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18.JPG  

聽說距離上一篇已經7個月之遙,久到我都懷疑真的還有人記得這部作品嗎?(怪誰)  

認識我很久的朋友可能清楚,WIND其實之前就已經放過一次,後來決定重發後又全部鎖了起來

第一次發時停在十三章,一停就是好幾年。

沒想到第二次重發又是卡在十三章,所以才有13是不吉利的數字這種說法嗎?  

不過這次我突破魔咒了!!!7個月!!!7個月以後我就振作了!!!

換句話說,本篇開始是全新未公布的進度!!!!!

WIND的故事....再經過這麼久的時間以後,總算繼續走下去惹 

雖然這故事大概幾乎是沒人再看了,不過對我還說還是很值得紀念的小小里程碑,

也希望對這故事還沒失望的朋友,歡迎閱讀及指教

 

前情提要:

卡特奉老爹之命來東˙諾亞垃圾回收場支援,認識了這裡的工作人員─自以為是王子的怪老頭路易士、母猩猩打穆、好男人錫德。

對於深深歧視E等的打穆,卡特感到非常不悅,決定以自身實力讓她閉嘴。卻在偶然間發現趁監視器壞掉,想來偷東西的宵小。

怕小偷在打穆等人趕去前就已經逃跑,卡特決定先跑過去威嚇好拖延時間,卻被混混頭子重擊頭部。

索性打穆等人即時趕來救援,並順利將竊賊繩之以法...

---------------------------------------------

第十四章 Men’s talking

 

    自從上次成功阻止竊賊後,打穆不再拿E級的事大作文章,對我的態度更有了一百八十度轉變。非但時不時就問我:「頭會不會暈、傷口會不會痛?」,晚餐還常常特地煮我愛吃的食物(不得不說,打穆雖然看起來是那樣,但廚藝真的好得沒話說)。其中最令我不解的是那三不五時就飄來的哀傷眼神,我看起來很像負傷仍辛苦工作的悲情少年嗎?

縱使跟她解釋動物型次人有絕佳的復原力,但她也只會露出更哀傷的眼神,所以我現在也索性由她去……畢竟被人關心的感覺,其實還不壞。

而且在工作方面,她還是會對我大吼大叫。

 

「卡特!!!這你昨天真的有修嗎?為什麼又壞了?!」垃圾場遠方傳來打穆的咆哮聲,我放下手邊正在修理的堆高機,跟錫德同時抬頭看她。

她手上抓著本來應該釘在牆上的監視器(恐怕是被她扯下來),憤怒地質問我。

「又來了?這我昨天明明就修好了阿,你們也檢查過的!」我不甘示弱地反駁,但也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這幾天你根本就是修十台壞五台吧!果然是太年輕經驗不足嘛,那個叫凡庫德的到底在搞什麼啊?」打穆對老爹的不滿已達頂點,感覺隨時都會跳上特快車衝去西˙諾亞跟老爹大幹一架。

但這次雖然心有不甘…我卻完全無法反駁,畢竟打穆說的是事實。明明之前老爹交給我修的機械我都能處理得很好,不知為何來到東邊就失靈了?難道手動型跟網路型真的有根本上的不同嗎?

更奇怪的是,我來到這裡才五天,卻已經修了少說十多台大大小小的機械。雖然東垃圾場用的機器不是最新款,但大抵上也都還算新,我實在搞不懂怎麼會有如此高的耗損率?

「這幾天我會試著找出原因,如果到時候還是不行,我會拜託老爹過來一趟。」接下打穆手中的監視器,我困窘的說著。只剩下兩天,再怎樣我都希望可以自己解決,不能讓老爹蒙羞。

「打穆妳先冷靜吧,畢竟這幾天我們麻煩卡特修了那麼多機器,忙中有錯也是難免。卡特你就量力而為,真忙不過來你再請凡庫德先生過來支援吧。」錫德笑著打圓場,打穆咋了一聲便走回去忙自己的事。

我很感謝錫德幫我找台階下,但也可以從話中感覺到對我能力的不信任。強烈的挫折感排山倒海而來,但我也只能繼續埋頭研究,祈禱能儘早查出事因。

拆開監視器後我發現,又是相同的地方出問題。這些反覆故障的機械幾乎每次都壞在相同的地方。但就算我換了元件、改了晶片程式,問題還是會重覆發生。到底是我程式寫錯、還是元件組裝有誤…完全摸不著頭緒,但我又不想太快就依賴起老爹。

 

    用過晚餐後,我帶了盞工作燈前往漆黑的垃圾場,繼續檢查機台。但越看也只是覺得自己並沒有做錯,一個人待在垃圾場裡不知多久,直到錫德拍了我的肩膀,這才醒神過來。

「錫、錫德,怎麼了嗎?」發現自己又進入忘我狀態,我尷尬地接下錫德遞過來的水瓶,大口灌起來。

「已經十點了喔,該休息時就要休息,這是本垃圾場的規則。」

「抱歉,我這就回去…」「唉呀呀,休息並不是只有睡覺呀,我們男人的夜晚是去酒吧小酌幾杯吧?」錫德一手搭上我的肩,另一手做出喝酒的姿勢賊笑道:「你這幾天根本累壞了,這時候最需要的就是酒跟美女。」

錫德的提議很吸引我,而且自從收留蘿綺後我便很少碰酒,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哪有拒絕的道理?我們兩個大男人就這樣偷偷翻牆出去。

 

 

    錫德帶我去的酒吧規模不大,但都鐸式的建築風格、傳統木造酒桶裝飾、昏黃舒適的燈光都讓我很喜歡,不自覺想起查爾斯那溫暖的酒吧。

「唉呀,這不是錫德嗎?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又跟老婆吵架啦?」吧台調酒師笑著朝錫德揮手,是一位年約四十幾歲的女性。

wind隨筆31.JPG  

她挽著髮露出白皙後頸,姣好的臉蛋配上朱紅的唇,既端裝又不失豔麗。站姿優雅挺直,身上的酒保套裝也完美襯托出她的好身材,雖有年紀卻風韻猶存,我彷彿看見了女版查爾斯。

「今天帶西邊的特派員過來偷閒,可要請妳多關照一下了。」錫德笑了笑,看起來似乎和調酒師頗熟。

「西邊的人?歡迎歡迎,我是這裡的老闆娘兼調酒師──梅莉,是錫德的秘密情人。」

「啊?!」迎上梅莉美豔的笑容,我倒是被這勁爆宣言嚇傻了! 

 

錫德搞外遇??? 

 

雖然有那種老婆會想搞外遇也是在所難免,但錫德對我來說是好男人的代表阿!我無法相信他真的會…而且還是姐弟戀……

「哈哈哈,那是梅莉開玩笑的方式,你別在意啦!下次她就會自稱是你老婆了。」錫德似乎注意到我的驚恐,大笑著解釋。

「怎麼這麼說,我對你可是一片真心欸!」梅莉嘟著嘴抗議。觀察一陣子他們兩人的互動,我漸漸了解這只是一種相處模式,寬心後笑著和她握手:「妳好,我是卡特。」

「那麼卡特小子,今天想喝些什麼?第一杯我請。」梅莉燦爛的笑容加上落落大方的態度,讓我瞬間產生錫德還是換個老婆比較好的念頭,不過為了不被打穆揍死,我還是快把這想法移除為佳。

「螺絲起子。」

「沒問題。錫德你還是老樣子,第一杯是馬丁尼吧?」語畢梅莉便轉身調酒,我偷偷附耳到錫德身旁:「錫德你很常來這家店嗎?打穆不會生氣啊?」

錫德環顧一下四週,接著也小聲回答:「打穆怎麼可能答應讓我來酒吧,每次都要偷溜出來阿!這家店美女很多,對工作疲憊的男性來說可是心靈綠洲。」

順著錫德手勢看過去,我這才發現店內不只服務生,連客人都以女性居多,而且各個都相當有水準!查爾斯那裡與其說是酒吧,更接近音樂餐廳,這種視覺福利根本享受不到。

    我朝錫德露出感激的眼神,比起老爹那個粗神經暴力狂,錫德根本就是我的人生導師!我們兩個邊喝著酒邊閒聊起來,談工作、談女人、還談到錫德年輕時也曾經迷過空滑板,砸了不少錢去玩。他有次偷溜進垃圾場去飆,結果撞到雜物整個人飛了出去。打穆是垃圾場負責人的姪女,當時是護士的她剛好在垃圾場,非常帥氣的幫他急救還抱他去醫院(還用公主抱的方式),自此之後兩人結下不解之緣……

wind隨筆34.JPG  

「的確很多人覺得我們會在一起是匪夷所思,但對我來說,打穆就是如此有價值的好女人。」錫德淺淺笑著,眼前的男人感覺是如此成熟耀眼。一想到只因為恐懼就對蘿綺大吼的自己,我愧疚得無地自容。

「成為好男人好難阿…」我不自覺嘟噥,被耳尖的錫德聽見。他笑著輕拍我的背:「喔?你想讓誰覺得你是好男人嗎?」

覺得也沒什麼好隱瞞,我紅著臉解釋:「有一個和我同居的女孩…不過別誤會,我們既不是情侶也沒有發生關係,硬要說我比較像是照顧者。」

「喔……這種關係還真有趣。」錫德瞠眼說道,不過的確…「純同居」的異性在現代根本是都市傳說。

「前陣子因為一點誤會…因為我自己的怯弱,竟然對她大聲咆嘯,結果還沒合好我就來東邊了。我現在真擔心…回去後如果她還沒原諒我,那該怎麼辦?」

在席姐家離別時蘿綺那冷淡的態度,其實一直讓我很擔心、很害怕。之前就算有什麼爭執,蘿綺也不曾用這種態度對待我。回想起我的屢次冷落、百般限制…如果她這次真的對我心灰意冷,覺得待在席姐家比較好而不願回去,我該怎麼辦?

「哎呀哎呀,這故事聽起來跟錫德當年的狀況還滿像的嘛!」梅莉拖著下巴驚呼,不知從何處開始加入了話題:「他做的事情才叫肉麻噁心呢,哈哈哈哈!」

「妳可以不要多話嗎?」「這故事這麼浪漫怎麼可以不說?」梅莉將眼神轉向我:「小子你應該也猜的出來,錫德年輕時可是頗受女孩子歡迎的喲。」

我猛點頭表示同意,梅莉接著回憶道:「他跟打穆交往時根本沒人看好,偏偏這傢伙又沒那個狠勁斷然拒絕其他女生,結果呈現出一副人人有機會的樣子。最後打穆忍無可忍之下開始避不見面,打算就這樣分手。結果你知道怎樣嗎?」

錫德掩著臉別開頭,我倒是對這出乎意料的過去聽得津津有味。

「他竟然大半夜衝去打穆家,不顧錯愕的家人硬是把她拉去刺青店,在雙方的左手無名指都紋上戒指型的刺青後,直接在店內宣布結為夫妻。連求婚都省略了欸!!!」講到這裡梅莉已經笑得東倒西歪,錫德單手掩面連耳根子都紅了。但我卻深深震撼…原來真的不是打穆霸王硬上弓?(而且還是反過來?)

「那時候我是真的很難過,一心想著該如何證明自己不會再犯。但一來沒錢買鑽戒,再者如果是刺青戒指就不可能拿下來,也代表著我的決心。」錫德靦腆的解釋,我看著他左手無名指上那漂亮的環狀刺青,感到相當崇拜。

「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像錫德你一樣帥氣啊?」把臉枕在吧台桌上,我洩氣的問著。這樣說或許很丟臉,但錫德就像是我的理想型態,如果我有他一半的成熟帥氣,就不會害蘿綺那樣傷心了吧。

「什麼帥氣,你沒聽到前段我是怎麼惹打穆生氣的嗎?誰都有笨拙、犯錯的時候,重點是你如何去修補。」錫德用力搔弄我的頭髮,帶著靦腆的溫暖笑容。

我坐起身,心裡暗自決定在離開東˙諾亞前先買個禮物,並好好跟蘿綺道歉……

在我思考期間,背後倏然射來一道炙熱的視線,我直覺性的扭頭回望,發現後面桌的兩位美女正不斷向我們頻送秋波。

wind隨筆32.JPG  

「帥哥,還不快過去。」錫德頂了頂我。

「錫德…我想她們應該是在看你。」回拒錫德的話,比起我這小夥子,錫德怎麼看都比較有魅力吧?

「短髮那位相中的是你呀,你這小子怎麼這麼可愛!」梅莉邪笑道,我這才驚覺自己的遲鈍。

但也不能怪我阿!我以前都是跟老爹一起去查爾斯那兒喝酒,根本不可能搭訕人或被搭訕…換句話說,這可是我第一次被女孩子拋媚眼。

臉瞬間脹紅,我低下頭卻不知該如何應對。

 

不,我也無法做出任何回應。

 

我是E級次人,更是……非人,是女孩子避之唯恐不及的對象,沒必要自己找罪受。更何況…我不想背叛喜歡蘿綺的這份心情,縱使我們兩個根本什麼都不是。

 

「我還是…算了。」我尷尬地拒絕,錫德用一種我不解的複雜眼神看著我,接著問道:「你…為什麼不想?不是你喜歡的型?」

「不、不是。」我緊張解釋:「她很漂亮,但是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

我選擇性說出部分原因,非人一事則是難言之隱。

錫德聽完高興地拍拍我的肩:「是因為這個原因嗎?很好、很好!」

被錫德稱讚果然是件很開心的事,我嘴角無法克制的上揚,梅莉卻想到什麼似的忽然問:「話說我之前在調酒比賽中也遇過這樣的一名酒保,你們西邊的人都這麼專情嗎?明明都還沒在一起!」

「我想這應該跟東邊西邊無關…」我微微苦笑,梅莉又接著問:「雖然不太可能這麼巧…不過卡特小子,你去過西˙邊界帶的查爾斯酒吧嗎?」

聽到這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我立刻點頭如搗蒜:「當然去過,我跟那裡的老闆非常熟啊!他就像是我的第二個父親!」

「哎呀呀,諾亞還真是小啊!」梅莉亦感到相當驚喜,接著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難怪你也是專情派的,原來是查爾斯先生教導有方阿。」

「什麼?」我不解的問道,應該說…查爾斯的感情世界向來都是一大迷團!

印象中我從來沒看過查爾斯和任何女性交往、甚至連要好的女性也沒有。所以我一度猜測他跟老爹該不會有一腿。(結果當然被老爹揍了)

見了我的反應,梅莉立刻八卦地湊了過來:「我不是說在調酒比賽遇到一名酒保嗎,就是查爾斯先生。我們理念很合,加上他看起來是個好男人,所以比賽期間我一直想進一步發展。」

我發現梅莉真的是位相當積極主動的女性,不過她和查爾斯在一起應該也挺登對的。

「他後來察覺到我的意圖,最後懷著抱歉的表情拒絕了我。」

梅莉些微不悅的回憶:「他說他有個…喜歡得要命的女人,雖然已經不可能在一起,但他不想背叛那份心情。所以我才想問你,是怎樣的女性有這等能耐打敗我美女梅莉?」

梅莉的話讓我相當驚訝──查爾斯有喜歡的女人?而且還「喜歡得要命」?

這到底是真有其事、還是為了拒絕梅莉才編的藉口,我現在就想衝回西˙諾亞去問他。(雖然大概徒勞無功)

「很抱歉,我也是第一次聽說。」困窘地回答,老爹他們果然對我還有諸多隱瞞。錫德似乎查覺了我的情況,只笑說優秀的大人是好漢不提當年勇。

在我鬱悶地打算點杯深水炸彈炸暈自己,背後又有一股熱情的視線襲來,但我卻不自覺打起冷顫。今天到底是犯了什麼桃花,原來我還滿受歡迎的嗎?

偷偷扭頭窺探,但我看不出有哪位女士正在看……等等,角落有個人影相當熟悉──

「克斯朋?!你怎麼會在這裡?」我站起身開心的向克斯朋打招呼,對這樣的巧遇感到相當興奮。

克斯朋朝我揮揮手,拿著他的酒走了過來。

「現在才發現我阿?我可是從你一進門就一直盯著你看了欸。」

「哎呀,既然發現了,幹麻不叫我一聲。」

「這樣有趣阿。」克斯朋一臉好玩的表情,我只能無奈地嗤了他一聲。

「所以勒?你怎麼會來東邊?」

「來添購軟體,順便跟一些『顧客』洽談囉。」聽到『顧客』兩個字,我心裡不禁偷偷揣測大概是想買情報的地下人士。

「這位好男人是?」克斯朋似乎對錫德相當感興趣,眼神中閃耀著光芒。

wind隨筆33.JPG  

我笑著跟他介紹:「這位是錫德,東˙諾亞垃圾回收場的主負責人,我這次就是來東邊支援的。」

「喔喔~卡特應該還滿好用的吧,凡庫德的訓練可不是蓋的。」

「不…」我尷尬地沉下臉,畢竟這幾天的表現實在無法堪稱「好用」阿。

「他第一天上工就幫我們抓到小偷、一天內可以修十幾台機器,現在年輕人也沒幾個這麼能幹呀。」

「錫德你別客套阿,我根本就沒幫上忙!」聽到錫德如此幫我說話,雖感謝他的心意,但我卻更加愧疚。

「怎麼?難道不順利嗎?」克斯朋察覺這詭異的氣氛,挑眉問我。

想想也沒什麼好隱瞞的,我苦笑著回答:「這幾天我機器根本是今天修明天壞,監視器啦堆高機啦無一倖免。而且老是重複壞在相同地方,無論怎麼換元件還是修改程式都沒用,所以到現在還沒幾台是真的修好的。」

「這還真奇怪,你們賣給我的機器每台都很堅固耐用阿。」

「不知道是不是網路型跟手動型有根本的地方不一樣…你也知道老爹不喜歡用網路型的機械,所以我很少碰。」我揉了揉眉心,對於一直以來認為的「本質上相同」感到可笑。

「那你怎麼不請教凡庫…」克斯朋話一出立刻又吞了回去,老爹恥笑我的畫面我們是心照不宣。

「明天再查不出原因我就打算問他了,雖然光想像他那副嘲諷嘴臉我就整個…整個…」我的臉垮到像是踩到狗大便…不,應該說是吃到狗大便才貼切。

見到我跟克斯朋那副愁雲慘霧的表情,錫德驚訝地問:「凡庫德先生這麼恐怖嗎?他在技師間的風評非常好,我一直很尊敬他…」

「技術是很厲害啦但人品就…」「根本就是有暴力傾向的單細胞糟糕大叔」「全世界大概只有查爾斯肯當他朋友」我跟克斯朋一搭一唱,反倒逗笑了錫德跟梅莉。

「像這樣抱怨連連…你們其實很喜歡凡庫德先生吧?」錫德笑道,雖然不想承認,但他的確是說對了。

「總、總之,我不想那麼快求助於他,要麻煩錫德再多忍耐一天了。」我尷尬地嘟著嘴,搔搔頭拜託道。

「這當然沒問題。」錫德微笑以對,啜了口他的馬丁尼。

克斯朋像在思考什麼似的悶哼幾聲,接著忽然燦笑地大力拍了我跟錫德的背:「明天要不要僱用我一天?」

「什麼?」

「針對卡特剛剛說的狀況,我想了一下。」「…你是說喜歡老爹的狀況?」我瞬間露出嫌棄的表情。

「我是說維修工作啦!」克斯朋嘆了一口氣,接著解釋:「你知道老爹為什麼不用網路型的機器嗎?」

「…因為他不會用?」

「我想應該不是。雖然他沒明講,但我覺得…他是擔心病毒跟駭客。」克斯朋自信地咬了塊蘋果,笑著對我解釋。

但對這理由我有點不以為然:「主電腦的防毒能力可是頂尖…」

「頂尖不代表就不會被駭或中毒,起碼我就做得到。」克斯朋用水果叉指著我:「你提到機器一直『重複』壞掉、你一再『修改程式』時我就覺得奇怪。先不論其他類型,我知道你不擅長。但你寫機械程式的能力有多好我很清楚,我不認為區區的監視器跟堆高機會難倒你。」

「所以你認為問題不是出在機器身上,而是我們的主電腦中毒或被駭?」錫德托著下巴詢問,對這說法充滿希望。

不過…我也是一樣。畢竟經過克斯朋分析,連我都覺得非常有可能。

「還無法百分之百確定,不過我明天可以過去一趟。電腦方面…我可是專家喔。至於費用,看在可愛的卡特份上,我會算便宜一點的。」克斯朋笑著伸出手,錫德輕嘆一口氣後亦笑著回握:「那就麻煩你了。」

而我也只能暗自祈禱「中毒」就是原因,不然我又得繼續頭痛了。

                                                        (待續)

-------------------------------------------------------

終於...終於超過之前的進度了  

這篇因為關係到電腦程式之類的東西,寫起來頗有難度。我盡可能解釋的合理,也歡迎對程式設計之類很了解的朋友幫我揪錯指教

不過可以寫到錫德跟打穆的戀愛史,我感到非常愉快XDD

我是第一次創作外表如此不登對的情侶檔,不過描繪起來意外有趣,現在可以說是WIND裡面我最喜歡的配對之一了,有機會想再多寫一些他們夫妻之間的互動 

總之是錫德先喜歡上打穆的喔,絕對不是什麼卡特想的打穆霸王硬上弓  

 

是說好一陣子沒好好畫圖了(還敢說),手感整個跑得很嚴重(例如兩位美女圖)

好在一路畫下來後手感漸漸是回來了,利用春節開始畫忘年會吧  

 

創作者介紹

remiashamill的拉哩拉雜

rem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pan
  • 我也以為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

    打穆舔著舌頭張牙舞爪的撲向錫德

    錫德則雙手摀胸,欲拒還迎的輕聲說不要~ (別亂改

    話說我好好奇螺絲起子喝起來什麼味道

    會有鐵鏽味嗎?(最好!
  • 潘你真是太過分了,竟然這樣誤會打穆...
    不過我喜歡XDDD(過分)

    螺絲起子很好喝喔,酸酸甜甜的酒味又不重,算是調酒中的基本款中的基本款(說了兩次)
    當不知道喝哪種調酒時喝螺絲起子一定不會有問題XDDD

    ...當然沒有鐵鏽味(摔筆)

    remia 於 2014/02/15 17:47 回覆

  • 曾郁芬
  • 哪尼哪尼、
    remia大大還記得我媽ˊwˋ
    我是好久以前在無名很瘋你的神退師的小櫻♥
    好久不見qAqqqqqqqqqq
    因為有好一段時間沒有碰無名啊啊(噴淚
    今年要會考了,又會更忙了

    我有在默默的支持你唷(*ˊωˋ)ㄥ✧
    然後這篇先閉眼沒有看,我要從很久以前的文章開始重新閱讀了耶耶(被打
  • 嗚阿阿阿對不起我這麼晚才回!!(跪倒)
    不忍說雖然搬來痞克幫了但還是常常被我放置PLAY...XD"

    有阿有阿我還記得小櫻~>///<
    一開始看到"曾郁芬"的時候還很困惑,一看到"小櫻"立刻→喔喔喔喔喔喔!!!!XDD
    真的好久好久不見喔!!Q///Q
    承蒙小櫻對神退師的關愛,真的非常非常開心(大心)

    當初結緣於無名,如此無名也關掉了,沒想到小櫻竟然能找到我(噴淚)
    考試加油喔!!考生總是很辛苦的= ="

    很感謝小櫻依然願意支持我喔!!
    新故事每回都很長,小櫻有空願意看看的話我會很開心的~XDD

    remia 於 2014/02/26 15:17 回覆

  • 琴妮
  • 天啊是WIND耶(揉眼
    天啊是W...(RY
    沒想到自從新版停載之後過了這麼久了...看到整個超興奮的
    第一張的卡特好可愛呀////
    然後就是.....我覺得打穆超正的怎麼辦 (PS是現在版
    身材好內心又溫柔(????)的打穆 不娶嗎wwwwww
    整個很期待蘿綺跟卡特之後怎樣發展耶wwwww
  • 哈哈,沒錯~~是被我拖稿拖超久的WIND!!!XDD"
    嗚嗚嗚,真感動原來琴妮還沒有忘記這部作品,甚至不嫌棄我這混帳拖稿人、還捧場把新篇章看過了!!!T口T
    請在此接受我一拜阿!!!(跪)

    哈哈,其實我也超喜歡打穆XDD
    雖然是WIND中少數朝"非美女"去畫的角色,但可能是因為胸部大(喂),打穆畫起來依然很可愛呀~XDD
    真的~~錫德果然好眼光,看的是打穆的內在、娶到了個好老婆呀=///=

    嗚嗚嗚謝謝琴妮的期待呀!!讓我又重新燃起了發文的動力Q///Q
    我其實稿子已經寫了滿多份量、卡特跟蘿綺後面可謂是閃得亂七八糟,我會努力畫圖發文的!!T///T

    remia 於 2015/02/25 18: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