著手走回家,可是這次我隱約感覺出心裡有微妙的不同一種我擔心的不同

(待續)
 

 --------------------------------------------

<諾亞小知識>

諾亞方舟的結構:


卡特那邊的解說我想可能會有點讓人有聽沒有懂,在這邊附上簡圖讓大家參考



由圖中可以輕易看出邊界帶是首當其衝在接受輻射,另外全諾亞的垃圾也都會送到邊界帶最外圍的垃圾場處理(也就是卡特工作的地方)
防護罩越中心,阻隔的能力就越好,所以才會出現這樣不公平的配置圖
白色區塊是防護罩的緩衝區,有些地方輻射甚至還比邊界帶更強(畢竟邊界帶還有水泥牆保護),所以幾乎不會住人

交通結構很簡單,除了縱線之外,只有兩大環線,所以常常需要轉車
不過延伸出來的地鐵、輕軌都頗完善,所以複合區的交通很便利
中心區有自己的交通系統,和外面的交通線是不相連的,必須通過類似海關的閘口才能轉乘

-----------------------------------

這次一口氣出現兩位新人物,對我來說真的非常振奮XDDD
既然是新角色,不畫彩圖就太對不起他們,偏偏這陣子又那麼忙...
結果我還真是破天荒的偷懶了
背景的酒瓶被男友說服,乾脆不要自找麻煩用合成的
連法提彈吉他的那張圖也是幾乎用描的(去死)
請念在兩張圖看起來效果都不錯的份上,就別對我丟雞蛋了

I'm yours

{###_remiashamill/24/1513933077.mp3_###}

rem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